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47章 穩妥計策
    李德獎伸長了脖子往馬蹄聲傳來的方向張望,興奮叫道:“小庾兒說,主角落難時,一定會有援兵來救。

    “這肯定是來救我的援兵。”

    王庾將軍刀塞入懷中,沒好氣地拍了一下他的腦袋:“能救你的只有我。”

    說話間,馬蹄聲已經近在咫尺,是丁志帶著人來了。

    李靖眼中的光芒瞬間黯淡,雙眼微闔,一副任其宰割的模樣。

    丁志下馬,上前行禮:“小庾兒。”

    王庾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對他說:“把他們幾個塞進馬車,回府。”

    丁志立刻去檢查李靖和張出塵是否捆綁結實,又將他們的雙腿捆起來,抬進了馬車。

    王庾朝李德獎伸出手:“既然不去武安了,那把我的錢還給我。”

    一聽要還錢,李德獎死死地捂著胸口往后退,眨巴著天真的大眼睛說:“我下次給你帶,這錢先放我這里。”

    王庾心中暗笑,面上卻做出一副肅殺的模樣:“快點給我,否則....”

    李德獎瞥了眼圍上來的侍衛,立刻走到王庾面前,掏出錢袋子放到她的手中:“給你就給你,那么兇干嘛?”

    王庾收回手,又沖他說:“把手伸出來。”

    李德獎噘著嘴扭頭不看她,不情不愿地伸出手。

    王庾忍俊不禁,從錢袋子里抓了一把金豆子放在他的手上:“嗯,你剛才的表現很不錯。

    “拿著,這是給你的獎賞。”

    李德獎聞言,扭回頭一看那金燦燦的豆子,連忙伸出另一手,雙手去接,唯恐金豆子掉在地上。

    他喜形于色:“我就知道小庾兒一出手,必是貴品,嘿嘿~

    “不過,也是我演得好,我那個人質演得是入木三分、栩栩——”

    說到這里突然卡殼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個成語來形容自己厲害的演技,李德獎干脆利落地總結:“總之就是一句話,我很厲害,哈哈~”

    見王庾沒有再多給的意思,他連忙將手中的金豆子小心翼翼地放進腰間佩囊,然后把佩囊塞進了懷里。

    最后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衣服,確保藏嚴實了。

    “捆起來,帶走。”

    聽見這話,李德獎心中一驚,一抬頭就看見有侍衛拿著繩索來綁他,嚇得趕緊跑,卻被另一個侍衛死死地抓住。

    “小庾兒,你來真的啊?快放開我,放開我....唔....”

    旁邊已經被五花大綁抬往馬車途中的李德謇翻了個白眼,這傻小子,才反應過來,真夠蠢的。

    王庾系緊錢袋子,塞到王康達的手里:“這是還你的錢。”

    王康達一直跟著王庾,剛才親眼看見王庾從里面掏金豆子,這會兒王庾把錢袋子塞給他,他連忙打開看了看。

    好家伙,里面起碼躺著十幾顆金豆子,可比他那兩貫錢值錢多了。

    他連忙追了上去:“小庾兒,這....這太多了,我不能收。”

    “多出的是給你的利息還有辛苦錢。”王庾大手一揮,沒再理他。

    王康達隨即開心地將錢袋子塞入懷中,惹得周圍的侍衛艷羨不已。

    下一刻,王庾的聲音再次傳來:“回府后我會稟報阿耶,所有人都有賞。”

    眾人頓時興奮不已,大聲喊道:“多謝小庾兒。”

    馬車中的李靖聽見外面的歡呼聲,心沉了又沉。

    當李德謇被扔進馬車里,張出塵發出了嘲笑:“喲,這幫著綁匪綁自己父母的人也會被綁呀,可真是老天開眼嘍!”

    李德謇扭動身體,讓自己坐好,這才看向自己的母親:“阿娘,我那都是為了不讓綁匪傷害二郎,所以才綁你們的。

    “你們怎么就不能體諒我的良苦用心呢?”

    說完還重重地嘆了口氣:“唉——”

    張出塵只恨現在被綁,騰不出手來抽他,這個臭小子,綁人的時候不知道多歡快。

    正在這時,李德獎也被扔了進來,隨后馬車啟動,搖晃了起來。

    “阿耶....阿娘....”李德獎只抬頭看了李靖和張出塵一眼就迅速低下頭,顯得很心虛。

    張出塵卻以為他在自責成為了人質,便柔聲安慰他:“二郎不必自責,你武功弱,被抓住是情理之中,我和你父親不怪你。”

    李德獎依然垂著頭,不敢說話,怕一張嘴就暴露了自己的喜悅。

    沒錯,只要一想到懷揣巨款,李德獎就合不攏嘴,那可是實實在在的金子,全都是自己的,光想想就覺得開心。

    為了不讓其他人看出來,李德獎只好低著頭,假裝自責。

    李德謇掃了一眼他微微聳動的肩膀,突然俯身湊到他耳邊,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我都看見了。”

    李德獎猛地抬頭看向兄長,表情驚愕,小聲問:“你看見了什么?”

    李德謇笑而不語,只用一種看穿人心的目光緊緊鎖住他的臉。

    李德獎被他看得心里發毛,暗道兄長莫不是指王庾給他金豆子的事?

    不,兄長沒看見。

    ------

    書房中,裴寂和劉文靜聽完李世民的話,神情相當凝重。

    劉文靜猛地拍了一下扶手,道:“后日就是去晉祠祈雨的日子,我們必須明天就解決掉蘇威和趙才。”

    裴寂緊跟著說:“當初不是說要設一場鴻門宴嗎?我看明天就設宴吧。”

    李世民搖頭,“不妥,后日就要去祈雨,明日設宴太過突然,恐怕蘇威和趙才不會來。”

    “那怎么辦?”裴寂有點著急:“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李世民當然知道這一點,但要想個穩妥的計策才行。

    一直沉默的李淵終于開了口:“明日我假裝收到情報,說劉武周準備對太原發動進攻,請蘇威和趙才去晉陽宮商討軍情。

    “然后......”

    裴寂聽完,拍手叫道:“唐公好計謀,就這么辦。”

    劉文靜和李世民也贊成這個計策。

    于是,四人就這個計策進行了具體完善和詳細布置。

    -----

    臨近子時,長孫氏聽著下人回稟的消息:“阿郎和郎君還在書房商議事情,丁侍衛長還沒有回來。”

    長孫氏嘆了口氣,朝下人揮了一下手。

    下人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

    見長孫氏依然坐著沒動,桑中勸道:“娘子還是去歇息吧,說不定你一覺醒來,小庾兒就回來了。”

    長孫氏眉間愁緒更濃,她不只是擔心王庾,還擔心二郎,還有....

    “娘子,娘子....”

    伴隨著驚喜的聲音,淇水快步踏進房間,對長孫氏說:“娘子,小庾兒回來了。”

    長孫氏剎那間花顏綻放,起身往外走。

    淇水連忙說道:“娘子,小庾兒先去了阿郎的院子,你還是在這里等吧....”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