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農門娘子有點彪 > 第28章 蘇強的嘴臉
    那根絲線,纏繞在蘇強的手腕上,纏了三圈。

    這還能是別人陷害他的?

    博人給他纏絲線的時候,他能發現不了?

    這邊的動靜早已經驚動了賭場的打手,其他輸了幾把的賭客都義憤填膺起來,“你竟然敢在這里出老千!”

    “我就說今天我怎么可能會輸,原來是有個老千在這里!”

    “大發賭場必須給我們一個解釋!這種人不教訓一下,以后誰還敢來你們賭場玩?”

    “我沒有,我沒有出老千,我是拜了財神爺,財神爺給了我財運,讓我贏的!”

    面對賭場養得身強力壯的打手,蘇強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直接被四五個打手抓住,綁上了繩子。

    周圍人聽了他的辯解,都譏笑了起來,“拜財神,我們誰沒拜過財神?”

    “就是!我連管財神的玉皇大帝都拜過呢。”

    “呸,我連玉皇大帝的老婆,管著玉皇大帝的王母娘娘也拜過,也沒見我把把贏啊!”

    “不是,不是,你們沒有……”蘇強很想解釋,但是他想起來發過誓,不能說出去的,如果說出去了,以后他就會逢賭必輸。

    “我們沒有什么?”

    蘇強很害怕,但是他也明白,說出來,這些人也不會信,他的手恐怕保不住了,但是這個秘密他還保住了的話,以后他照樣還能把錢贏回來。

    賭徒,真正的賭徒,是不害怕被砍手的。

    即便被砍了手,戒賭吧老哥,依舊會賭。

    蘇強閉上了嘴,他打死也不會說出能讓自己過上好日子的秘密,“沒什么。”

    至于今天會翻船,蘇強也覺得肯定是賭場的人陷害他。

    蘇婳跟著輸了錢的人,對蘇強喊打喊殺。

    不一會兒,邱三帶著李四兒和柱子跑了上來。

    蘇強看到三人,眼里閃爍著希望之光。

    李四和柱子卻朝著他呸了一聲,tui了一口唾沫在他臉上。

    “李四,柱子,你們兩為何這么對我?”

    “為何?你心里不明白么?你贏得開心,我們今天輸了多少錢!”

    輸?

    為什么會輸呢?

    大家不都一起分到了財神給的財運么?

    即便他贏得會多點,但李四和柱子不應該輸啊?

    忽然,他也想起了手腕上的絲線。

    難道說,這不是賭場陷害的他?

    他也就贏了三四把大的,賭場怎么可能這么快就陷害他出老千呢?

    到底是什么哪里出了問題?

    根本沒有時間給他考慮,賭場對出老千的人是零容忍的。

    蘇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將自己贏的錢,全還了出去不說,還把自己身上本身攜帶的銀子都賠了出去。

    一旁臉色蒼白的邱三對著博頭一揖做到底,“我這兄弟平時從未這么干活,今日鬼迷了心竅,竟然敢在大發賭場玩這一套,希望各位老爺看在他是初犯的份兒上,饒了我這兄弟吧。”

    博頭笑道,“饒他?在我們大發賭場出老千的人,誰是全須全尾的出去的?我能饒了他,第二天,千千萬萬個老千就會來我們賭場,今天,不把他這只手剁下來,別想我活著放了他。”

    邱三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瞪了蘇強一眼,繼而哀求道,“這位老爺,這是我身上所有的銀子,只求您高抬貴手啊!”

    博頭看著邱三掏出來的銀子也有19兩,呸了一聲道,“這么點銀子,就想買他整只手?”

    蘇強聽出了博頭話里的意思,轉而向周圍的人哀求道,“各位兄弟,我今天真的沒有出老千,我以后能夠證明的,今天先找大家借些銀子,幫我渡過這一關,來日等我有了錢,必當雙倍奉上!”

    “李四,柱子,你們再借一點銀子給我好不好?你們知道的,我肯定能賺到銀子還給你們的。”陌生人指望不上,蘇強還是看向了往日的好兄弟。

    李四和柱子很不開心,但是最后還是摸遍全身,把銀子借給了他。

    不過他們兩全身所剩的銀子加起來,也不過才2兩銀子罷了。

    博頭看都沒興趣看一眼,“就這些銀子,留給你一截手臂也行,既然再也拿不出來多的銀子,還是砍掉右手的手掌吧。”

    “兄弟們,兄弟們,求求你們借我一點錢吧,我……。”

    蘇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他暗恨自己剛才贏得上了癮,被那大把大把的銀子迷了眼,“救救我啊,我是莊稼人,沒了手,還怎么干活啊,我家里還有妻兒老小啊……”

    蘇婳汲了一下鼻子,猥瑣的向前一步,搓著手問道,“這位哥哥,你家有美貌娘子么?”

    蘇強忙不迭的點頭,“有,有,我家娘子長得可美的,我的幾個兄弟可以證明的,對不對,我家阿秀,是不是長得極美?”

    周圍的其他賭徒,見他一副見到希望想要賣兒賣女的模樣,俱是面樓不屑,間或也有幾個羨慕的,在絕望的時候,他還能賣兒賣女渡過難關呢!

    李四、邱三和柱子,自然是偏向朋友的點了點頭。

    李四感嘆道,“蘇強那婆娘,長相絕對是十村八里都沒有的美貌,雖然生了孩子年輕時候看著美,但是這位兄弟你若買回家,洗干凈了,養胖點,那絕對能恢復最美的狀態,你絕對不會吃虧。”

    柱子也在一旁幫腔,“是啊,是啊,我們平時可羨慕蘇大哥那有這么好的運氣,娶了阿秀了。”

    邱三卻愁眉不展的看著改裝后的蘇婳,“只不過,只不過阿秀腦子有些不好使……但,當個暖床的,肯定沒問題。”

    蘇強不開心的對邱三道,“有你這么拆臺的么?我家阿秀只是憨實了一些,也會照顧男人、孩子的。”

    只是照顧不好而已……

    蘇強很不爽,邱三這么一說,阿秀不就貶值了么?他還怎么賣高價換自己的手掌?

    蘇強堆起笑容,對蘇婳推薦道,“這位哥哥,我家阿秀絕對好看,而且,而且,她還有一雙兒女,你也可以買回家做丫環、小廝伺候你啊,算是買一送二了,你絕對劃算的。”

    為了增加自己手里籌碼的價值,蘇強繼續說道,“等那小丫頭長大了,那還不又是一個俏嬌娘,她現在是小,但看得出來像阿秀的,長大后模樣肯定不差,到時候你想自己收了,還是賣給別人,都是賺頭啊。”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