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20章 眉目飛揚
        李淵曾經看過太原郡的官冊,但一時想不起來石艾縣長叫什么名字,指著石艾縣長老半天了,也沒說出半個姓名。

    李淵貴為唐國公,不認識一個個小小的縣長是正常的,所以石艾縣長也不覺得尷尬,反而大大方方地說道:“唐國公,吾姓殷名嶠,字開山。”

    “噢~對了,殷開山。”李淵恍然記起,指著他道:“我記得你,你在擔任太谷縣長的時候,政績斐然,很得百姓擁戴。”

    殷開山不好意思地垂下頭:“唐國公謬贊了,殷某愧不敢當。”

    “誒~你不必過謙,我知道你是個人才,你且在我府中安心養傷,我會派人去石艾縣說一聲。”

    “如此,那就多謝唐國公了。”

    殷開山道完謝,又踟躕著說道:“唐國公,我能否請你幫個忙?”

    李淵很豪爽:“你說,我一定幫你辦到。”

    李世民沉默地站在一旁,聽見這句話不禁腹誹:阿耶也真是的,別人還沒說是什么事就一口答應,萬一是什么抄家滅族的事情,他也去做嗎?

    到時候答應的事卻做不到,豈不是失信于人?阿耶太自大了。

    殷開山先是一愣,他沒想到李淵還沒聽是什么事就答應了,爽快得讓他震驚。

    當然,他也不會提什么非分要求,“是這樣的,我有個兄弟在濟陽,想給他去一封信,現在我受傷了,沒法安排,就想請唐國公幫我把信送出去。”

    李淵笑了:“小事一樁,我來安排,你寫好信交給我就行了。”

    說完,吩咐下人去拿紙筆。

    正在這時,張出塵聽聞李靖醒了,與長孫氏聯袂而來,身后還跟著兩個小尾巴。

    李德謇和李德獎原本以為阿娘真是單純地來看他們,直到今兒一早阿娘跟他們說了實情,他們才知道自己已經無家可歸,頓時就覺得凄慘無比。

    后來一想,馬邑回不去,那他們就能永遠呆在唐國公府了,于是又高興了起來。

    然后,李靖看到的畫面就是妻子滿臉擔憂,兩個兒子眉目飛揚,興奮之情溢于言表,臉頓時就拉了下來。

    李德謇反應很快,當他看見李靖陰霾的臉,立刻換上一副憂急悲傷的模樣,快步走到床邊,抱住李靖就痛哭:“嗚嗚,阿耶,你受苦了。”

    李德獎眨了眨機靈活泛的眼睛,立馬跟上,抓住李靖的手就哭:“嗚嗚,阿耶,你疼不疼?嗚嗚,看見阿耶這樣,我可心疼了。”

    李靖:“......”

    張出塵:“......”

    ......

    李靖的臉頓時就青了,這兩小子哭得這么大聲,別人只當他們擔心父親傷勢故而哭得悲傷。但他最了解兩個兒子,這兩小子哪里是在哭,分明就是干嚎做戲。

    知子莫若父,母親也一樣了解兒子。

    張出塵滿臉黑線地上前,一手拎一個,將他們從李靖身上扒拉下來,一頓大罵:“眼瞎啊,沒看見你父親身上都是傷嗎?

    “再往你父親身邊靠,我就扒了你兩的皮。”

    李德謇和李德獎垂著頭,看起來很乖順:“是,阿娘。”

    感受到四周傳來的灼灼目光,張出塵臉有點燙,收起彪悍,溫婉如水地說:“小兒頑劣,各位見笑了。”

    李淵微微笑道:“聽說父親受了重傷,一時激動是難免的,你也不要太嚴厲了。”

    “唐公說得是。”張出塵掃了一眼正在奮筆疾書的殷開山,遂對李淵說道:“藥師現在還不宜搬動,我不便在這里照顧,就煩請唐公讓仆人先照顧著。

    “等他身體好點,再送去我那里吧。”

    李淵態度很和煦:“張娘子不用擔憂,我已交代下去,府中仆人會精心照料的。

    “張娘子也無需客氣,就把這里當自己家,不要拘束。”

    張出塵笑著應下,然后和長孫氏一起離開。

    快到長孫氏的院子時,張出塵見李德謇兩兄弟還跟著她,回頭虎目一瞪:“你們不去做功課,跟著我做什么?”

