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要做閻羅 > 第687章:權力的游戲(三)
        距離蘇赫巴托爾——這個蒙古國和俄羅斯最后的邊界,不過幾十公里。死神卻在這里畫了一個圈。宛若人間煉獄。
        上萬鬼火閃耀天穹,地面上,一道道陰氣如同經歷過禁術洗禮,緩緩飄飛,葉卡捷琳娜呆呆地看著面前的景色,許久,仰天長嘆了一聲。
        結束了……
        跌宕起伏,在死神的逆十字出現的時候,他們是狂喜的。然而誰也沒想到,竟然被命運擋在了一墻之隔的地方。這就是頂尖地府對于一流地府的規格壓制。頂尖地府的準神器,已經相當于一流地府的護國神器。
        這一瞬間,他們決定了沖鋒,這是最后的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雖然面對十三位圣靈發起沖鋒,還僅僅只有一萬禁軍,這是一個可笑而愚蠢的決定。但是,不沖,必死無疑。沖了,可能還有一條生路。
        10%對比100%,他們選擇了前者。然而奇跡之所以奇跡,就是因為不常出現。
        根本沒有觸碰到光之階梯的機會,這只數百年來規格最高的護送隊伍,也僅僅剩下兩位死神而已。
        她靜靜地看著天空,一瞬間,只覺得心如死灰。
        是否,這個世界,除了四常,其他地府永遠沒有發聲的機會?
        為什么?
        為什么我們都做到了這一步,卻得到了如此結局?
        為什么距離那扇門觸手可及,卻偏偏還是倒在了門前?
        連發怒都提不起力氣來,這是真正的萬念俱灰。然而,作為這幕大戲的一角,即使她臨時下線,并不代表其他演員不在線。
        轟……四面八方沉浮的陰云之間,陡然亮起十幾點巨大的鬼火光團。正對中央的葉卡捷琳娜。
        “住手!”沙皇的聲音驚怒交加的響起。然而下一秒,十幾道圣靈陰氣同時爆發!恐怖的沖擊波橫貫千里,翻涌著,沸騰著,燒盡俄羅斯地府最后的野心。俄羅斯東部,華國西部,都能看到蒙古邊界升起的一朵陰氣蘑菇云。
        也在同時,秦夜霍然回頭,光之階梯頂端的人影倏然消失。
        時間仿佛停滯,不過一瞬,秦夜已經看到自己面前走過了一道人影。對方穿著白金色的華貴服飾,帶著鑲滿寶石的王冠。上一秒還在天邊,這一秒已在眼前。因為速度太快,甚至揚起了黑色的羽毛披風。
        看不清面容,但是他能明顯感覺到,路過他身邊的時候,對方深深看了他一眼。
        刷拉拉……天空中陰氣緩緩飄散。葉卡捷琳娜緊緊閉著眼睛,她已經做好了做戰俘的準備——恐怕這是數百年來第一位死神戰俘,如此大的屈辱,現在在她心中卻已經波瀾不興。
        這份屈辱,對比起俄羅斯地府的崛起大業,太輕。
        然而,她卻沒有感覺到圣靈級別陰氣轟到自己身上的感受。她愕然睜開眼,卻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被一層幽藍色的經文保護在內。而她身旁,一位怎樣也看不清面容,足足三米高,衣著華貴的人影霍然懸浮。
        沙皇阿圖魯,俄羅斯地府的真正主宰!
        說不清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他站在那里,和現場所有死神的感覺都不相同。明明也是死神境界。但是……他出現的瞬間,仿佛其他陰差都成為了襯托的星辰,只有他是那輪漆黑的月亮。
        渾身上下都彌漫著洶涌的陰氣,甚至看上去有些不真實。后方的黑色披風列列揚起,足足四五米長,又在盡頭化為一只只漆黑的陰氣烏鴉飛走天際。頭肩部是一種不科學的陰影,根本看不清長相,只能看到兩點金色鬼火,燃起半米之高。
        “大人……”葉卡捷琳娜動了動嘴唇,身上骨骸盔甲倏然化為飛灰,凌空飛揚。她哽咽地牽起蓬蓬裙,到現在都不失優雅,只是聲音嘶啞地厲害:“對不起……”
        “復蘇計劃……失敗了……”
        沙皇沒有說話。
        許久,他才仰天輕嘆了一口氣。
        天不遂人愿……這種酸楚的失敗感飛快在心中發酵。等了多久才等到的機會,如今毀于一旦……從韓國計劃開始,一直到烏蘭巴托復蘇計劃,這條線看起來如此完美,如此無懈可擊。但偏偏……
        然而他知道,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已經確定失敗,那么……接下來,起碼要收拾好這個爛攤子。
        他看向四周,隨著他的目光,四面八方洶涌如巖漿的陰云層層褪去,露出后方飛翔空中的十幾位圣靈。龐大身軀宛若神明。圣靈沃爾夫冷笑著看向他:“沙皇……無名死神,真是好久不見。”
        誰都知道,沙皇親自出面,這幕大戲已經到了落幕的時候。
        也是……瓜分利益的時候。
        “呵……傳說中與世無爭的無名死神,就是這樣的與世無爭?”圣靈菲尼克斯震動雙翼,無數赤紅的鬼火從云層中噴薄而出:“公然違反反禁術條約,等著吧……一個月后,非洲將以圣靈部落聯盟,向世界地府聯盟提起上訴!”
