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60章 權宜之計
        石徑清雅處,閑坐看落日。

    王庾停在廡廊下,望著長孫氏秀雅嫻靜的側臉,不禁生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她一時停下,春花低著頭往前走,差點就撞上了她。

    春花及時收住腳步,順著王庾的視線看過去,見是長孫氏坐在院子中欣賞日落,不由地放輕了呼吸。

    靜靜地看了一會兒,春花沒覺出那一輪紅日有什么值得看的,還不如一張芝麻胡餅來得好看。

    她忍不住又問起之前王庾沒回答她的問題:“小庾兒,你為什么老跟二郎搶娘子?一個人睡不好嗎?為什么非要和娘子一起睡?”

    不嫌擠嗎?

    雖然長孫娘子的床很大,但她認為富貴人家的主子都喜歡一個人睡,當然,除了成親的男女之外。

    再說小庾兒老是和長孫娘子一起睡,二郎不在府中還說得過去,現在二郎在府中,小庾兒還霸占了長孫娘子兩晚,這就說不過去了。

    畢竟人家是年輕夫妻,白日里各忙各的,晚上可不就想呆一塊兒膩歪膩歪嘛。

    瞧瞧二郎今天看她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

    她覺得,小庾兒是年紀小,不懂這些,所以她作為小庾兒的第一大丫環,應該想辦法阻止小庾兒做討嫌的事。

    “你不是說昨晚娘子訓你了嗎?怎么你今晚還要跟娘子睡?不怕她再訓你嗎?”春花提起昨晚的事,想要王庾打消主意。

    “聒噪。”

    王庾輕飄飄的兩個字就堵住了春花的嘴。

    春花抿了抿嘴唇,最終還是將勸說的話咽回了肚子里,這個詞太傷人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王庾突然語氣幽幽地說:“我現在不抓住機會,以后就沒機會和嫂嫂一起睡了。”

    將來長孫氏有了自己的孩子,還生那么多,哪有功夫來管她,到時候恐怕連一個眼風都分不出來給她。

    想到這里,傷心和失落就席卷了王庾的每個毛孔。

    “你說得對。”

    王庾抬頭看向春花,這丫頭居然懂她的心思?

    “以后你嫁了人,肯定沒機會跟娘子一起睡。”春花邊說邊點頭,覺得自己領悟到了王庾的弦外之音。

    王庾:“......”

    這時,長孫氏聽到聲響,回眸看過來,看見王庾,臉上頓時就露出溫婉的笑:“小庾兒,你來了。”

    “嫂嫂。”王庾回以燦爛的笑容,跑了過去。

    ------

    李世民睡了兩晚冷清的書房,第三晚終于能回到溫暖香窩中。

    這夜,王庾躺在自己冰冷的床上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

    突然,“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了。

    王庾猛地從床上坐起,剛想下床去查看,就看見春花抱著被褥走了進來。

    四目相對。

    春花咧嘴一笑:“....那個....我有點怕,想來你這兒打個地鋪。”

    王庾:“......”

    見王庾張嘴要說話,春花連忙說道:“我知道你不喜歡丫環在你房里值夜,你放心,我不去里間,我就在外間。

    “先試一晚,你要是不習慣,我明晚就不來打地鋪了。”

    說到這里,春花放下手中被褥,雙手合十,目光祈求:“我真的害怕,不敢回房睡,你就收留我一晚吧。

    “求你了,小庾兒。”

    看她那么可憐的模樣,王庾心有不忍,沒有趕她,卻說:“在地上睡終究有寒氣,你在榻上睡吧。”

    “多謝小庾兒。”

    春花歡快地抱起被褥,在外間的榻上鋪了起來,二郎囑咐她找個好點的理由去陪小庾兒睡,還要不傷小庾兒的自尊。

    照這個情形來看,她應該是做到了吧?

    王庾靜靜地看著春花,她似乎很高興,鋪床的動作都透露著輕快,甚至到后面還哼起了家鄉小曲。

    不過,那調子就....不成調...

    王庾笑笑,繼續躺下休息。

    在春花那不在調上的小曲中,王庾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這一晚,沒有噩夢....

    ------

    幾天后,始畢可汗收到了李淵的信。

    看完之后,始畢可汗大喜,對兩位兄弟說:“馬邑的劉武周、朔方的梁師都、蒲城的郭子和都已歸附了我們。

    “如今太原留守李淵再來歸附,那么,隋朝北部邊境的軍事重鎮都已經向我們豁然洞開。

    “他日,若是我們揮師南下,就可以一路暢通,直搗京師。”

    聽完他的話,兩位兄弟也不免洋洋得意,臉上的驕矜和狂妄藏都藏不住,立刻催促兄長回信。

    始畢可汗立即就給李淵寫了回信。

    ------

    李淵很快就收到了始畢可汗的回信,他看完信后,神情凝重,將信遞給了裴寂。

    眾人看李淵的臉色不太好看,以為突厥人不同意言和要開打,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誰知看完信后,各個笑臉如花,開心得不得了。

    裴寂一臉欣喜,對李淵說:“唐公怎么不高興?這是喜事啊。

    “只要我們像劉武周那樣自稱天子,反對朝廷,我們就可以得到突厥人的兵馬。

    “有了突厥的士兵和戰馬,我們掃平中原,指日可待。”

    其他人紛紛附和,深以為然。

    但李淵卻不以為然,他說:“突厥人此舉意在讓我稱臣,成為他們的附庸,這不是我所愿。

    “你們想一個折中的辦法,既不與突厥為敵,又不與隋朝決裂。”

    眾人面面相覷,這恐怕....很難辦到。

    李淵見他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辦法,就把他們打發了。

    廳中只剩下李世民,還有靜靜地坐在書案后面寫功課的王庾。

    李世民忍不住勸李淵:“阿耶,我們終歸是要反隋,何不答應突厥人的條件?

    “劉武周對太原虎視眈眈,我們若是不能得到突厥人的支持,恐怕我們一出兵,劉武周就會進攻太原。”

    李淵在椅子上坐下,嘆道:“我也想得到突厥人的支持,安撫住他們。

    “但天下大勢尚不明朗,我們勝敗未可知,這個時候登基稱帝會背負亂臣賊子的罵名,更會成為眾矢之的。

    “何況我也不愿向突厥人稱臣,此時低頭不過是權宜之計,若是有可能,我定要將突厥狗賊殺個干干凈凈,一個不留。”

    說到這里,李淵目光憤怒,一副恨不能殺之而后快的表情。

    李世民心有觸動,消滅突厥,這也是他的愿望。

    王庾放下手中狼毫筆,從書案后走了出來:“阿耶想要為壯大自身實力贏得更多的寶貴時間,就要給起兵叛隋涂上一層‘匡扶社稷、安定天下’的政治保護色。”

    李淵扭頭看向王庾,嘴角不自知地往上揚,他確實是這樣想的,果然知父莫若女。

    王庾沖他揚唇一笑:“阿耶,我倒是有個好主意....”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