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末日歸來當奶爸 > 第26章 三巨頭齊聚
    “周浮生,你當我烏鴉真怕了你不成?”

    烏禹拳頭捏的咯咯作響,右手伸出的四根青銅爪閃著寒光。

    他覺醒的能力是獸類狼,屬于近戰型。

    而周浮生覺醒的是火系,屬于遠程。

    雖然異技火球術威力大,一擊可以擊殺一頭時尸。

    可釋放一枚火球術,卻是要準備時間的,這個準備時間大致在三到五秒。

    此時,周浮生手中已經有了一枚火球。

    只要躲開這一枚火球,他有把握在周浮生釋放第二顆火球術之前,殺死他。

    烏禹眼中閃過厲色。

    “烏鴉,你別裝逼,有種來干我!”

    周浮生不耐煩的揮揮手,他目光都懶得轉過去。

    他不信烏禹會在如此大庭觀眾之下出手。

    可他卻忽略了,烏禹骨子里就是個陰邪的人。

    “周浮生,你找死!”

    這股怨氣烏禹哪里吞的下,他低吼一聲,右拳上四根青銅爪朝著周浮生面部刮去。

    這一爪如果刮中,絕對能把周浮生腦袋刮破。

    “叔叔小心!”

    一臉懵懵的陳霏霏,她靈魂之力一直籠罩周圍一米距離,在烏禹動手瞬間,她已經發現,頓時喊到。

    在她喊出的剎那,右手合金短槍同時點出,戳向烏禹。

    “霧草,烏鴉你這個神經病,真動手。”

    周浮生臉色一變,在顧不得繼續和陳牧打聽陳霏霏的事情。

    他身影慌亂的后退,右手火球朝著烏禹甩去。

    可惜,他覺醒時間不久,這火球術又不是如網游那樣,自動鎖定的異技。

    連不動的靶子,他命中率都不足一半,

    更別說此時高速移動的烏禹了。

    轟……

    大火球擦著烏禹而過,轟在水泥地面,一堆細小的火星,朝著四周濺射而去。

    周圍圍觀的沒覺醒的幸存者們臉色大變,如受驚的小鳥一樣,飛快后退。

    一發火球不中,周浮生臉色變了,他腳步蹦蹦后退,右手小臂內,一枚火焰形青銅種不斷顫動,手臂內原本青銅色的氣態異力從青銅火焰種內穿過,變成火紅色,匯聚向掌心。

    頓時,在周浮生掌心上方,出一朵火苗,火苗一出現空氣中的異力自動匯聚,火苗肉眼可見的變大。

    看這速度,大約需要三秒的時間可以形成一枚新的火球。

    可此時,烏禹右拳的四根青銅爪已經快觸到他的臉部。

    他根本支撐不到火球凝聚成功。

    看著飛快逼近的青銅爪,周浮生臉色露出慌亂,他心中閃過悔意,要是早知道烏禹如此神經病,他絕對不會掉以輕心。

    在周浮生覺得,自己要死在青銅爪下時。

    突然一根閃著銀光的合金短槍,出現在他眼前。

    同時,他感覺到左手被陳牧猛的一拽。

    錚錚錚——

    青銅爪和合金短槍碰撞在一起,一聲聲金屬碰撞聲響起。

    只是陳霏霏雖然是雙系神級天賦,可兩個天賦都不是力量型,雙系天賦加成之下,力量才和烏禹一樣達到4點。

    可烏禹是主動攻擊,又有異技加成。她不過是倉促出手的普通攻擊。

    這一加一減之下,陳霏霏的合金短槍不過是阻擋了烏禹一秒,已經被擊飛出去,摔出幾米遠。

    要不是關鍵時刻陳牧的突然一拽,合金短槍肯定會被甩在周浮生臉上。

    “小畜生,竟然你找死,我就先結果了你。”

    看著必殺一擊被破壞,烏禹眼中露出惡毒。

    他青銅色鋼爪一揮,朝著陳霏霏如花般的臉蛋劃過去。

    沒有合金短槍的陳霏霏,她此刻根本沒有任何手段可以應對烏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青銅爪劃來。

    “烏鴉你個神經病,你他瑪給我住手,否則老子轟死你。”

    這時,周浮生手中火球終于凝聚成功,他滿眼血絲的吼道。

    “周浮生,有種你就轟,只要你沒轟死我,我絕對把你大卸八塊。”

    烏禹嘴上這樣說,但他右手卻是一頓,四根青銅爪穩當的停在陳霏霏臉頰旁。

    “霏霏,過來。”

    這時,從烏禹動手后,除了拉了一下周浮生外,沒動過一下的陳牧突然開口。

    “是,爸爸。”

    陳霏霏后怕的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四根青銅爪,退后數步,站在陳牧身邊。

    這時,陳牧臉色平靜。

    只是,在旁人看不見的左手掌心,有著一枚脊髓骨做成的【遲緩戒指】,此時微微一閃,被收入到紫晶玉佩胎記的儲物空間之中。

    同時,陳牧伸出左手,牽住陳霏霏。

    “烏鴉,你唬我?老子今天不轟死你,我不姓周。”

    周浮生氣的滿臉通紅,他右手抬起,就準備朝著烏鴉轟去。

    他不信,這么近的距離,會兩次都轟不中。

    見場面升級,周圍幸存者羨慕的看了一眼周浮生的火球和烏禹的青銅爪,一個個連忙退后數米,已防被殃及池魚。

    但烏鴉也不是個怕事的人,特別這大庭觀眾之下,更不可能認慫了。

    他沒有開口,而是默默舉起右拳,身體微弓,拳頭上四根散發著寒光的青銅爪,表明了他此刻態度。

    空闊的現場,空氣突然變得寂靜下來。

    如暴風雨前的寧靜。

    就在這時,圖書館大廳內,忽的傳出一聲怒吼聲。

    “烏鴉,今天這件事,你必須給我宇文星一個交代。”

    大廳內,出現一男二女。男的虎背熊腰,另外兩女都是中上之色,只是此時一個滿臉憤怒,另一個卻是哭哭啼啼,身體不斷顫抖。

    大門口許多幸存者的目光下意識看去。

    “是宇文星,這下有好戲看了,三大巨頭到齊了。”

    “聽說宇文星為人正派,而且看他情況,明顯是朝著烏鴉來的,莫非今天烏鴉要交代在這?”

    “這陳牧果然是個煞星,他一來就搞出這么大的陣勢,不得了。”

    看清來人是宇文星,現場幸存者忍不住嘀咕起來。

    “宇文星,你又發什么瘋。”

    烏禹臉色難看,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宇文星和周浮生私交不錯的。

    要不然,他憑借著兩個覺醒者的優勢,周浮生和宇文星根本不可能是他對手。

    “爸爸,是那個快遞姐姐。”

    這時,一旁的陳牧腦海中響起陳霏霏的聲音。

    他一愣,仔細看去,才發現宇文星身邊,那個滿臉憤怒的短發女生,正是韻達快遞那個實習快遞員。

    “烏禹你這個禽獸,世界都這樣了,你居然還強女干方慧,你還有沒有人性。”

    看著烏禹不耐煩的模樣,秦珊珊忍不住憤怒的質問。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