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厲少,夫人又闖禍了 > 第2097章 別動厲行
 皇甫慈一聽有些生氣了,瞪了蘭明珠一眼:“你以為我樂意跟你拍嗎?

我還不是被逼的!”

“你被逼?

被逼就不要拍,你不愿意,他們還能拿槍指著你不成?”

蘭明珠被氣笑了。

皇甫慈一聽,冷艷紅唇輕勾,冷笑道:“你這意思,我上趕著要跟你拍照不成?”

蘭明珠俊臉微赧,他并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就是話趕話就說出來了。

皇甫慈也看出蘭明珠的心思,她走前二步,縮短了倆人的距離,然后低低地道:“你見過哪對要結婚的夫妻,連婚紗照都不拍的?

如果你不想他們起疑心,最好我們互相配合走完這最后的幾步。”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蘭明珠自然清楚,不管是拍婚紗照,還是結婚,他們都是身不由己。

出生在這世家大族,很多事情他們本來就沒有選擇的權利。

從出生那一刻起,命運之輪就根據既定的軌道開始轉動,只是他一直不甘心于此,想要掙脫這個桎梏,卻又力不從心而已。

蘭明珠神色黯然點了點頭:“好,什么時候拍?”

見蘭明珠想明白,皇甫慈也不再揪著剛才的事不放,于是退開了去,紅唇微微彎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柔聲道:“等你身體好點,你氣色看起來不怎么好,拍照也不會好看。”

她這話明著關心,實則譏嘲蘭明珠丑。

蘭明珠哪里會聽不出,只不過不想同一個女人做口頭之爭。

“好,那就等我病好再說。”

倆人這一番談話總算達成了共識,皇甫慈見目的達到,也不多做停留,便向蘭明珠告辭要走。

只是沒想到她話音剛落,蘭夫人就從里屋走出來,笑著說:“皇甫小姐,你這就要走啊?

不如吃過飯再走不遲。”

蘭夫人對這個準兒媳自是十分滿意,世家嫡小姐,高貴得體,溫柔賢淑,比之那厲司鳶強十倍都不止。

身世背景更是厲司鳶比不上的,這樣的女子嫁進蘭家,既能給蘭家帶來驚天的權勢財富,也能給明珠強大的助力,她真是太滿意了。

蘭明珠不想皇甫慈在家里多留,他也不想這么早就演戲給家里人看,以后結了婚每天都要演,能躲過一天是一天。

于是他看著皇甫慈故意說道:“你剛才不是說約了朋友不能遲到?”

一聽蘭明珠這樣說,皇甫慈哪里有不明白的,這不是變著法子趕她走嘛。

皇甫慈暗地里狠狠瞪了一眼蘭明珠,好像她多稀罕在這里待著似的。

轉臉正向蘭夫人,皇甫慈臉上帶笑,口吻抱歉:“伯母,你看我等會確實約了人,實在不好意思啊。”

蘭夫人忙道:“沒事,沒事,既然你約了人,自是不能爽約,那改日再來家里玩啊。”

“好的,謝謝伯母。”

皇甫慈又是柔柔一笑。

蘭夫人又扭頭看向蘭明珠道:“明珠,你送送皇甫小姐。”

“她有車,不用……”“好的,那謝謝蘭少爺了。”

皇甫慈沒給蘭明珠將話說完的機會,就故意接口道。

“伯母再見!”

皇甫慈朝蘭夫人告辭,抬腳先走了出去。

蘭明珠沉著臉,在蘭夫人期待的目光中,也慢慢跟了上去。

蘭家大門口,蘭明珠將人送到這里,就停了下來。

“慢走,皇甫小姐。”

蘭明珠淡淡說道。

皇甫慈見他這幅矜持冷淡的模樣,倒是起了一絲調戲之心。

她故意挨近了一些,近到可以聞到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薄荷香味,有點熟悉,又好似有些陌生。

皇甫慈神色一變,記憶里的那個味道她又怎么會忘記!她喜歡的那個人,就最喜歡用這個味道的香水,久而久之,她也就習慣了這個味道。

可蘭明珠不是那個人,他也永遠替代不了那個人,只是倆人身上的味道相似罷了。

想到這,皇甫慈收斂了玩笑的心思,跟蘭明珠隔開了幾步遠,然后點頭告辭離開。

皇甫慈背影漸漸消失,蘭明珠臉上冷淡的神色慢慢褪下來,臉上露出一絲若有所思之色。

這個女人,剛才又想玩什么花招?

晚飯后。

蘭明珠正要上樓,蘭都統叫住了他。

“你來書房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蘭都統說完也不等蘭明珠回應,直接朝書房走去了。

蘭明珠頓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蘭明珠走進書房,就見到蘭都統已經坐在書桌后等他。

“找我什么事?”

蘭明珠淡聲問。

蘭都統早已習慣了自己兒子這幅從小就高冷的模樣,故也沒在意,問道:“聽說今天皇甫小姐來了?”

“嗯。”

蘭明珠輕應了一句。

蘭都統也沒指望這個兒子會主動跟他說皇甫慈的事,故又問道:“那她來找你是什么事?”

“拍婚紗照。”

蘭明珠如實說道。

“哦,這個確實要計劃了,你們的婚禮就在半月后,婚紗照最好是這幾天就拍好。”

蘭都統點點頭。

蘭明珠沉默不語。

“只是這樣?”

蘭都統又問。

蘭明珠反問道:“那您覺得還有什么?”

蘭都統不語,他沉思著,怎么覺得這皇甫慈最近來家里勤快了些?

難道真是因為對明珠有好感,所以才來加深感情?

蘭都統又覺得事情好像不是這樣,感覺就是不對勁兒。

“你趕緊把身體養好,還有,這次我是看在你面子上不跟那厲行一般計較,如果下次他再敢犯你,我一定不會饒過他。”

蘭都統說著語氣狠戾起來。

他蘭家人受了欺負,肯定是會千百倍向仇人討回來,這一次還真便宜了那個姓厲的。

蘭明珠有些不耐,說道:“都說了跟厲行沒有關系,是我自己跟手下較量時不小心受的傷,您怎么揪著不放呢?”

蘭都統怒道:“別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那天是失心瘋了?

跟一群人打?

打完一批又一批,你當自己是鐵人不成?”

蘭明珠垂下雙目,纖長的睫毛掩飾了眼底的痛楚。

“我再說一遍,別動厲行,要不然,死的不光是厲行,還有我!”

他是失心瘋了,可也是被自己的親人給逼的,若不是這樣,他又怎么會這么痛苦。

“蘭明珠,你威脅我?”

蘭都統憤怒至極。

蘭明珠不住的點頭:“都是跟您學的啊。”

“好,真好,很好,我饒過厲行可以,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蘭都統突然又道。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