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荒第一噴帝 > 第170章:笑面人VS豹子頭
    陽光萬里送秋燕,天海一別真不見。

    離開美麗的南海,蘇鶴與楊小茜立即趕往中原。

    世界很大,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大數倍,經過了幾天幾夜的趕路,兩人神色都顯得略微疲憊。

    好在兩人都懂得如何一邊飛行一邊提煉靈氣,補充能量,絲毫沒有影響行程。

    “蘇鶴,這都連續飛了好幾天了,有點累了,就不能歇歇嗎?”

    蘇鶴詫異道:“你屬豬的嗎?”

    “你什么意思?”

    “身為修仙者的我們,哪里用休息啊,就好像神仙姐姐的屁屁從來都不是用來拉粑粑的,你懂吧?”

    見蘇鶴又開始胡說八道,楊小茜不樂意道:“不懂,我總感覺你又在損我!”

    “才沒有呢,我這不是夸你嘛。”蘇鶴嘿嘿笑道:“話說你一出生就是仙者,這輩子都沒拉過粑粑,可是真正的小仙女呀!”

    楊小茜聽著有點奇怪,像是猜到了什么,卻又有些疑惑,便問道:“拉粑粑是什么?”

    蘇鶴見她不太懂,也沒解釋,轉移話題道:“總之,若是到了須彌山,我得拜托你一件事情。”

    “你說哦。”

    “我們一定會遇到風揚萬里,根據鬼刀所說,他極有可能已經突破了地仙境,而他們與我的目的都一樣,要找到第四把妖刀,雨落猩紅。”

    “我是這樣想的,風揚萬里與你境界相同,你對付起來應該不是什么難事,若是他前來阻撓,這天下第一劍客就交給你來對付了,而我就全力去尋找血公子。”

    楊小茜點頭道:“好,聽你安排。”

    “真乖。”蘇鶴笑道:“既然你那么聽話,我該怎么獎勵你呢。”

    “哼哼,那是必須滴。”楊小茜楞了一下,立即道:“喂,我們弄反了吧,這句話應該是你說才對,畢竟你才是我小弟!”

    焦急之中趕路是枯燥乏味的,好在有仙子姐姐相伴,倒也增添了不少樂趣。

    “嘛,別在意這些了,到時候你可要保護你這內心脆弱的小老弟啊!”

    “切,能以奇怪的方式擊敗領主級靈異的家伙,還需要我來保護嗎?”

    楊小茜不滿道:“看到你又露出這賤賤的笑容,有時候我真的恨不得馬上給你一耳光子。”

    “不不不,你不會的,你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可是沒見過我全力一戰的姿態,我下起手來可沒輕沒重的,當年小時候我哥欺負我,本姑娘我二話不說就上去一個過肩摔。”

    蘇鶴詫異道:“那么牛批的嗎?”

    “那是。”

    蘇鶴突然正經道:“話說,那么多高手聚集須彌山,說不定還有可能找到你哥的下落,咱們快趕路吧。”

    “嗯。”

    說完,兩人立即全速飛行。

    ……

    清水洞府,四周彌漫著濃烈的殺意。

    自從泯滅琴魔曝光以后,各大修士都變得極為小心翼翼,生怕招惹了這個不該招惹的人。

    若不是情非得已,沒有人想在這里面對她。

    王朝軍乃在最后,追擊著潰逃的荒漠十三鷹,李豹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而進入到清水洞中部時,由于地勢復雜,入口極多,很快,王朝的人不知怎么了就越變越少了。

    待李豹徹底丟失了那群悍匪的蹤跡時,他才停下步伐來整頓陣營,一眼掃過,發現現在還剩下不到三十個人了。

    李豹驚訝道:“這是怎么回事,那么多人上哪去了?”

    “將軍,你前面沖得太快了,弟兄們跟不上啊!”

    “對啊,這洞府四通八達,兇險弊多,不少士卒都走散了。”

    “唉,回頭再去尋找他們的下落了。”李豹立即打起精神來,道:“現在的重中之重還是先去尋找青山雪蓮花吧!”

    眾將點頭。

    “哈哈哈哈……”

    一名老者從山上翻了個跟頭,落到王朝軍的面前,狂傲不羈的笑聲在山洞里回蕩,顯得額外刺耳。

    “你們不用找了,方才那些人都成為了老夫的刀下魂!”一名老者衣著儒雅,雙眼滿是殺機,一身修為無比雄厚,想必也是一方霸主。

    王朝軍中極少人能認出此人是誰,唯有李豹驚呼道:“是你!”