        無名死神兩道鬼火狠狠跳了跳。沉默了許久,他才開口道:“首先,各位有一些誤會。”
        “俄羅斯地府之所以需求怨魂晶,是為了提取其中隔絕一切陰氣的力量,研究新能源。眾所周知,可長久發展的能源,比如陽間的電力,各地地府至今沒有出現。亞里士多德先生也是因此被我國特聘。”
        不管場面如何,臺階還是得找。哪怕這個臺階尷尬到就像白癡頭上戴了朵花。
        “是嗎?”一位圣靈嗤笑道:“放心,地府聯盟接手之后,會立刻派出禁術調查團隊。要研發禁術,僅僅怨魂晶是不夠的。有太多東西可以證明。你……敢接受反禁術調差團?”
        沙皇鬼火跳動地異常激烈,區區非洲部落……國家都沒法形成的東西,現在竟然敢蹦跶在他的面前……如果是世界會議,他早就聯合其他一流地府進行否決,但,不是。
        如果是非洲部落上訴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目光看向秦夜。
        諦聽還在現場!
        華國陰差還在現場!
        四常具有一票否決權,哪怕他們抱了希臘地府的大腿,對方對于審判結果不滿意,照樣可以一票否決!
        “沒有必要。”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這是事實,沒必要走這種復雜的流程。我很抱歉,俄羅斯地府一些不合時宜的舉動,可能造成了大家的誤解。所以……我們有豐厚的補償奉上。”
        嗶嗶毫無用處,沒有補償。我不遠千里來玩蛋?
        戰爭如果不是為了利益,那將沒有戰爭。
        但沒有回應。
        只有一雙雙鬼火眼睛嗤笑著看著他。
        他暗中咬了咬牙:“或者說,各位有什么補償方案?”
        圣靈菲尼克斯終于嗤笑著開口了:“第一,俄羅斯地府永世不得研究禁術。”
        沙皇的胸口清晰地起伏了一下,沙啞道:“可以。”
        “我們……本就沒有研究禁術的想法。我再次重申,這一次是新能源開發。”
        這句話,幾乎是從他牙縫中說出來的。帶著無比的不甘。
        近在眼前……卻遠在天邊。最終發現,不過鏡花水月。
        “第二,俄羅斯地府開放西部和歐洲眾地府交界處,五大S級礦脈——啊……就是兩百年前世界地府大會,貴國宣布的‘洪奇科夫’連體死火山礦脈。”
        “開采權,屬于非洲,時間……一百年。”
        “其中,不得向其他地府開放開采權。不得已任何形式插手,更改契約。并且……免稅。”
        沉默。
        葉卡捷琳娜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俄羅斯地府,華國地府,新大陸,是世界上公認的三大礦產之王。但哪怕這三王,S級別的礦脈也不算多。俄羅斯地府如今不過五十三塊已勘察礦區。其中……洪奇科夫五大連體礦脈是數一數二的富礦,蘊含量高達一億噸!
        多么?
        確實多。這可是S級礦脈,一億噸的含量放在國際上是足以讓其他國家殷紅的資源。然而……
        現場可有十幾個部落!
        每一個部落哪怕每年開采五萬噸,一百年就是五百萬噸——這還是特殊礦藏開采技術要求極高的情況。更不要提……這是十幾個部落!一百年下來……
        至少五千萬噸!
        是不是該慶幸,給自己還留了口湯喝?
        自己一百年后,還能剩下差不多一半?
        這簡直是在心頭上割肉!
        沒有回答。圣靈黑曼巴冷笑道:“怎么?俄羅斯地府財大氣粗,莫非……不愿意?”
        “我……答應。”沙皇死死盯著天空,沙啞道。
        “同時,開放俄羅斯地府十項S級專利,五項軍火方面。五項陰符方面。”還不等他說完,圣靈貝恩朝著他心口又是一刀。
        噗嗤……秦夜幾乎聽到了血彪出來的聲音,難為沙皇了……這種情況,還能硬撐下去。
        沙皇猛然轉過目光看向他們,如果說,剛才是割肉……現在就是放血!
        在心尖上放血!
        陰符專利,武器專利……這是一個國家的立身之本,在往上……恐怕就只有割地賠款了。這就是一群狼,等待著這個好不容易到來的,在獅子身上咬下一塊肉的機會,誰都不愿放過!
        “不答應?”再次沉默,四面八方,陰氣又濃郁了起來。
        沙皇強壓心中的狂怒:“如果不,你們打算怎么做。”
        秦夜柔聲插了一句:“那,亞里士多德,葉卡捷琳娜和彼得大帝,將作為戰俘,在牢獄中等待著你答應的日子。”
        他輕輕撫摸著京巴:“一天不答應,他們一天不會被放出來。”
        死寂。
        數秒歐虎,沙皇有些發抖的聲音響起:“很好……我答應。”
        無論是亞里士多德,葉卡捷琳娜,還是彼得大帝,任何一個被囚禁,這都是俄羅斯地府之恥!
        他只希望這次口頭意向談判早日結束。這份臉……他已經丟不下去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