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37章 不止一坑
    王庾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不練了。”

    沒意思,太沒意思了,坑她一個小孩子,李淵他還要臉嗎?

    沒想到堂堂一開國皇帝是這樣的人,簡直就是無賴,流氓,大混蛋...

    王庾在心中將李淵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就這樣還不解氣,抄起一旁的弓箭就扔了出去。

    李世民及時接住,見她氣得臉頰通紅,腮幫鼓鼓,如同剝了皮的石榴一樣飽滿紅潤,心中偷笑。

    “看在你幫我收服了幾名猛將的份上,我幫你如何?”

    王庾雙眼透亮,活泛了起來:“你準備怎么幫我?”

    李世民將弓箭放回原處,慢悠悠地說道:“你不就是想在阿耶議事的時候,在旁邊跟著學習嘛。這樣好了,只要你完成一個任務,我就去跟阿耶求情,讓你做我的書童,并且允許你跟我一起出入他的書房,如何?”

    “什么任務?”

    “背書,跟阿耶的任務一樣,每三日我給你一本書,當天酉正之前你把它全部背下來,錯處不超過三處,其余兩日你自行安排,不用背書。只要有一本書你背不出來,你的任務就算失敗了。

    “期限為兩個月。”

    “又是背書?”這兩父子怎么盡喜歡讓人背書啊?

    王庾撇撇嘴:“那我是不是只要背你的書就行了?唐公給的書就不用背了?”

    “不行,我和阿耶給你的書,你都要按時背下來。”

    “那我要加條件。”王庾繼續說道:“我若是完成你和唐公布置的背書任務,我不做唐公的書童,做你的書童,無論你去哪里,我都可以跟著,你不許找任何借口攆我,除非我自己不想跟。”

    “行。”李世民爽快地答應。

    王庾很認真地想了想,覺得自己思慮周全,沒有縫隙讓他們挖坑了。

    于是,王庾與李世民擊掌為誓。

    “那就從今天開始吧。”

    李世民從懷里掏出一本書遞給王庾:“今日酉正之前背給我聽,記住了,錯處不能超過三處,不然沒有晚飯吃。”

    王庾:“......”

    看樣子他是早就準備好了,一看書名,《世說》,王庾更無語了,是嫌她那日沒有好好聽他說教所以讓她背這本書嗎?

    算了算了,至少還有一天可以休息,背就背。

    這一日酉正之前,王庾當著李世民的面將這本書全部都背了下來,錯了兩處。

    李世民暗暗稱奇。

    第三日,王庾用完早膳就被長孫氏留了下來。

    長孫氏看著王庾,神情惆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看得王庾是撓心撓肺。

    “長孫姐姐,你想說什么就直說。”

    似乎是經過了內心強烈的掙扎,長孫氏終是下定了決心,她說:“你知道的,我一直在修繕玄中寺,花費很大。

    “現在阿翁為了抗擊突厥,不斷征兵,朝廷的軍費又遲遲沒有撥下來,阿翁不得已只能先挪用府中錢財充當軍費。

    “這樣一來,府上開銷急劇增加,未免坐吃山空,我只能開源節流,縮減府中花銷。

    “原本大夫說了你從小體弱,得用名貴藥材調養,可如今這個情況...”

    看見長孫氏一臉為難的表情,王庾明白了,唐國公府財政吃緊。

    但王庾想的是另一個問題,為何朝廷的軍費遲遲沒有撥下來,是因為現在的楊廣是穿越者,所以處處打壓李淵嗎?

    “接替王威和高君雅的人到晉陽了嗎?”

    冷不丁王庾問出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長孫氏有一瞬間的懵逼,隨即回答:“還沒到。”

    “既然府上緊張,那就不用再給我準備藥膳了。”王庾善解人意地說道,雖然她希望通過內調外運動擁有一個強健的身體,但現在這個情況,她還是幫長孫姐姐省一點是一點吧。

    長孫氏很感動,她握住王庾的小手說:“我曾經對你說過,要好好幫你調理身子,不再讓你受苦,我實在不愿意食言...”

    “沒事,長孫姐姐,不吃藥膳,我也能健健康康的。”王庾體貼地安慰她。

    長孫氏眸中閃過一絲歉疚,繼續說道:“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這個困難。”

    一聽有解決的辦法,王庾頓時就來了興趣,畢竟身體強健了,她才能跟著李淵去打仗。

    “什么辦法?”

    “玄中寺的藏經閣燒毀了,重建需要大量的經書,太原的經書我已經全部都買下來了,少的那部分我派人去了外地采買。若是你幫忙抄寫經書,就不用買了,這樣就能省下一筆錢,也能用這筆錢給你熬制藥膳。

    “再說,手抄的經書更能顯出你對佛祖的虔誠,佛祖定會保佑你無病無災,幸福安康。””

    抄經書啊。

    “可是唐公和二郎讓我背書呢。”

    “你不是還有一天時間嗎?”長孫氏提醒她。

    是還有一天,比如今天,她是準備去街上轉轉的。

    當然,逛街肯定沒有調理身體重要。

    “好,我今天就抄。”

    “不只今天,以后你每三天抄一本經書,而且抄的時候也要把經書給背下來。”

    王庾很苦惱:“為什么還要背下來?”

    長孫氏微微揚起嘴角:“兩個月后,玄中寺修好,我要召集各府娘子前去觀禮,屆時需要一位精通佛法的小娘子幫助我與她們交流佛理。

    “一時之間,我找不到合適的人選,若是你能幫我,就再好不過了。”

    王庾突然覺得腦仁疼:“那我一天要抄多少經書?”

    長孫氏伸出一根手指頭:“一本,你每三天抄一本經書,背一本經書,兩個月后,你就能背下二十本經書,應付那些娘子綽綽有余了。”

    王庾抱著腦袋一陣亂搓,心中萬馬奔騰而過,又是每三天,這樣的話,整整兩個月,她就得重復背書、背書、抄經書、背經書...

    哦,不,不是重復,他們每次給的書都不一樣。

    王庾猛地抬起頭,死死地盯著長孫氏,這一家人,是不是玩她呢?

    一人占她一天,還布置這么重的任務,分明就是存心不讓她好過。

    她什么時候得罪這一家人了?她才立了大功好不好。

    好吧,她是得罪過李淵,好像也讓李世民不高興過,但是,她自認對長孫氏極盡討好奉承,從未惹她生氣過,她怎么也來摻和?

    從前多賢淑善良的長孫姐姐啊,居然被李淵父子荼毒,變得這么腹黑了。

    王庾搖了搖頭,一臉的惋惜,算了算了,為了建功立業,為了強健的體魄,她忍了。

    王庾磨了磨牙,沖長孫氏擠出笑容,“行,長孫姐姐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