    老者見對方居然有人認出自己,自豪一笑:“噢?你可認得老夫?”

    李豹握緊了手中的長刀,冷冷道:“東越笑面人!”

    “哈哈,不愧是王朝禁衛豹子頭,果真是見多識廣,就連老夫都認了出來。”老者狂傲自笑,根本不將眾將放在眼里。

    他擺出架勢,威風八面道:“老夫不殺無名之輩,既然是李將軍,那就有必要給之敬禮。”

    李豹見笑面人狂傲不懼,實在憤怒:“方才我們的人都是你殺的?”

    “不錯,那些就是老夫送給李將軍的禮!”

    “休要猖狂,讓我會會你這笑面人!”一些將士立即提刀沖了上去。

    卻被李豹阻攔,他嚴聲道:“你們退下,此人非同了得,一手化境神功造化匪淺,你們去別處尋找至寶,他就由我來對付!”

    “可是,將軍……”

    “別廢話了,清水洞八荒高手齊聚首,既然遇到了都是敵人,能殺一個算一個,你們快走!”

    “好!將軍保重!”眾將立即朝著邊處趕去。

    笑面人勃然大怒,卻笑得更狂了,他威嚴道:“可笑,實在可笑,你說你能殺盡八荒高手,不如先過老夫這關!”

    李豹雙眼閃爍一絲駭光,眼角勾起了一道詭異的弧度,整個生命層次立即飆升了無數倍。

    這是……

    暴躁的威嚴迅猛如龍,飛快的掠奪著四周的一切,使得這片地區成為了他的領域。

    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氣場頓時擴散開來,吹得笑面人的笑容瞬間僵持。

    “你居然擁有獸化神通之大能!”

    李豹開啟了神通,整個人四肢趴地,虎背彎曲,猙獰有力,看上去可怕至極。

    狂躁的他只想殺戮,根本無暇說話,一旦開啟了獸化神通,他恨不得將在場所有人都大卸八塊!

    “吼!”

    李豹身姿矯健,速度提升了無數倍,如龍般竄了出去,洞府深邃而黑暗,人們只能看到利爪的閃光,卻不曾留下任何痕跡。

    恐怖的威能蔓延在四周,使得附近的修士猛然一驚,修為稍遜之人立即遠遠地避開這片區域。

    神通之威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原先還是高武世界時,神通便能讓武者們長命百歲,力比天地,如今開啟靈氣復蘇大時代,那些神通便能被修士們使出更為強大的力量。

    而正好龍之傳承能夠給修士提供極大的優勢,同時擁有神通的人也一樣。

    李豹能在王朝即將落寞之際,短時間內一鳴驚人,可非浪得虛名。

    幾番交手下來,笑面人都吃了不少虧,由于生命層次的緣故,有些展不開手腳,外加對方獸化神通使得自身全方面提升,速度快如閃電,想要在那么狹小的地方應付,還真是難上加難。

    “可惡。”

    笑面人身上早已傷痕累累,對方似乎根本不給他布陣的機會,速度快到極致,就連對方的影子都難以捕捉清楚,眼下也只能憑借多年豐富的戰斗經驗提前預判對手的攻擊方位了。

    “海納百川!”

    喝!

    笑面人憑借著他豐富的戰斗經驗,提前預判了李豹的攻勢,立即反手就是一掌。

    掌風之中氣勁深厚,蘊含著無窮的大河山氣,狂涌的力量使得眼前的一切都會黯然失色。

    那是蘊含著天地力量的一掌,那是李豹必須要規避的掌法!

