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100章 比武規則
        接下來的日子,王庾老老實實地呆在府中,上課,練武,休養生息。

    這讓李德謇兄弟果斷否定了那日的疑問,之前的逃課那就是一時的不安分,王庾的老實連帶著李德謇也老實多了,雖然他的功課十次有九次是墊底。

    不過,每天早上,王庾都會和李世民進行一場切磋。

    聽說王庾每天卯時就起來練功了,在唐國公府寄讀的小郎君們起了攀比之心,紛紛在卯時來到訓練場,同王庾一起訓練。

    李淵知道了這件事后,就請了唐儉每日教這些小郎君武藝。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就到了王庾和程知節幾人約定比武的日子。

    李德謇他們吵嚷著要去軍營觀看。

    李淵被他們吵得頭疼,就下令學堂放假一日,浩浩蕩蕩地帶著一群小孩前往軍營。

    “準備好了嗎?”

    王庾好整以暇地望著蘇亶,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

    蘇亶哼道:“我需要準備什么?該準備的是你。”

    “我是說你準備好做我的跟班了嗎?”王庾沖他挑眉,眼神挑釁。

    蘇亶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別太囂張,我等著看你被打趴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模樣。”

    “那要讓你失望了。”

    王庾撂下這話,繞過他,徑直往前走。

    段志感興奮不已,同伙伴們說道:“聽說一個月前,小庾兒輸給了徐世勣,而羅士信、秦瓊、程知節的功夫在徐世勣之上,你們說,小庾兒今天能贏過他們嗎?”

    裴律師面含不屑:“當然是贏不了,小庾兒才幾歲,怎么可能打得過他們?”

    裴律師,時年十三歲,是晉陽宮監裴寂之子。

    唐儉次子唐蒙與他同歲,附和道:“沒錯,小庾兒是腦瓜子聰明,武藝上并無天賦,她贏不了。”

    李德謇對他們的話嗤之以鼻:“你們懂什么?比武若是單純比武,那就是莽夫,若是用上智謀,那結果可就說不定了。”

    李德獎難得地支持自家兄長:“對,小庾兒那么聰明,一定能贏。”

    長孫嘉慶突然說道:“我支持小庾兒。”

    眾人看過來,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他。

    長孫嘉慶不好意思地摸著頭,憨笑道:“長孫姐姐說了,甭管小庾兒姐姐能不能贏,我作為親戚,一定要鼎力支持她。

    “小庾兒姐姐有了支持者,就會更有信心,這有助于提高她的斗志,最后說不定就贏了。”

    段志感想了一下,覺得他說得有道理,于是,朝著王庾大聲喊道:“小庾兒,你一定會贏的,我支持你。”

    周圍的人被他這一大嗓門嚇了一跳,皆看向了他。

    王庾沖他揮手,大聲回應:“我會努力的。”

    段志玄連連點頭:“不愧是我兄弟,知道和我站在一邊。”

    張亮冷不丁地說道:“你們兄弟齊心沒用,王庾依然贏不了。”

    段志玄掄起拳頭,怒視著他:“你說什么?小庾兒一定能贏的。”

    “盲目信任。”張亮丟下四個字,轉身離開。

    段志玄氣得臉通紅,沖著他的背影吼道:“我們等著瞧。”

    又跑到了王庾面前,對她說:“小庾兒,我看好你,你一定要贏。”

    王庾點頭:“你放心吧。”

    李世民聞言,心中疑惑,不知她哪來的自信。

    他俯下身子,一邊為王庾整理袖子,一邊輕聲問道:“你有幾成把握?”

    王庾道:“三成。”

    李世民動作一頓,手有點癢,想拍她的腦袋,又怕被她說把她拍矮了,便將心里的沖動壓制下來。

    “只有三成把握,你也敢上場?”

    王庾聳了聳肩:“有什么關系?輸了,我也沒吃虧,和高手過招,我從中受益匪淺。”

    那倒是,武功是在不斷與人對戰中精進的。

    最終,李世民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鼓勵道:“好好打,不要在乎輸贏。”

    “嗯。”王庾應了一聲,轉身就往高臺走去。

    輸贏還是在乎的,但,盡力就好。

    操練場上人山人海,這難得一見的比武為士兵們枯燥的軍營生活增添了一絲樂趣,他們小聲交談著,猜測最后的結果。

    而引起這一場比武的主角,蘇亶正在高臺下緊密關注著王庾,這可關系他今后的地位,是主子還是跟班,在此一戰。

    蘇威也在密切關注著這場比武,他不著痕跡地對圍觀士兵中的某人點了點頭。

    那人收到信號,對身邊的人小聲地吩咐了幾句,幾人便迅速散開。

    “鏘。”

    隨著啰聲開響,全場安靜下來。

    李淵起身,大聲說道:“這場比武一共四場,由王庾向徐世勣、羅士信、秦瓊、程知節依次發起挑戰。

    “由于雙方各方面差距懸殊,故而將比武時間縮短。

    “在一炷香燃盡之前,誰先出圈,誰就輸了。

    “若是香燃盡了,兩人均未出圈,就算王庾贏。”

    有士兵上了場中高臺,在正中間畫了一個醒目的赤紅圓圈,方圓五尺。又在不遠處放上一個香爐,插上一柱香。

    不過,這一炷香與平常的香不同,長度大約是平常的十之二三,大概就是一刻鐘的一半時間。

    也就是說,雙方必須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用極短的時間把對方打出圈外,才能贏得勝利。

    乍聽之下,這個條件對王庾很不利,她實力本就弱,在這么小的空間內,很容易被對方抓住甩出圈外。

    但同時還有一個有利條件,那就是比武時間很短,只要王庾撐過這段時間,她就贏了。

    蘇威很快就反應過來,對李淵說道:“唐國公,這個規則有失公允,時間到,若是兩人均在圈內,那也應該是平局,為何判王庾贏?”

    李淵不緊不慢地解釋:“王庾年紀小,體力弱,武力也弱,在這種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她若能在限定時間內抗住對方的攻擊,沒有出圈,這本身就很了不起。

    “何況她一人連戰四場,體力耗損巨大,所以,我認為,不能算平局。”

    眾人聽了,覺得有道理。

    蘇亶沖蘇威喊道:“翁翁,就聽唐國公的,我相信,憑借程副將他們高超的武藝,必能在限定時間內將王庾打出圈外。”

    憑借實力,王庾撐不過一炷香,而且,程知節他們絕不會讓著王庾。

    誰會愿意自降三級去遷就一個孩子?這毫無益處。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