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戰天龍帝 > 第2693章 暴露身份
    “卑彌師兄,這兩個家伙,會不會是青龍老祖和玄武老祖的傳承者?”一名恒古聯盟的半帝境強者神色興奮地道。

    他的實力,雖然沒有達到圣子級別,可在恒古聯盟之中,卻是專門收集情報的。

    所以,即便是恒古聯盟的老牌圣子,掌控的情報也沒有他多。

    “哦!你是從什么地方看出來的。”一名容貌極為俊美的黑袍青年,眼中不由有精芒迸射而出。

    他名為卑彌尊,乃是恒古聯盟的老牌圣子,來自于天魔族。

    這一次,他進入太白秘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保護血邪。

    畢竟,無敵神王,即便是恒古聯盟,也要數千年才能夠誕生出一個來。

    所以,他們還是很重要的。

    “第一,這兩個家伙,擁有青龍血脈和玄武血脈,完全符合龍界那兩個大罪人傳承者的特征。

    第二,青龍老祖和玄武老祖當年,跟太白天尊是至交好友,所以,太白天尊將天丹宮中的造化,留給青龍老祖他們的傳承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也能夠解釋,我們這么多人中,為什么就只有這兩個家伙能夠得到天丹宮的造化。”那名半帝境強者連忙將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

    “好,很好,這么說來,他們十有八九就是大罪人的傳承者了。”卑彌尊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殘酷的笑容,體內有可怕的殺機涌動而出。

    “這兩個家伙,五年前就從龍界消失了,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已經進入了祖界,而且還成為了箭心的朋友,他們隱藏地還真是夠深的。”卑彌尊身旁,一名身材極為魁梧的中年強者,不由嗤笑了起來,嘴角布滿了濃濃的玩味之色。

    他名為霸力,跟霸金一樣,都來自于太古龍象族。

    不過,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半帝境,也是恒古聯盟的老牌圣子。

    血邪有這兩大強者保護,加上他本身是一名無敵神王,所以幾乎能夠在太白秘境中橫著走了。

    “大罪人的傳承者,是我們恒古聯盟必殺的對象,今天絕對不能夠讓他們逃了。”卑彌尊冷冷說道,看王八和農民的目光,就如同在看兩個死人。

    “那是肯定了,不過,這兩個家伙,讓霸金他們去收拾就行了,他們的血脈只是達到了覺醒第四層次,絕對不可能是霸金他們的對手。”霸力神色極為不屑地道,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

    “什么?這兩個家伙,居然是大罪人的傳承者,我知道了,我一定會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的。”很快,血邪和霸金等人,就紛紛知曉了王八和農民的身份。

    他們的體內,紛紛有可怕的殺機涌動而出。

    “你們都給我讓開,這兩個家伙,就讓我來碾死。”下一刻,霸金魁梧的身軀,就有璀璨奪目的金光綻放而出,宛如一頭人形兇獸,朝王八和農民急速殺了過去。

    剎那之間,他就出現在了農民的面前,揮舞著拳頭,對他狠狠砸落而下。

    “好強。”農民不由大吃一驚,連忙將青龍帝體催動到了極致,迎向了對方的拳頭。

    霸金,已經將太古龍象血脈,修煉到了覺醒第四層次。

    除此之外,他的體內,還孕養出了七個帝級神胎。

    為了迅速鎮殺王八和農民,這一刻,他將血脈和神胎之力,都催動到了極致,而且還施展出了一門恐怖無比的絕學。

    所以,即便是農民,此時也感到了巨大的威脅。

    砰地一聲巨響。

    下一刻,農民的身體,就宛如隕石般橫飛了出去,就連青龍帝體上方,也出現了無數裂痕,宛如龜裂的陶瓷一般。

    他的青龍帝體,雖然比霸金的太古龍象體要強大不少。

    可是,他的體內,卻只是孕養出了一個帝級神胎而已,跟霸金比起來,相差實在太大了。

    所以,只一擊,他就被霸金所重創。

    “農民,你沒事吧。”一旁的王八,眼中頓時露出了焦急之色,連忙將一門恐怖的陣法催動了起來,朝霸金籠罩而去。

    “這種陣法,也想困住我,真是不自量力,給我破。”霸金忍不住嗤笑了起來,不斷揮舞著拳頭,轟向了王八的陣法。

    啪擦啪擦。

    呼吸間的功夫,王八引以為傲的陣法,就被霸金的拳頭直接轟爆,根本抵擋不了對方分毫。

    并不是,王八的實力不夠強大,而是對方實在太恐怖了。

    哪怕是魂岳,也不見得是他的對手。

    “給我死吧。”就在這時,霸金的身體,突然出現在了王八面前,整條手臂都有龍鱗浮現而出,宛如化為了一根擎天神柱,對著王八橫掃而去。

    “不好!”王八的玄武帝體,防御力可是遠遠比不上農民的青龍帝體的。

    如果被這一招擊中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

    “青龍玄功。”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道身影,突然擋在了王八面前。

    這道身影,赫然是農民。

    這一刻,他將自己所修了的最強絕學青龍玄功催動到了極致,身體化為了一頭數百丈長的青龍,試圖擋住霸金的這一擊。

    “沒用的,除非你將青龍血脈修煉到覺醒第五層次,否則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對手。”霸金冷笑道,絲毫沒有將農民放在心上。

    鏗鏘鏗鏘。

    電光石火之間,霸金的拳頭,就不斷砸落在了農民龐大的龍軀上方,發出了無比刺耳的巨響。

    噗嗤噗嗤。

    農民的龍軀上方,頓時出現了一個個可怕的血洞,鮮血如同泉水噴涌而出,無比觸目驚心。

    可是,他卻絲毫沒有退縮,依然將王八牢牢護在了中間。

    “農民,不要管我了,你快走,這樣下去,你會被殺死的。”王八一邊焦急地大叫道,一邊催動陣法,朝霸金攻了過去。

    可惜,他的陣法,對霸金來說,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王八,我來擋住他們,你快點走。”農民的身后,突然浮現出了一株株古樹的虛影,齊齊朝霸金碾壓而去。

    這是他迄今為止掌控的最強殺招了,居然還抵擋不住霸金,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哼!真是螳臂當車。”就在這時,霸金的身體,突然之間暴漲開來,變成了一頭數百丈長的黃金龍象,散發出恐怖無比的威壓。

    轟。

    下一刻,它龐大的身軀,就如同太古神山朝農民撞了過去。

    這一擊的威力,實在太可怕了,不僅將農民身后的古樹虛影撞散開來,就連農民的龍軀也被撞成了血霧。

    “不。”王八的雙目,頓時變成了血紅色,心中悲憤到了極點。

    “都怪我,要是我的實力能夠變地更加強大,農民就不會這樣了,我實在太沒用了。”王八頓時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

    他真的很想帶著農民,一起逃離這個地方。

    他掌控有一門逆天的陣法,只要他想要逃走,哪怕是無敵神王,也擋不住他們。

    可這個地方,被恒古聯盟的半帝境強者,用小世界之力布下了重重禁制。

    哪怕是他的那門陣法,也根本起不來任何作用。

    這令他徹底絕望了。

    “呵!大罪人的傳承者,也不過如此,霸金想碾死他們,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一旁的霸力,忍不住嗤笑了起來。

    “這個地方,已經被我們的小世界之力所籠罩,別說是他們了,哪怕是普通大帝境強者來了也別想逃掉。”卑彌尊目光無比淡漠地道。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