    不過,很遺憾的是,掌風雖烈,卻與李豹擦肩而過。

    越是往后,所遇到的修士就越強,而王朝禁衛豹子頭可是其中的佼佼者。

    那一聲宛如野獸般的咆哮,使得所有人都震撼不已,所出之爪,大有一種山河崩塌的氣概,所出一招一式,充滿了狂野的力量。

    這里發生了激烈的戰斗,卻也沒有絲毫掩蓋其他地方的殘酷。

    一場又一場的戰斗在清水洞各個地方打響。

    先前洞府的地形錯綜復雜,交替頻繁,容易讓人迷糊,而越到深處,就越是一條直路,這將遭遇危機的可能提升了無數倍。

    同時,李豹這邊的激烈戰斗深深吸引了將蓮花教屠殺至盡的燈籠獸,它咆哮一聲,立即朝著這邊趕來。

    ……

    每一個地方的激斗都使人驚心動魄,八荒強者齊聚首,時間飛快流逝,不知過了多久。

    李存孝也是一路上披荊斬棘,帶著南宮晴雪殺出了一條血路。

    這時候到達了清水洞的中部,再也沒辦法躲躲藏藏的了,有些時候必須出面一戰。

    為了爭奪至寶,此時的李存孝大顯戰神風采,以一敵眾,仿佛重回巔峰,一身耀眼的紅光燦爛奪目。

    將那群不知名的修士擊敗以后,南宮晴雪還不忘過去檢查死沒死,沒死的她就上去補刀,順便收刮他人寶貝。

    一圈下來又屁顛屁顛的跑回李存孝身邊,激動道:“李將軍,這些人可真有錢,身上藏了好多寶貝。”

    趁著休息之際,大小姐立即盤點起了琳瑯滿目的戰利品。

    道:“這些人也真是的,都那么多寶貝了還來爭奪至寶,有我李將軍在此,都不怕死的嗎。”

    李存孝立即運功療傷,不忘說道:“小雪別亂說,如今世道蒼茫,我再也不是天下第一了,方才解決這些人也費了我不少力氣。”

    自從正邪之戰與邪神教戰天狂魔交手以后,李存孝就對自己的實力有些不自信了,特別是后來趕到紅石峽與南宮無天聯手撼天煞。

    如今的人成長速度超乎了他的想象。

    這也給了李存孝極大的挑戰,身為天下第一的他,決不能再墮落下去了,所以才決心要來爭奪至寶。

    同時,也是為了心心念念的蘇仙子呀!

    李存孝深吸一口氣,總算是緩和了身體的傷勢,打量著四周,嚴峻道:“小雪,接下來可能還會遇到更多的危險,所以我們最好快點趕路。”

    越是往后,地勢就越單一,所遇到的敵人就越強,所以不能在這里耽誤太久,不然等所有頂級高手都聚集起來就麻煩了。

    南宮晴雪笑道:“我才不怕呢,只要跟將軍在一起,一起死又何妨!”

    李存孝真搞不懂這大小姐為何那么執著,同時,他的內心終于有所波動。

    他苦笑道:“這可萬萬不得那么說,我們是來爭奪至寶的,而不是來送死的,若是不會死,就千萬別死。”

    南宮晴雪很認真的點點頭,道:“將軍你放心,要是真遇到了什么困難,我就將我爹給召喚過來。”

    “嗯?”

    見李存孝又驚又喜,南宮晴雪搓了搓鼻子,笑道:“你不知道吧,自從靈氣復蘇以后,我爹爹就給了我一個卷軸,只要解開封印,我爹就能通過傳送門傳送過來。”

    “這樣……”

    若是能得到南宮家主的支持,那再好不過了。

    說完,李存孝便也放下心來,南宮無天如今也成長到了極為恐怖之境,據說他已經在突破地仙境的路上了。

    而且正邪之戰過后,南宮與西荒聯盟,若是能托大小姐的關系,借個面子,說不定八荒群雄倒也有些忌憚,便不敢貿然對他們輕易出手。

    這也為他爭奪至寶提升了更多贏面。

    “事不宜遲,我們速速進發!”

    “好!”

    鬼影重重,殺意綻放,正當兩人即將再次出發之時,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那股隱藏在暗處的殺意波動可怕得讓人窒息。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李存孝立即握緊了手中的無雙方天戟,死死盯著前方那道黑影。

    “我說是誰在這里進行如此激烈的戰斗呢,原來是當年天下第一的李將軍啊!”

    來者看著滿地的尸體,卻沒有驚訝的意思,很顯然他是知道對方的實力的。

    對方既然認得自己?

    李存孝昂首:“你是何人?”

    那名黑影輪廓模糊,讓人看不清具體外貌,但那股黑暗卻能在夜里閃閃發光,顯得匪夷所思。

    “在江湖上,我被稱之為陰陽師,出自見面請多關照啊李將軍。”

    李存孝冷冷道:“你敢攔我去路,說明你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