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10章 趁夜逃亡
    不知為何,在親眼目睹數十名黑影進入太守府之后,李靖腦海中下意識浮起的是李淵的面龐。

    難道是李淵反叛了?

    雖然這個懷疑在當下的情景中毫無根據,但這就是李靖下意識的想法。

    很快,他就發現自己猜錯了。

    在箭矢從背后射過來的時候,李靖敏捷地側身躲過,并旋身往后踢去。

    后面的黑衣人猝不及防被他踢中,往后摔去,壓倒了后面的人。

    李靖趁勢躍上廊下欄桿,縱身一跳,就上了屋頂。

    “給我追。”

    兩個黑衣人緊追不舍。

    李靖的動作很快,繞著屋頂跑了半圈,在躍下院墻之前往對面屋子看了一眼。

    這一眼,就看見了王仁恭躺在地上,有一個身穿鷹揚府軍裝的男人半蹲著,在檢查王仁恭的尸體。

    男人似有感知,往李靖的方向看來。

    四目相對,李靖心中一震,是劉武周。

    只一瞬,李靖就跳下了墻頭。

    李靖知道劉武周已經認出了自己,而自己親眼目睹了他殺王仁恭,他一定會殺了自己滅口,于是拼了命似的往家中趕。

    好在他武功不錯,很快就將兩個黑衣人遠遠地甩在了身后。

    回到家中,他第一時間將仆人和妻子叫醒,然后自己去了書房,收拾了最重要的東西。

    張出塵以最快的時間收拾了細軟,看見李靖從書房中出來,連忙詢問:“到底出了什么事?”

    “劉武周殺了太守。”

    李靖只簡短地解釋了一句,然后將四個布包塞給四名仆人:“拿著這些錢,立刻離開馬邑,馬邑就要亂了。

    “走。”

    仆人們面面相覷,還處在極度震驚之中,一動不動。

    李靖見狀,正要催促他們,就聽見外面傳來了響動,他沖張出塵使了一個眼色,然后快步走到大門邊。

    張出塵會意,將包袱往肩上一背,一邊系包袱一邊跑向了門口。

    仆人們呆立在原地,突然就聞到了危險的氣息。

    李靖和張出塵不約而同地對他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他們往旁邊躲一躲。

    畢竟是相處了幾年的仆人,很快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四人往不遠處的廡廊走去,躲在了柱子后面。

    這時,大門猛地被人踹開,兩個黑衣人竄了進來。

    與此同時,李靖和張出塵同時出手,一人對付一個。

    兩人出其不意,占據了上風,數十招過后,黑衣人倒在了地上。

    “走,趁城門還沒有被占領,我們先出城。”

    一個老仆對李靖說道:“阿郎,我們是普通百姓,只要我們不反抗,想必官兵不會對我們怎么樣。

    “你和娘子不一樣,還是你們先走吧,要是帶上我們,你們肯定逃不出去。”

    另一個仆人附和:“是啊,阿郎,你們走吧,我們老了,也不想離開家鄉。”

    李靖想了一下,便說:“好,那你們先去找個客棧住下,再商量以后的事,總之,你們不能再回這里。”

    就這樣,六人兵分兩路,仆人們趁著夜色離開李府去投棧,李靖夫婦馬不停蹄地往城門而去。

    現在是晚上,城門早就關了。

    李靖躲在暗處觀察了一陣,確定劉武周還沒有對城門下手,就和張出塵大搖大擺地往城門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守城士兵攔住了他們。

    李靖神態自若,從懷中掏出太守令,肅然道:“奉太守之命,出城辦事。”

    守城士兵看了看令牌,確定了真假,就打開了城門。

    張出塵跟在李靖身后,微微垂著頭,以防他們認出她是女人,她藏在袖子里的雙手緊握成拳,汗水浸濕了掌心。

    當他們故作鎮定地走到一半時,突然背后響起一陣馬蹄聲,有人大聲喊道:“攔住他們。”

    隨即,守城士兵向他們撲來。

    李靖和張出塵迅速出手,抓住最前面的兩個士兵就往后面扔去。

    “嘭嘭嘭...”

    后面倒了一片。

    李靖拉著張出塵拼命往前跑,出了城。

    “給我追。”

    后面官兵緊追不舍。

    兩條腿的人哪能跑過四條腿的馬,很快他們就被追上了。

    李靖和張出塵被團團圍在中間。

    為首的男人冷眼瞧著李靖,道:“劉校尉說了,只要你們肯歸順他,就饒了你們的性命。”

    李靖與張出塵背靠背,戒備地望著前方,他小聲而又快速地說道:“等會兒聽我號令,一起動手,先搶馬,你搶了馬之后就去晉陽報信,千萬不要停,不要回頭。”

    張出塵急道:“那你呢?”

    “你先走,我殿后,你放心,我一定能脫身去找你的。”

    “可...”

    “相信我,上。”

    李靖率先出手,張出塵來不及反對,跟著出手。

    兩人目標明確,將暗藏在袖子中的匕首甩了出去,刺中最前面的馬匹。

    在馬匹受傷發狂引起混亂的時候,兩人沖了上去,將最近的士兵扯下馬,自己跳了上去。

    李靖拉住韁繩,掉轉馬頭來到張出塵身邊,伸出手在她的馬上狠狠地一拍:“快走。”

    然后拔出大刀攻擊后面的士兵。

    “藥師,我等你。”

    張出塵撕心裂肺地喊了一聲,在頻頻回頭張望中,任由馬兒帶著她往前跑。

    直到看不見李靖的身影,她才看向前方,辨別了方向,驅馬馳往晉陽。

    “嘶。”

    李靖往腿上瞄了一眼,新添了一道三寸長的傷口,鮮血直往外冒。

    他顧不得止血,揮起大刀就砍,不過片刻,他的馬下就已經倒了兩人。

    為首的男人發了狠,喊道:“兄弟們,給我宰了他。”

    剩下的人蜂擁而上。

    李靖往張出塵離開的方向望了一眼,心里估摸著她已經跑了十余里路,應該安全了。

    于是,砍了近身的一人,抓住他就往那些士兵身上扔,然后趁機驅馬往張出塵相反的方向狂奔。

    為首的男人立刻帶著眾人追了上去。

    ------

    用完午膳,王庾小憩之后,就召集了府中小娘子小郎君們玩投壺。

    蘇亶悄悄湊過來,對王庾說:“讓我也玩會兒吧。”

    王庾斜睨著他:“你今天的功課做完了?”

    蘇亶:“.......還沒有。”

    王庾給了他一個眼神,沒說話。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是讓他滾去做功課,但蘇亶不想走。

    那些功課讓他從早忙到晚,根本就沒時間和他們一起玩,好不容易湊過來了,就算不玩,也要看看。

    蘇亶雙眼不住地往陶瓷壺上瞟。

    王庾本想呵斥他,但轉念一想,不能壓制得太狠了,便將到嘴的話咽了回去。

    過了一會兒,丁志匆匆走進院子,對王庾說:“小庾兒,阿郎叫你去書房。”

    雖然丁志面色如常,但王庾從他的腳步中看出了一絲異樣,又見蘇亶看過來,她眼珠子一轉,便對蘇亶說:“你可以跟他們一起玩了。”

    蘇亶喜形于色。

    王庾又加了一句:“不過,只能玩兩刻鐘。”

    蘇亶:“......”

    出了院子,王庾問丁志:“出什么事了?”

    丁志回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