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真不是學神 > 第1624章 往日碑,過去,現在,未來
    乾圖羨慕妒忌恨的情緒泛濫中,接連斬獲至寶的完述也大笑一聲,收起星辰珠就讓開了身子,“諸位,我是暫時滿足了,你們誰想上都可以自便。”

    完述現在遠遠沒有破產,拋開洗世霞,他也至少還有幾百次賭下去的機會。

    現在及時讓位就是想要適可而止,像之前的主律也沒有破產,卻在乾圖話語中爽快讓開了位置,就是怕其他神明旁觀的太眼紅,一般的神明如乾圖、陰昊之類也就算了。

    但若是把羅真、羅定刺激的太狠,就未必沒有后患了。

    完述此刻的心情和之前主律是一樣的。

    不過在他笑聲下,一群神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誰直接接位。

    完述也愣了,“怎么,沒有誰上去嘗試了?”

    祝冉嗤笑道,“你當我傻啊,之前主律連爆兩件至寶,乾圖再上去,一直虧損到破產都沒收獲,你連爆之后,我估計上去也是白送,還是在等等看吧。”

    “……”

    完述無言以對,主律都笑出了聲,只有乾圖臉色發黑的厲害。

    就在這時蘇恒踏出一步笑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嘗試,那就換我來試試。”

    蘇恒一出,所有旁觀者都目瞪口呆。

    瞠目之余,祝冉的表情也變得極度精彩,沒辦法不精彩,就像他說的那樣,主律連爆兩件至寶后,乾圖接位輸破產,那再有一個完述連爆后他若直接上,或許也會像乾圖一樣倒霉。

    出于這樣的顧慮,他以及陰昊等都沒有去嘗試,可蘇恒呢?蘇恒是有洞察未來道法的。

    不客氣的說,在此刻這一座置寶臺的強者,會一直留在這里旁觀,或者是有不少強者在其他地方聽了消息后刻意趕來,全是因為蘇恒,對方會洞察未來,他來這里代表的意義太大。

    現在蘇恒上了??

    那剛才他若是接位,豈不是……

    乾圖情緒極為精彩時,羅定等神明也紛紛關注無比的看了過來,全都盯著蘇恒。

    就連人族一票神明也激動了。

    在數百眾矚目下,蘇恒才笑著抓出一件件寶物丟了進去,前三次全是垃圾,第四次……第四次后伴隨著一顆充滿純粹創世之力的星辰珠出現,全場轟動。

    “嘶,這么快又有星辰珠?”

    “這,這一顆的濃度?創世指數?要爆炸!”

    “四萬度,這是四萬度出頭的星辰珠?噗,太猛了吧,有了這樣的星辰珠,你就是給我一個中位神種神座也不換啊。”

    …………

    這次不止出了星辰珠,還是四萬度以上的,刺激的方覺、羅定都有些無法壓抑克制了。

    就像某位神明驚呼的那樣,四萬度星辰珠,還真是給一個種神座都不換的,原因很簡單,四萬度星辰珠,你可以直接去提升你已經掌握的,基礎性23或24級的道法。

    一口氣就是提升到二十七或二十八級層次。

    中位神種神座雖然也很強大,但和你掌握的神國不匹配,就只能從19級99開始提升。

    就算你用種神座提升后,后續發展也會很便利,容易的多,但哪有四萬度星辰珠,直接提升現在來得快,來的直接??

    一個個老牌神明呼吸都變的粗重無比,完述則是一拍大腿,慘叫起來,“太坑了啊,我應該多堅持一下才對。”

    蘇恒上去,才第四次兌換就換出來四萬度星辰珠?那他之前若沒有退開,豈不是也有機會,希望實現這一幕?

    這一刻,完述心情比祝冉都更崩潰。

    來一顆四萬度星辰珠,他的實力就能一路直追方覺、御陽、永逐之類強者了,不再是在復神殿里吊車尾啊。

    完述慘叫下,人族強者群里,朱煒重也大笑起來,“完述,你就是剛才沒有退下來而是繼續,只要投放寶物繼續兌換的次序、時間點變動一下,能換出來的寶物就也是隨機的,很難有機會拿到這顆星辰珠的。”

    這是事實。

    蘇恒最初過來,是感知到羅定輸大了后,方覺接位,會兌換出來一個蘊含25級重力神國的種神座,可他來了就擾亂了未來,羅定提前叫了一批游空族殺來,后續就變得亂七八糟了。

    原本在最初的時間線里毫無存在感的主律、完述都大賺特賺了呢。

    剛才完述不下來,也拿不到這顆星辰珠的,這同樣是蘇恒等到現在,最大的收獲。

    歡欣的收起這顆星辰珠,蘇恒繼續投放起來,三萬度星辰珠他已經有好幾顆了,最初若是全拿給父親,單一發展一種神國道法,他父親都能向神王層次邁進了。

    若是培養多個神國道法齊頭并進,能修煉出多種基礎性24或25級的道法,會比羅定更加強大而全面。

    又多了一顆四萬度星辰珠?這選擇無疑也更多了。

    幾十個呼吸一晃而過,蘇恒又持續投放四十多件寶物,伴隨著一件天地靈寶現世,現場又轟動了。

    “靈寶往日碑?該死……”

    第一神羅定,都忍不住低罵起來,他發現自己要被活活刺激死了,這一個靈寶往日碑,是蘊含著澎湃時間異力的寶物。

    功效?這可以讓強者,借助往日碑的功效,跳出時間長河改寫過去。

    舉一個簡單例子,一個壽元即將耗盡的巨頭,吞服了一株延壽一世寶藥,讓自己獲得了第二次生命,但他若在幾年后就晉升神明成神了,壽元無限漫長,那吞服過的延壽寶藥是不是浪費了?

    正常情況下,那就是浪費了。

    但你使用往日碑,可以跳出時間長河,把時間線撥回你吞服延壽寶藥的片段,改寫一下,改寫后你還是神明之軀,卻多了一株沒使用的延壽寶藥。

    這只是一個例子。

    就說你幾個月前錯手殺了某巨頭,現在后悔了,使用往日碑,都有概率把已經隕落幾個月的強者,復活!!

    這種復活是有概率,這種復活就是改寫過去,但已經隕落潰散幾個月的強者,不管尸身還是靈魂都被自然星空消化了,你才只是有一定概率,讓對方復活。

    死亡時間越長,復活概率就越低,死亡時間越短,你復活成功率就越大。

    就說蘇恒現在,若想要復活隕落幾天的第八神傷臣?就有大概率做到。

    往日碑的出現,羅定也是剛剛讀懂了這靈寶的功效概念,就妒忌的面紅耳赤起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