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七二五章 有內情?豬隊友
    “……”

    黃崇沉默無言,臉上帶著明顯的憤怒。

    他手中拿著幾張泛黃的信紙,黃崇殺了三個為惡的南洋降頭師,后來在抄家的時候,找到了這些信紙,上面的內容一看就是和修行界有關的,于是就交給了黃崇,紙張和文字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上面所寫的內容,就很有意思了。

    在信上,屢次三番提到了來一個名字——劉士風,也就是黃崇在這個世界的便宜師傅。

    基本上所有中華修行界的修士都知道,劉士風當年是被南洋降頭師說殺,當初為了找出殺人兇手,不僅僅是茅山派,可以說說大半個修行界都“雞飛狗跳”了好一陣子,劉士風的人緣和關系太好了。

    花了小半年的時間,才找到兇手,黃崇也親自手刃仇人,報了殺師大仇。

    黃崇還因此得到了殘本的《天師道典》,對黃崇影響頗大。

    而這件事,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至少在當時看來是這樣的,黃崇當初也曾經懷疑過,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故意將自己師傅的情況泄露出去,否則怎么會有南洋降頭師找上門呢?

    這不科學。

    可是一番努力之后,依舊沒有發現任何問題,一切都是巧合。

    這件事,這也就告一段落了。

    只是,手中這幾封信卻告訴黃崇,事情似乎沒有那么簡單。

    這幾封信中并未透露出確實有效的信息,這些都是那個殺害劉士風的降頭師所寫的,其中多次提到他已經找到了一個得道全真的修士,而且通過線報,他確定那個修士名叫“劉士風”,如今已經是身受重傷,修為不再,是很好的下手目標。

    他希望能夠得到師門的幫助。

    這就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這個所謂的“師門”,究竟是什么?

    那個降頭師不是因為得罪了天主教,而導致修為大減嗎?他不是自立門派的人嗎?怎么會有師門?他殺劉士風,不是為了修復自己的傷勢嗎?他不是已經來華夏很長時間了嗎?

    第二,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從信中的行文可以看出,那個降頭師找到了一個神秘的內線,就是這個所謂的“內線”將劉士風的消息告知他,這才導致劉士風最終被殺。

    “老頭子,你死得那么冤,也不給我托個夢。”黃崇說著,面無表情地將信封收好。

    他準備南歸,離開了四年,也該回去看看了,找個時間,到南洋去走上一趟,關于劉士風的事情,一定要搞清楚。

    ……

    “奇怪,怎么沒人?”黃崇來到了九叔義莊,只是這里卻空無一人,大晚上的,能到哪里去呢?

    “今天是鬼節,師兄他們怎么還出去?”黃崇眉頭一皺。

    “難道是去戲班哪里以防萬一了嗎?這沒道理啊。”

    七月十五,道家稱其為“中元節”,佛家稱其為“盂蘭節”,而民間則是俗稱其為“鬼節”。

    這一天,是地府鬼門關大開之日,鎮上的居民們都有忌諱,所以這一日各家店鋪,都會早早地打烊,人們也是早早的歇息,謹防沖撞了陰鬼,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而這一天在戲班里,還會特意的安排上一出戲,這戲是專門唱給在這天出來的鬼聽的。

    “算了,我去看看吧。”說著黃崇打開了法眼,找到了鎮子上陰氣最盛的地方,戲班因為是要演給這天出來的鬼來看,就找了處住宅較為稀少的地方,距離義莊不是太遠。

    “嘎嘎嘎……”還未到戲班,黃崇就聽到鬼叫的聲音,還未等黃崇想清楚是怎么回事,突然前面就出現了兩頭鬼,朝著黃崇這邊而來,兩頭鬼看到黃崇之后,登時大喜,撲了過來。

    “哼。”黃崇冷哼一聲,手中翻出一個八卦鏡,八卦鏡閃爍著金光,對著兩頭鬼,低喝一聲:“收。”

    “嘎嘎……”兩頭鬼發起凄厲的叫聲,驚慌失措地想要逃跑,可惜被金光籠罩之后,他們根本動彈不得,被黃崇收入了八卦鏡之中。

    “這是怎么回事?”

    “不會是又遇到劇情了吧。”黃崇突然想到了這種可能,這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在這個位面,他經常遇到這種情況,所以黃崇才會強烈懷疑這是手指故意的。

    貌似電影《僵尸至尊》一開場,就是因為文才不知道厲害,竟然去搶座位看戲,然后被女鬼所迷惑,這才導致看戲的眾鬼魂被放走,這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故事。

    “文才還是那么不靠譜嗎?不會吧。”黃崇眉頭一皺,如果按照電影劇情的話,文才簡直是蠢到家了。

    都四年過去了,家樂都已經成家立業,文才總不能還和電影上那般不靠譜吧,在中元節跑去和鬼一起看戲,這貨真的是九叔的徒弟?

    “果然!”

    還未入戲園,黃崇就看到里面一片混亂,一眾鬼魂正在興奮得四處逃跑。

    九叔焦急的拿著一個口袋,收這些鬼,但是這些鬼畢竟一心想要逃跑,而九叔只有一個人,還真是忙不過來,如果要將這些鬼魂擊殺的話,九叔自然是沒問題,但是這些鬼魂并不是大奸大惡之徒,九叔不忍制造殺孽,所以只是將他們收入袋子中。

    收和殺,這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難度,九叔手忙腳亂。

    而文才和秋生好像中了定身術,一動不動地站著,看來這次的動亂,和這兩家伙也是分不開,真是豬隊友。

    “師兄,我來助你。”黃崇高喊著,手持八卦鏡,腳下一蹬,頓時身形就好像化作了一道閃電一般,飛躍到場中。

    “定身術!”

    腳一站到地上,手中八卦鏡的光芒更是明亮,在這八卦鏡的鏡面之上更是只直飛射出了一道明亮的光柱,這道光柱直射了出去,每照到一只孤魂,這只孤魂便靜立不動。

    “師弟來得正好。”

     PS:本來在大綱有軍閥和世俗的情節的,但是為了不404,還是算了,這段劇情就跳過吧,心驚膽戰啊,另外求支持,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