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我去打鬼子 > 第58章 被逮了個正著
    張三李四那叫一個懵逼啊!還有這樣操作的嗎?如果能開槍我們還叫你干嘛啊?我們直接開槍打不就行了嗎?

    李四后悔了,這一下,這個責任,他還承擔得起嗎?完了完了。

    王炸可不管他們,手中的槍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頓揍,王炸的槍太快了。那些野豬一個個毫無意外的都是腦袋中彈,倒在地上抽搐著,想跑也跑不掉。

    “我次奧……”

    張三和李四都是忍不住罵了一句粗口,班長這槍法也沒誰了,十幾頭野豬一頭也沒跑掉。

    要是換了他們兩個,這算是追著打,肯定也不能把全部的野豬留下。就算是他們整個班的人來都做不到。

    果然是變態班的班長啊!此時,李四的心態莫名其妙的又平衡了。要是能學到這一手槍法,關禁閉就關禁閉吧!關到年也值了。

    而在八路軍三團的駐地,張團長和劉政委聽到槍聲,直接就從椅子上蹦了起來,跑到外面去大聲的吼道:“哪里打槍?哪里打槍?”

    王連長跑過來大聲的說道:“山上,槍聲是從山上傳來的,不是小鬼子的三八大蓋,像是駁殼槍的聲音。”

    張團長大聲說道:“管他是不是小鬼子?就當他是小鬼子來處理。王連長,你立馬帶人上山,看看到底是誰?娘的,還打到老子老窩來了?三營長,傳我命令,全團集合,準備戰斗。”

    三營長聽了,連忙跑去傳令。

    “是。三連全體集合。”

    王連長大聲的叫道,三連的戰士立馬稀哩嘩啦的跑到他面前來列隊。

    王連長看不到王炸,心里就感覺少了些什么似的,他現在對王炸已經產生了依賴性了,打仗沒有王炸,他心里就沒底。

    他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找到劉政委說道:“政委,政委,我們三連要開拔了,那個王炸是不是先暫時放出來啊!他也是咱三連的。”

    其實不管是劉政委也好,張團長也罷,都是不想關王炸禁閉的。現在聽王連長這么一說,連忙點點頭說道:“好吧!那就暫時讓他出來吧!等打完仗再說。”

    王連長大喜,連忙安排人去通知王炸,他帶著部隊先走了。

    “嘿嘿,還好老子夠機智,這樣就把那小子給弄出來了,等一下見到那小子,得坑他一下才行,可不能讓他這么輕松就躲過去了。”

    王連長在那里想著想著,突然有戰士追上來報告道:“報告連長,禁閉室沒有找到王班長。”

    “啥?那看守他的張三和李四呢,那倆玩意跑哪里去了?”王連長大驚道。

    “張三李四我也沒有找到,反正那里一個人影也沒有。”來報告的戰士說道。

    “啊?”

    王連長一把把頭上的帽子抓了下來,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說道:“不行,你們兩個趕緊回去報告團長和政委。我們得先去執行任務。快點。”

    兩個來報告的戰士聞言,說了一聲是,連忙回頭就跑。

    而王炸,把十幾頭野豬打死了之后,他就頭痛了。

    “這么多野豬,你們說怎么弄回去?”

    張三和李四也很懵逼,你問我們,我們問誰去啊?

    張三說道:“王班長,其實你不用擔心沒有人把野豬抬回去,你開槍了,等一下團長肯定會派人過來查看的。”

    “哦!還好你小子提醒我,張三李四,你們倆趕緊給我抬上一頭野豬,撿小的抬,咱們走,回去做烤豬去。”王炸說道。

    “不是。我們就這樣走了?等一下團長派人過來看不到我們怎么辦?”張三說道。

    王炸毫不猶豫的在他后腦勺上來了一下說道:“你這個笨蛋,我們現在不跑,還在這里等死嗎?嘿嘿,反正沒有人知道我們跑出來。我們現在跑回去,神不知鬼不覺的,嘿嘿……”

    “對啊!”

    李四雙眼一亮道:“嘿嘿,這樣我們就不用被罰禁閉了。”

    “那還不快點,還在這里等什么?”王炸說完也不等他們了,直接開溜。

    等三個人偷偷摸摸的,樂呵呵的跑到禁閉室門口的時候,一下就愣在了那里。

    張團長劉政委站在禁閉室里,氣呼呼的看著他們三個。

    “嘿嘿,那個,團長政委,你們怎么來了?”王炸忐忑的說道,目光躲閃著到處看,就是不敢看他們倆。

    “唉呦,很有面子是吧?關禁閉都還有兩位領導一起來看望你。”張團長沒好氣的說道。

    有面子個屁,老子壓根就不想你們倆過來。王炸在心里腹誹道,可是這些話,他是打死也不敢說出來的。

    “嘿嘿,那個我就是肚子餓了,出去轉轉,順便弄個野豬回來燒烤。團長政委,你們倆真是有口福,來來來,你們坐著等一下,很快就能吃了。”王炸恬著臉說道。

    “能吃個屁,小周,你帶人把這野豬給我抬到炊事班去。”張團長命令道。

    “啊?團長。您這也太狠了吧?多少給我們留一點唄,留一個腿也行啊!”王炸求饒著說道。

    張團長:“一會兒炊事班煮熟少不了你們的,你這個混球,這么大一個豬,你就打算三個人把它干掉是吧?”

    王炸:“這不是還有你們嗎?”

    “加上我們也吃不了這么多啊!小周,還愣著干什么?趕緊給我抬到炊事班去,聽到沒有?”張團長再次命令道。

    沒辦法,小周等人被王炸的眼神給瞪得連連后退,哪里敢上去抬他們的野豬啊?

    聽到了張團長的二次命令,這才壯著膽子上去把野豬抬走了。

    “哎喲,團長,你這也太不講道理了。”王炸快哭了,我的豬肉啊!

    張團長:“老子不講道理?好好好,老子就來跟你好好的講一講道理。剛才的槍是你小子開的吧?”

    額?

    王炸無語了。

    張團長氣道:“你小子,你還無法無天了你,竟敢在駐地旁邊開槍,這是什么行為,你知道嗎?你這是怕小鬼子找不到我們是不是?”

    王炸:“……”

    張團長:“老劉啊!看來這小子的思想覺悟還是不行啊!這樣吧!這小子就交給你了,好好的給他上上課。一定要把他這種歪風邪氣給我……”

    王炸直接認輸道:“團長,你說吧!想讓我干嘛您直接說,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辭就是了。千萬別把我交給政委,求你了。”

    張團長和劉政委對視了一眼,強忍住笑。

    張團長說道:“真的干什么都行?”

    王炸懵逼地點點頭。

    忐忑的看著張團長,喂!團長,你說這話配上這表情是啥意思啊?我又不是什么漂亮的妹子。

    呼啦啦!三更到……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