    李德謇對她的兇相已經毫無反應,他說:“聽說小庾兒打獵受了傷,我想去看看她。”

    李德獎趕緊跟上:“我也想去看看小庾兒。”

    長孫氏微微一笑,溫柔地對他們說:“小庾兒還沒有醒來,不如等她醒了,我派人去叫你們。”

    李德謇失望地垮下臉:“好吧。”

    “走吧,我們去做功課。”

    走了一段距離,李德獎回頭看了一眼,小聲地對李德謇說道:“兄長,打個獵也能受傷,小庾兒也太弱了吧?”

    李德謇斥道:“你懂什么,李二郎說了他們遇上了野豬群,可兇狠了,要是你在,早就被嚇得尿褲子了。”

    聽到“尿褲子”三個字,李德獎頓時就紅了臉,羞惱道:“兄長,你怎么能這么說自己的兄弟呢?”

    “說你怎么了?我是兄長,難道還不能說你幾句了?”

    “那也不能這么貶低自己的兄弟吧?”

    “我這是實話實說,你那次...”

    “兄長,你閉嘴。”

    ......

    兩兄弟一路吵著離開了,張出塵跟著長孫氏去看了王庾,正逢桑中在給王庾換藥,張出塵看見王庾背上一道深深的口子,臉上不自覺地浮起疼惜的神色。

    “呀,這么深的口子肯定會留疤的。”

    長孫氏的眉毛擰了又擰,嘆氣道:“唉,我正擔心呢,她身上還不只這一處傷口,其他傷口估計也會留疤,這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張出塵跟著嘆氣:“唉,是啊,要是讓以后的夫君看見她身上有這么多丑陋的疤痕,還不得嫌棄她?

    “一旦被夫君嫌棄,在婆家的日子就不會好過。”

    一想到以后嫁人的問題,長孫氏就氣不打一處來:“都怪二郎照顧不周,才會讓小庾兒小小年紀吃這么多苦,你說他一個大老爺們,事事不講究也就算了。

    “可小庾兒是個姑娘家,還這么小,哪能帶著她到處跑?

    “摔著碰著了怎么辦?都不知道心疼,受傷了就丟給我,好了又帶著她四處跑。

    “唉,真是,父子兩都一個樣...”

    突然意識到怨怪了李淵,長孫氏立即停了下來。

    好在張出塵沒有注意,接著她的話說道:“女人為母之后都是這樣,生怕孩子有一點點閃失,可偏偏那些男人不知道養孩子的艱辛,只顧著帶孩子玩,圖個開心快活。

    “至于孩子會不會摔傷、留疤、落下病根,他們壓根兒就不會考慮這些。”

    說到這里,張出塵突然睜大了雙眼,上下打量長孫氏,贊道:“長孫娘子,我倒是發現你還沒做母親,就已經有了做母親的覺悟,照顧孩子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長孫氏被她稱贊得不好意思,輕聲說道:“從前跟表妹在一起,這些事情做慣了。”

    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長孫氏轉而說起了另一件事:“對了,張娘子,你府中還有沒有祛疤痕的藥?我派人去你府上取吧。”

    張出塵臉色微變:“別,你不要派人去我府上,太危險了。我還記得方子,我寫下來給你吧。

    “正好小庾兒的傷疤還沒結痂,我可以先制幾盒。”

    長孫氏連忙擺手:“這不好吧,秘方不外傳,我不能收。”

    “這有什么,不過是一張方子罷了,能救治更多的人,才是它的價值,藏著掖著,反倒失去了它本來的意義。”

    張出塵說完,不客氣地在長孫氏平常用的書案后面坐下,拿起紙筆就寫了起來。

    “喏,這就是祛疤痕的方子,你叫人去把藥材買回來,我正好閑著,教你一起制。”

    見她這樣豪爽,長孫氏也不再推辭,吩咐桑中去采買藥材。

    “啊!”

    長孫氏正說著話,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