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44章 來不及了(加更)
    段志玄想去追,被唐儉攔了下來:“別追了,先看看王庾的傷。”

    他們來到王庾身邊,看了看她額頭上的大包,又看了看她衣服上的鞋印子,“你沒事吧?”

    王庾搖了搖頭:“還好,死不了。”

    一張嘴,就露出了上面的牙齒,中間缺了兩顆大門牙。

    段志玄想到了缺了門牙的松鼠,忍不住笑出了聲:“哈哈,你門牙掉完了。”

    “......”

    王庾瞪了他一眼,撇開臉,不想搭理他。

    想起李淵的囑咐,段志玄收起笑,一本正經地數落王庾:“你說你當初單槍匹馬上戰場都沒傷著,今天卻傷成這樣,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王庾又瞪過去,“沒瞧見他們人多嗎?我出門又沒帶弓弩。”

    旁人聽他們說到單槍匹馬上戰場,又提到弓弩,忍不住猜測這個小娃娃是誰,看她身上的錦衣華服,身份肯定不簡單。

    另一邊的蘇亶趁著他們說話,想偷偷溜走,卻被唐儉發現。

    唐儉腳一踢,一根筷子射向蘇亶,插進了他的靴子。

    “想走?門都沒有。”唐儉又擋在了門口。

    筷子穿過鞋面,透過鞋底,插進了地面。若是再射偏一點,他的腳就被射穿了,蘇亶嚇出了一身冷汗。拔出筷子轉身就往后院跑,又被段志玄擋住,想往樓上去,卻被王庾攔住。

    王庾張嘴欲說話,就牽扯到了傷口,疼得她齜牙咧嘴,“我告訴你,今兒你不給我道歉,不賠償我,就休想離開這里半步。”

    蘇亶瞥了一眼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小廝,說道:“你打了我,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等著,等我翁翁來了,你就死定了。”

    他話音剛落,一群人從門外走了進來,為首的正是李淵和蘇威,身后跟著李世民、秦瓊、趙才等人。

    原來,李淵和蘇威等人剛從城外回來,走到這附近碰上了蘇亶的小廝,就一起過來了。

    “唐公。”

    “見過唐國公。”

    看見李淵,王庾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現在什么時辰了?”

    唐儉道:“酉時。”

    王庾聽完,蹬蹬蹬地就往樓上跑,眾人面面相覷。

    李淵沉著臉問道:“怎么回事?我怎么瞧著小庾兒被人打了。”

    小庾兒這個名字是李淵有一次跟裴寂等人開玩笑說王庾就像是魚一樣,滑不溜秋的,然后就給她取了個小名叫“小庾兒”,從此大家就叫上口了。

    唐儉道:“是被人打了,我和段志玄進來的時候,她被五六個小廝摁在地上打。”

    李淵黑了臉,大怒:“誰這么大膽,居然連我府上的人都敢打?”

    此言一出,剛爬起來的小廝們皆低下了頭,大氣不敢出,沒想到那小娃娃居然是唐國公府的小郎君,這下可踢到鐵板了。

    蘇威見蘇亶皮青臉腫,臉色很難看:“怎么回事?誰打了你?”

    蘇亶沒覺得自己有錯,指著唐儉和段志玄就告狀:“翁翁,就是他們兩個打了我,你一定要把他們抓起來,關他們三五年。”

    段志玄一聽他惡人先告狀,暴脾氣上來了:“你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六七個人打一個小孩子,還惡人先告狀,你還要臉不?”

    蘇亶氣得就要沖過去打人。

    蘇威伸手攔住了他,“唐國公面前不得放肆,退下。”

    又對掌柜說:“掌柜,你來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掌柜看了看蘇威,又看了看不怒自威的李淵,戰戰兢兢地上前回答:“事情是這樣的,這位郎君從樓上下來,打飛了剛才那位小郎君的糖人,連帶著小郎君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那位小郎君就和這位郎君打了起來,之后這兩位就來了。”

    掌柜指了指唐儉和段志玄,“后來這兩位將這位郎君打了一頓,然后,唐國公你們就來了。”

    述說很中肯,不偏不倚,不少看客紛紛附和。

    “你胡說,分明是那臭小子擋了我的道,我才...”

    蘇亶的話還沒說完,王庾和春花從樓上蹬蹬蹬地下來了。

    “來不及了,快把書給唐公。”王庾讓春花把書遞給李淵。

    蘇亶看見王庾就來氣,正要說話,就被李淵攔下:“此事稍候再說,先讓她把今天的功課交了。”

    眾人聽得一頭霧水。

    有人詢問唐國公府的人,羅士信便道:“唐公給她布置了功課,每天要背一本書,從辰時開始,酉正之前背完就算完成了功課。”

    眾人看向李淵手中的書,寸許厚,記憶力好的人,起碼也要三四天才能背下來。短短五個半時辰,是不可能把這本書背下來的,何況還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娃娃,字都沒認全吧。

    李淵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吩咐人點上香,對王庾說:“離酉正還有兩刻鐘,你若是在一炷香之內背完這本書,就算你完成了今天的功課。”

    “行。”

    王庾雙手放在背后,挺直了腰板,穩了穩心神,就開始背了起來:“《易》曰:‘天垂象,見吉兇,圣人象之;河出圖,洛出書,圣人則之’......”

    王庾很專注,目視前方,任何東西和人都沒能在她的眼中留下痕跡,仿佛整個世界只有她和李淵。她背書,李淵傾聽,空氣中回響著她清靈軟儒的聲音。

    她背得很快,很流利,比任何一次都要順暢,李淵一面驚嘆,一面對照著書籍。

    差不多背了一半,眾人已經是驚嘆不已。

    蘇亶冷嗤:“臭顯擺什么,分明就是之前背好了,現在來這顯擺的。”

    春花一聽有人詆毀自家主子,毫不客氣地回擊:“我家小郎君每天都要背不同的書,一天一本。

    “這本書是唐國公今天辰時才給小郎君的,小郎君之前都沒見過這本書。

    “從辰時到酉時,除了吃飯、休息、練功、上課、做功課,其他時間都在看書,唐國公府的人都知道。”

    “哦,蘇副留守也知道。”春花指了指蘇威。

    蘇威沒說話。

    眾人只當他默認了。

    蘇亶的氣焰頓時就消了一半,他看了一眼李淵,又道:“那就是唐國公包庇她,明明背錯了也不提醒。”

    有學子出聲說道:“這本書叫《五行志》,出自東漢班固的《漢書》,我背過,小郎君背到現在,一個字都沒錯。”

    “......”

    蘇亶語噎,尤其是感受到周圍投來的鄙夷的目光,就恨得牙癢癢。

    除了李淵父子和春花,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見王庾背書,經過春花剛才的解釋和那學子說的話,眾人再看向王庾的目光就變了。

    除了背書的時間,就只有短短五個時辰看書,不,除開其他事情耽擱的時間,甚至不到四個時辰,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背完一本寸許厚的書籍,簡直是不可能。

    羅士信捅了捅秦瓊:“叔寶,你這兄弟可比你強多了,之前只是聽說,我還不信,以為唐公寵愛她故意放水,沒想到王庾是憑實力得到唐公青睞。

    “她要真的一字不錯地背完這本書,我回去一定把她供起來。”

    秦瓊睨了他一眼:“又不是菩薩,供什么供?”

    “雖不是菩薩,但卻是文曲星下凡啊......”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