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大唐第一女相 > 第7章 以身請代
    時值四月,涼風習習,大運河之上,上萬條光彩耀目的大船頭尾相隨,綿延長至兩百余里。有裝載衛兵和武器帳幕的大船,還有宮妃、王公貴族、文武官員所乘坐的彩船,最引人注目的是隋煬帝楊廣和他的皇后蕭氏所乘坐的大龍船。

    大龍船有四層,高四十五尺,長兩百尺,上層有正殿、內殿、東西朝堂,中間二層有一百二十個房間,裝飾得金碧輝煌,綺麗奪目。

    此時,楊廣正在他的寢殿內攬鏡自照。

    想他七歲就能吟詩作賦,才華橫溢,風華絕代,怎么就落得個身死異處的下場呢?

    還有,這一世,他去江都的行程怎么提前了四個月?

    難道是因為他重生了,所以這一世的事情有所改變?

    對,也該有所變化了,否則,他重生又有何意義?

    良久之后,楊廣突然對著鏡中英武俊美的人像,似笑非笑地吐出了一句話:“好頭顱,誰當斫之?”

    正端著茶杯走來的蕭皇后聞言大驚失色:“陛下為何說如此不祥的話?”

    楊廣轉身對她凄然一笑,并沒有像前世一樣回答她,他已經死過一次了,有些事情就不應該重蹈覆轍。

    他是一個帝王,他不容許帝王的尊嚴被踐踏,他的江山也絕不容許別人覬覦。

    他,楊廣,一定會殺盡天下叛賊,收復原本就屬于他的山河。

    “該上朝了。”

    楊廣甩了甩袖子,以一種睥睨天下的狂傲姿態走出了寢殿。

    蕭皇后望著他的背影,眼中充滿了疑惑,疑惑中還夾雜著一絲擔憂,陛下...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

    楊廣坐于寶座之上,居高臨下地望著一眾臣子,突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他的目光慢慢地巡視眾人,當看見宇文化及和令狐行達時,心中的憤怒噴薄欲出。

    眾人只看見楊廣的臉色突然變得陰沉,眼神十分嚇人,但下一刻,他又恢復了倨傲的神態。

    虞世基心中咯噔一下,直覺楊廣今日不太正常。

    “朕許久不見許國公,他今日怎么沒來啊?”

    聽見這話,宇文化及有點疑惑,昨日阿耶還給陛下請過安,怎么就成了許久不見?

    宇文化及放下心中的疑惑,恭敬回道:“回陛下的話,父親大人連日來坐船,身上又有舊傷,身體不適,昨日已向陛下告過假。”

    “哦。”楊廣淡淡地應了一聲,轉向眾人,又問:“如今,那些叛賊如何了?都消滅了嗎?”

    宇文化及知道楊廣不喜歡聽到叛亂的消息,于是,像往常一樣諂媚地說道:“陛下放心,叛亂已平定大半,所剩不過十之一二,很快就能平定的。”

    虞世基笑著附和:“是啊,陛下不必擔憂,那些叛賊不值一提,很快就會被消...”

    “一派胡言。”

    楊廣一掌拍在寶座上,大聲罵道:“如今四方叛亂愈演愈烈,你們身為朕的肱股之臣,非但不想法子剿滅叛亂,還在這里公然欺瞞朕,真是好大的膽子。”

    “來人啊,把這兩個欺君罔上的小人拉出去,斬了。”

    宇文化及和虞世基如同被雷劈中一般,呆若木雞,這是怎么回事?陛下一向不喜人在他面前提及叛亂之事,他們剛才說的話就和平日里是一樣的。

    平日里陛下聽到之后可是高高興興的,今日是怎么了?

    怎么就突然大發雷霆,要拿他們開刀了?

    不只是他們,其他大臣也是一臉驚訝的模樣,深覺楊廣今日有些反常。

    然而當禁軍沖進殿內的時候,他們才意識到,楊廣是真的動怒了。

    “陛下,臣錯了,請陛下饒恕我吧。”宇文化及反應算是快的,立馬跪在地上求饒。

    虞世基緊隨其后,跪伏在地,滿腔懺悔:“陛下,臣是思陛下近日心情不佳,才說這話寬慰陛下,臣不是有意欺瞞陛下的,請陛下饒過臣這一次吧,臣再也不敢了。”

    說完,就對著楊廣磕頭,腦袋重重地磕在船板上,發出沉悶的響聲,旁人聽著都覺得疼。

    盡管兩人認錯態度極佳,但處在盛怒之下的楊廣又豈會饒過他們,他虎目一瞪,沖禁軍吼道:“你們都是聾子嗎?沒聽見朕的話啊?”

    禁軍嚇得抖了一下,連忙去抓宇文化及和虞世基。

    突然,從后面跑過來一人,一把抱住了虞世基的身體,不讓禁軍帶走。

    這人就是虞世基的兄弟——虞世南。

    虞世南抱持著虞世基,向楊廣懇求:“陛下,臣知兄長犯下大錯,不敢求情,只懇求陛下看在往日君臣情分上,允許臣代兄長受刑。”

    聞言,虞世基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虞世南,見他一副情真意切、視死如歸的神態,感動地紅了眼眶,回抱了虞世南。

    心中感動萬千,虞世基想要對虞世南說些什么,嘴巴一張一翕,最終還是閉上了。

    此時,無聲勝有聲。

    瞧見這一對兄弟生死臨別之際相擁而泣,手足情深至此,眾臣無不動容。

    但楊廣并沒有心軟,他的聲音依然冷酷:“帶走,即刻行刑。”

    “陛下,饒命啊...”

    “兄長....”

    眼看著兩人被拖出去,過了一會兒,禁軍進來稟告:“陛下,兩人皆已被斬首。”

    聞言,虞世南悲嚎慟哭,突然噴出一口鮮血,就暈了過去。

    楊廣只是淡淡地撇了虞世南一眼,吩咐道:“送他回去,讓太醫去瞧瞧。”

    解決了前世江都政變的領袖宇文化及,楊廣的目光停留在令狐行達身上,看得令狐行達是心驚膽戰,大氣都不敢出。

    陛下今日殺氣很重啊。

    不只是令狐行達有這種感覺,滿殿的文武大臣都有這種感覺,他們紛紛低下了頭,竭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在這種不安的氣氛中,楊廣又輕描淡寫地開口了:“太原的情形如何了?”

    話問出口,半天沒有人應答。

    誰也不敢開口,就怕一開口,不知哪里就惹怒了皇帝,丟了項上人頭。

    眼看著楊廣黑了臉,又要發怒,檢校民部尚書韋津站了出來:“回陛下,前不久太原傳來消息,歷山飛叛賊派部將甄翟兒襲擊太原,殺了潘長文,太原危急。

    “您派遣唐國公去討伐甄翟兒,現在還沒有消息傳來,想來以唐國公的才干,一定會擊退叛賊。”

    楊廣臉色一沉,唐國公,哼,確實是有才干,居然敢公然反他?

    等著瞧。

    旁人一見楊廣又變了臉色,以為韋津要遭毒手,在心中默默地為他鞠了一把汗。

    可惜,等了良久,沒等到楊廣大發雷霆,卻等來了楊廣的一句話:“今日議事就到這兒,令狐行達,隨朕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