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麟帝偏愛之月妃不受 > 兩百六十六章:早點
“是搗蛋還差不多。”

    花驚羽睨了那貨一眼,看到它又有點張牙舞爪的樣子了,它是那種人一夸便想上房揭房的對象。

    “嗯,”花驚羽冷哼,小白立刻規規矩矩的待在桌子一邊,伸出小爪子抓了一塊點心塞進嘴里,還兀自嗚嗚,咱是淑女,不和小羽兒一般見識。

    花驚羽嘴角狠抽了抽,你是淑女,這世上沒淑女了。

    歐陽離洛端起桌上的茶杯,清風曉月一般的優雅,周身籠著初陽的光暈,說不出的雅致天成。

    一點也沒有歐陽慕秋以為的冷漠冰寒,肅殺狠戾。

    他眸光溫微曛,好似早春枝頭最馥郁的寒梅一般,透著醉人的沁香。

    “羽兒,沒想到我們竟然重活了一世,恍然如一夢啊。”

    “是啊,”說到這個,花驚羽也陷入了深思,從前的種種,既遙遠又仿如在昨天發生的,狼口奪食,肉食相殘,拼死相博,現在的她一想到從前,心里止不住的恨那些心狠手辣的家伙,那些小生命是何其地無辜啊,可是卻生生的喪生在狼口之中了,喪生在彼此殘忍的手中了。

    “我記得我們那一批,總共就活下來四個人是嗎?”

    三百條幼小的生命,經歷過種種,到最后只剩下四個人,而她原來也無法活下來的,卻因為一路上有寧睿的幫扶而活了下來。

    “嗯,”離洛點頭,想到從前,眼神深邃殘狠,手指下意識的握了一下。

    不過很快回神,現在不是從前了,現在他們遠離了那黑暗的一切。

    “那時候我最大的心愿是帶你逃離組織,然后過平凡的生活。”

    離洛的聲音迷離而悠遠,花驚羽聽了他的話,忍不住溫柔的笑:“以前我最大的心愿便是離開那里,可是到死也沒有成功。”

    “現在我們終于脫離了那里的一切,可以盡情的過我們想過的生活,。”

    花驚羽點頭,臉上的笑意涌動,璀璨如夏花。

    “羽兒,我不想再和你分開了。”

    離洛放下手里的茶杯,真摯而熱切的望著花驚羽,他真的不想留她一個人在燕云國,想帶她回龍月國去,只有親手保護她,他才放心。

    花驚羽未語,心知離洛想帶她離開燕云,回龍月去。

    可是她答應了給南宮凌天留下的,這里還有她在意的朋友,還有師傅的下落她還沒有找到,她做不到跟著離洛一去不回頭。

    離洛的眼神深暗了下去,不過依舊沒有放開:“羽兒,跟我回龍月國去吧,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我不放心你,只要一想到你從前所吃的苦,我就心疼又難過,想好好的保護你。”

    “離洛,我沒事,現在的我不是從前的我了,”現在沒人可以再傷她了。

    離洛聽了花驚羽的話,眼神黯然了,周身的落寞冰寒,似乎失去了什么東西似的,那樣的難受,看得花驚羽心疼,伸手握著他。

    “離洛,別這樣好嗎?這樣,以后我有空便去龍月看望你。”

    雖然這不是歐陽離洛想要的結局,但是這已經不錯了,不能逼急了羽兒,想著他笑起來,伸手摸摸花驚羽的腦袋,

    “好,”花驚羽看到他高興,心里也放松了,她不希望離洛不開心。

    只是?花驚羽隱隱覺得離洛對她的感情似乎有些不單純,從前她沒有和別人相處過,所以不太了解,但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和南宮凌天相處,她已經知道,很多事只有男女才可以做的,例如彼此太過于親熱,例如兩個人一輩子不分開。

    離洛喜歡她,不會是那種男女之情的喜歡吧,花驚羽如此一想,心驚的搖頭。

    不,她不要這樣,離洛在她的心目中,一直是最敬重最愛戴的哥哥,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親人。

    她從來沒有當離洛是自已的男人,光是想便很怪,十分的不舒服。

    因為兩個人從小長大到,實在生不出那樣的感情啊。

    花驚羽忽然有些惶惶,很害怕事情變成這樣的結局,那她該如何做啊,她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離洛。

    “怎么了?”

    離洛看花驚羽臉色有些白,不由得關心的抓住花驚羽的手,花驚羽下意識的縮開自已的手,有些抗拒。

    離洛一怔,隨之心中隱隱有些感覺,不過并沒有多說什么,而是笑著說道。

    “羽兒,你有沒有吃飽,我們去護國寺吧,聽說護國寺那邊很熱鬧。”

    花驚羽看離洛的神色,分明沒有異常,暗罵自已想多了,他與自已從小一起長大,愛護她不想她受傷害,她竟然能胡思亂想,心里立刻有了愧疚。

    “你不是說不想去聽慈云大師講壇嗎?怎么又要去護國寺啊?”

    “我是不聽慈云大師講什么法,但是我們卻可以去護國寺的后山玩啊,聽說后山有一片白梅開了,十里梅海,紛紛揚揚的,好似下了一場雪似的,我們不如去踏雪尋梅,豈不是快哉。”

    其實十里梅海之后有一顆千年的姻緣樹,聽說有情人在姻緣樹下許愿,定然能達成心愿,所以他想和羽兒去試一試,做一對有情人。

    不過他沒有說,花驚羽自然也是不知道的,所以高興的笑起來。

    “那還等什么,走吧。”

    她說完伸手抱著小狐貍準備離開,歐陽離洛卻拉著她坐下來,寵溺的笑著開口:“急什么。”

    他說完伸手從袖中取出了一個小盒子,在花驚羽的臉上涂涂抹抹的,花驚羽知道他在給她易容,這家伙的易容術可是很厲害的。

    很快花驚羽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歐陽離洛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子,這是他心底最深的渴望,希望他們兩個人能相伴到老,不但如此,歐陽離洛還變戲法似變出了兩套老人的衣服出來換上。

    花驚羽忍不住大笑起來,實在是太好笑了,一側的小白滿臉的驚駭的望著他們。

    小羽兒,你好丑啊,你太丑了,不能看了。

    這家伙嗚嗚著還用爪子把眼睛給捂上了,花驚羽直接的賞了這貨一記爆粟:“滾。”

    “我們走吧,這樣就沒人認出我們來了。”

    兩個人往外走去,小白跟在他們的身后,歐陽離洛走了幾步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身子瞇眼望著小白。

    “小白,你不能跟著我們,要不然我們肯定出不了城,所以你要躲在暗處跟著我們,要不然大家一起出不了城。”

    小白立刻點頭,表示自已知道了,一定是那個壞家伙躲在暗處。

    只要能擺脫那壞家伙,它無條件的配合啊。

    兩人一寵分開,一路出了早點閣。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