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58章 關門打狗
    蘇威本以為他帶著這么多人來抓三個人很輕松,卻沒想到王庾不按常理行事,而且唐國公府的人竟然會聽一個小娃娃號令,關于這一點,他很費解。

    “啊!”

    熟悉的慘叫聲拉回了蘇威的注意力,他循聲望去,卻見蘇亶被踢飛了出去,落在廡廊下。

    蘇威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去查看蘇亶的傷勢。

    他這一走,戰斗就轉移到了院子中。

    滿屋子的人如洪水般退去,那種生死危機感驟然消失,淇水緊繃的身體終于放松下來,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桑中一直處于心驚膽戰的狀態,不過她擅于隱藏情緒,沒有過多的表現出來,此時看見長孫氏睜開眼睛,便小聲問道:“娘子,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長孫氏沉思片刻,說:“既然交給小庾兒處置,那就聽她的,我們在這里靜觀其變。”

    李淵雖然帶走了一部分人,但留守唐國公府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尤其是王庾、唐儉、段志玄三人就像是穩固的鐵三角,分工合作,配合得十分默契,所到之處,慘叫連連。

    王庾邊襲擊驍果軍邊吩咐侍衛:“把門關上。”

    這么暴力的場面,絕不能讓長孫姐姐瞧見了,免得嚇著長孫姐姐。

    此時,滿府的仆人都趕了來,管事、小廝、灑掃的、花匠、廚子、丫環、粗使婆子......烏泱泱的一片,各個拿著趁手的工具圍攻官差。

    雖說房國公下了命令,阻礙辦差的格殺勿論,但真到了這一步,官差們也不敢殺人,何況他們的武器早就被繳了,不知道躺在哪個旮旯里。他們只能盡力推開這些人,去抓那三個兇手。

    但看見中間那三人如同殺神降世一般,手起刀落,毫不含糊,就起了怯戰的心思,腳步慢慢往后退。

    領頭的官差對蘇威說:“房國公,我們還是先撤吧,再呆下去,恐怕會傷及您和郎君。”

    心腹也勸道:“國公爺,郎君受了傷,我們還是先回去給郎君請大夫吧。您放心,他們逃不出晉陽城。”

    蘇威瞟了一眼癱在仆人身上的蘇亶,不甘心地握了握拳,半晌,終是放開拳頭,吩咐道:“回府。”

    領頭的官差松了一口氣,對手下使了使眼色,眾官差擁護著蘇威祖孫往大門撤。

    王庾一直在關注蘇威的動向,此時見蘇威祖孫退出了大門,大聲喊道:“關門打狗。”

    門外的蘇威聽見這句話,一個趔趄,差點摔倒。站穩后,轉身去看,唐國公府的大門已經關上,只隱約聽見“兵兵乓乓”的聲音。

    皇帝派給他的驍果軍全都被困在了里面,蘇威心中突然就涌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被“關門打狗”的驍果軍有點絕望,他們從前跟著皇帝,馳騁沙場,所向無敵,卻沒想到今日被困在了唐國公府。不知為何,平日里一打一個準,今日頻頻受挫,一身本領施展不開。

    或許是施展了渾身解數,卻被無情碾壓,他們不想承認這一點。

    王庾停下動作,站在臺階上好整以暇地看著被圍在院子中央的驍果軍,他們頭上的赤金盔在夜色中閃閃發光,閃瞎了她的眼。

    她微微蹙眉,突然喊道:“唐兄和段兄累了吧,休息一下。”

    唐儉雖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但還是停下了動作,拽著段志玄退到了一旁。

    突然不打了,驍果軍有點摸不著頭腦,狐疑地看向王庾。

    丁志也一頭霧水,還沒琢磨過來,就見王庾向他抬了抬下巴,喊道:“擺陣。”

    丁志神情一僵,她是怎么知道的?

    “擺陣。”王庾陡然拔高了聲音,重復了一遍。

    丁志心中一凜,不管她是怎么知道的,他的職責是聽從命令。

    “擺陣。”

    他大喝一聲,二十名侍衛迅速移動,變換位置,組成一個陣型。

    “攻。”

    驍果軍還沒反應過來,軍陣已經攻擊過來,他們倉惶迎戰。

    段志玄揉著發酸的胳膊,走到王庾身邊,嘖嘖贊道:“唐國公府果然臥虎藏龍,就連看門的侍衛都會擺陣。

    “瞧瞧這威力,不比我們平時操練的軍陣差。”

    唐儉解下腰間的酒葫蘆,喝了一大口,醇厚的酒香在唇齒間溢開,心中的驚嚇頓時就得到了安撫。莫名其妙成了殺人的兇手,真是嚇壞他了。

    之前是雜亂無章的打法,驍果軍雖然有點吃力,但還能應付。此時是真正的戰場,就像之前他們去攻打高句麗、抗擊突厥一樣,整齊有章法的軍陣,給他們帶來的不止是強大的壓迫感,還有一種無法還手的無助感。

    越反抗就越絕望,絕望到他們認為從前的所向無敵都是虛幻,是鏡中水月,一碰就碎。

    從前的勝利,大概是一場夢吧,否則,他們今日怎么會被打得節節敗退,無處可退?

    一刻鐘后,每個驍果軍的脖子上都被架了一把刀。

    他們徹底絕望了。

    “啪啪。”

    王庾拍著手,一步一步走下臺階,踱步到他們的面前,嗤之以鼻:“驍果軍也不過如此嘛。”

    驍果軍頓時就感到了屈辱,熊熊怒火在眼中燃燒,噴薄欲出,想要焚燒面前的這個“小魔頭”。

    王庾對他們憤怒的目光視而不見,緩緩說道:“你們呢,原是陛下最驕傲的戰士,可現在卻助紂為虐,真是可惜了。

    “你們嚇著了唐國公府的女眷,導致現在唐國公府連個主事的人都沒有,唐國公知曉定會懲罰你們...”

    驍果軍嘴角抽搐,怎么沒有主事的人,你不就是嗎?

    “你們擅自闖入唐國公府,無故動武,損壞財物,驚嚇婦孺老幼,應視為兵亂,其罪當誅。”

    驍果軍齊齊煞白了臉,頓時就有了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

    剛為房國公辦差,就要死了?

    王庾滿意地欣賞了一會兒他們的恐懼神色,繼續說道:“不過,念在你們只是聽從命令,不是主犯的份上,我就留下你們的性命。”

    驍果軍頓時就松了一口氣,不用死了,真好。

    “但是...”

    一口氣還沒下去,就聽見了這兩個字,驍果軍的心又提了起來。

    果然,那面帶微笑的“小魔頭”說出的話堪比凌遲:“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樣吧,一人留下一只右手,我就放你們走。”

    驍果軍:“......”

    沒有了右手,還怎么拿武器?還怎么上陣殺敵?

    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痛苦。

    士可殺不可辱。

    “你殺了我們吧。”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