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劍魁 > 三百七十三:歸鄉
    終于在歸墟中見到生靈,李不琢百感交集。下意識的,他便想靠攏過去,但想起江東君的叮囑,他遲疑了一下,便想繞開。

    這時,手中的黑印卻發出強烈的氣機波動,指引李不琢向前。

    入歸墟以來,這路引與浮黎的感應總是若有若無,這還是頭回反應如此強烈。

    李不琢心中心中一動,若有所思想道:“難不成,那長鯨身后就是浮黎?”

    只猶豫了片刻,李不琢終究還是向那長鯨靠攏過去。

    歸墟一片黑暗,他完全找不到參照。他初見那長鯨,還以為它與海中的鯨魚一般,但他在歸墟中飄蕩了數日,卻還沒完全接近。

    這時他才察覺到這鯨魚的龐大,同時,他也看清楚了那長鯨背上的,哪里是什么白光,竟是一輪明月!

    一片淵海沉浮在歸墟中,西沉入海,便由長鯨馱著,在海中洗去鉛華,再度東升。

    李不琢觀這景象,心中震動不已,不知不覺間,他便看過了數十次日升月落,來到那長鯨身邊。這長鯨的大小恐怕不遜于那玄蠶,李不琢在它身邊如同滄海一粟般,毫不起眼。

    “這瀚海之上,應該就是浮黎了。”

    “想不到浮黎竟是這般模樣,這世界,難道也是某個存在締造的小世界所化?”

    李不琢想到這里,神馳意動。

    他奮力向那瀚海之上飄去,想要回歸浮黎,接觸到海水時,卻發覺身體飄飄的。

    “咦,我的肉身……”

    李不琢意識恍惚,卻發現,不知什么時候,自己竟變成了一件衣服!

    “跨越歸墟之人……”

    一道滄桑的聲音響起,李不琢面前那片瀚海狂流涌動,那條長鯨擺尾轉身,兩只日月般的眸子盯了過來。

    “我已許久,未見過了。”

    它靜靜看向李不琢,目光中帶著一絲憐憫——迷失于歸墟中的人終于回鄉,肉身卻遺落在歸墟中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身死,只剩下一點真靈,消耗著最后的執念,將他的遺物帶回了浮黎。

    “前輩是……”

    李不琢恍惚間,沒來得及想自己怎么變成了一件衣服,看著那長鯨,他思緒紛飛,忽然想到在沮由海上,聽泉嬰說過的鯨祖。難不成,這馱負日月的長鯨便是鯨祖?

    “你既得龍綃,又知其用法……

    “與鮫族有舊,我便送你一程。”

    鯨祖話音一落,海潮涌動,李不琢不受控制的被卷入其中。

    他眼前許多光怪陸離的景象飛逝而過,耳邊響起無數聲音,蟲鳴聲、鳥叫聲、風雨聲、船舶聲、耕作聲、織布聲、讀書聲……

    霎那間,光影和聲音都消失了,柳暗花明。只見東極扶桑神木通天徹地,立在眼前。

    那枚黑印在他眼前,化作青煙消散。

    ……

    兩界之爭已過去三月,但東極的動蕩仍未完全平息。李素師坐鎮無冬城中,突然舉目望向行宮外。

    “是我留給趙長青的路引,他竟沒死?”

    “嗯?不是趙長青,帶這路引回來的人,竟死在歸墟中了……”

    “不是趙長青,何人竟能跨越歸墟?也罷,他既已死,便對浮黎沒有威脅。”

    李素師收回目光。

    ……

    神木之下,沮由海岸。

    海風中,一件衣裳飄蕩不定,終于落到海面上。

    過了一陣,海面翻起白浪,一頭鯨魚浮起。泉嬰坐在鯨首,捧著那件衣裳,在衣裳的內袋里,掏出一枚翡翠色海螺。她怔了許久,東西張望,卻沒見到半個人影。

    ……

    李不琢大概明白,自己的肉身不知何時已遺落在歸墟中。甚至,他連神魂和法相也無法感應到了。

    他不知自己現在是以什么狀態存在,他見到兩界之戰中死去的將士埋骨神木腳下,墳塋連綿占據了十里方圓。新建的城垣巍然盤踞,家家戶戶門口,黑紗迎風飄蕩。

    他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也無法與人接觸,只能看見別人在做些什么。

    他從神木腳下來到沮由海邊,倒是比普通人快許多。海風一吹,他便能借力飄出老遠。

    他就如無根之萍,一時不知該如何自處,只好借著僅存的一些意識,努力辨認方向,朝著幽州的方向飄去。

    一飄,便不知經年幾何。他的意識逐漸淡薄,許多往事漸漸回憶不起來,到后來甚至完全忘卻了。人活著就是為了個念想,這句話李不琢在許多人口中聽過,往日他以為自己懂了,現在才終于徹底明白。他的念想正在消散,拔除所有念想以后,剩下的自己,又是什么呢?

    漂泊不定間,他不知何時來到一座懸空之山下。懸空山下,一年輕僧人與一位老僧在樹下對坐談經。

    李不琢見那年輕僧人有些眼熟,但他已忘記許多事,卻記不起自己何時見過他了。那老僧,他好像也與之有過一面之緣,但也記不起名字。

    好奇之下,他便在一旁觀看二人講經。他聽不到聲音,但二人談經之時,山下走獸飛鳥竟聚集了過來。

    李不琢剛走過去,那年輕僧人卻把頭轉了過來。李不琢詫異地讓了讓身子,那僧人目光卻緊跟著他移動,這時,那老僧也轉頭看過來,敲了下木魚。

    那木質的木魚,竟發出金鐵之聲,振聾發聵。

    李不琢一直聽不到其他聲音,這時,不光聽到木魚聲,又聽老僧張口唱了一段偈子。

    “非想亦非非想,至極靜妙無常。若是人間無我,蓮花生就何方?”

    唱罷,老僧收起木魚,與年輕僧人一道離開了。

    李不琢停在原地,若有所思。

    ……

    懸空山山道。

    年輕僧人走在青石階上,說道:“方才那人曾在梨山之下,于我有點化之恩。不知遇上了什么劫難,竟只剩一點真靈了,多謝蓮華法師出手相助,幫我了卻了這一段因果。”

    “我如何了卻得了你的因果?我助他,也是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罷了。”老僧人搖頭,“但歷劫之人,化解劫數只能靠自己,我即便開口點化,如何領悟,也全憑他自身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