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還是地球人狠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原來我是真的很不錯
    苦海難渡,對于玩家、NPC又或者是降臨的群演和大佬都是一視同仁的。如今的女兒國就像是一個執念,有的人拼了命想要進去,有的人期盼著能夠出去。

    想進去的,有滿天神佛阻攔。想出來的,有心魔為屏。

    一片苦海橫亙,阻攔了執念,想要橫渡只能放下執念。放下了,便得解脫,便得大自在,但也告別了身為人的最后一絲感情!

    從女兒國主邁入苦海并滿溢出漫天黑云的時候開始,黑白就已經了然,這片苦海絕不是那位創造情殤任務的大佬自己弄出來的,畢竟不論那個大佬有多變態,也不會想著將自己的過往經歷與痛苦都展現在全世界的人眼前看。

    如果那個大佬真的有這種想法,那只能說明其早就已經放下了那些痛苦,但既然放下了就不會再別扭的做出什么情殤任務了,大可以自由NPC甚至玩家的身份進入正常劇情去尋找真愛。

    她沒有,那就只能說明,她還沒有放下,還沒有忘記那些痛苦。

    而苦海的作用就相當于是一把鎖,將她牢牢的鎖在了女兒國,想要出來就勇敢的放下吧!

    聯系到這位大佬作為圣人嫡系的地位,黑白有理由相信,這片苦海其實是圣人弄出來的。黑白沒有辦法知道圣人此舉到底是好意還是存心整人,反正他已經肯定了一點。那就是這苦海想要硬渡就是妄想!

    也就是說,余軒這橫渡苦海的決定看起來像是孤注一擲絕決的一逼,可其實根本就沒有成功的可能。除非……像現在這樣,女兒國主同樣需要邁出一步進入苦海。

    這意味著整個情殤任務的主動權還是掌握在女兒國主的手中,如果她看不上余軒甚至連個機會都不給余軒的話,那只需要穩如老狗的往皇宮里一坐,便能讓余軒知難而退了。

    相反,若是女兒國主不想放棄這個執著的人,那么她就必須同樣承受苦海之痛,用行動表明自己的態度,親自走到余軒的面前。

    (上一章就當彩蛋吧,已經被離家出走,只能讓女兒國主再走一遍苦海了)

    不得不承認,情殤任務真的是個折磨人的任務,這世間也沒有什么比情之一字更讓人為難了。

    也許有人愛的卑微,徒勞追逐跪舔最后卻一無所有。也許有人強勢霸道,俯視愛情俯視伴侶俯視相處中的一切。也許有人自詡看透了愛情,縱情聲色片葉不沾身。也許有人受傷之后依然執著,眼巴巴的期待著那一份真愛再次降臨。

    你可以鄙視任何與你愛情觀不同的人,但其實你的鄙視并不能讓對方失去哪怕一根汗毛。

    現實永遠比你自以為知道的更加深奧,在你鄙視著電視劇里絕癥、車禍、家庭拆散的狗血劇情時,卻不知道在世間的某個角落它正靜靜上演著。只不過你的運氣好沒有遇到罷了。

    一切不過是一種選擇,痛苦與否、幸福與否,只有做出選擇的當事人知道。

    后悔嗎?其實不重要了,人生中誰又沒有點遺憾呢,也許這是學會成長必經的過程。正是有了這點遺憾,一個人的人生才會完整。

    女兒國主所受到的苦難不是誰都能夠理解的,至少黑白就不能理解,因為他畢竟不是當事人。可他知道那份痛苦必然刻骨銘心,遠比人們料想的更加沉重,畢竟她的黑云和余軒的黑霧還是對比蠻明顯的。

    嘩啦嘩啦!女兒國主一步步向著余軒走去,嬌軀纖弱而堅定,速度不見任何減弱,哪怕漫天黑云中全是凄厲的慘叫。

    轟隆隆的滾雷仿佛自天邊而來,猛的起風了,這風沒有在苦海中掀起點點浪花,可卻在蔓延上沙灘的時候將一切化為灰色的石質。

    這一幕黑白記得,當初在看電影的時候就是原版劇情。據說那是一段詛咒,一個對女兒國所有人的詛咒。所以你看,女兒國地界就是一個牢籠,別以為一整個島的百合生活就能夠多么幸福,有沒有男人跟幸福與否其實沒有什么關系。她們只是就那么活著罷了。

    灰色的石質隨著女兒國主的行進而蔓延,在它快要蔓延至島上樹林的時候,一道道黑影卻是落在了林邊。

    那是一個個英姿颯爽的女戰士,她們身著勁裝腰懸寶劍,她們身背長弓目光若星,她們都在注視著女兒國主的背影,哪怕灰色石質已及腳下,她們的眼中不見半點恐懼,有的只是對自由的渴望!

    石質開始順著她們的腳面爬升,接著是小腿、腰際、胸口,最后將那張期盼著未來的笑臉固定。

    又是一片黑影從樹林中走出,這些晚一步到達的女子都穿著迥異于勁裝的紗裙,看起來很美也很柔弱,但她們沒有半點退縮,她們眼中對于自由的渴望絲毫不比戰士們弱。

    僅僅片刻后,她們也變成了灰色的石人。石質繼續朝深處蔓延,樹林慢慢的失去綠色,山川和河道也跟著凝固灰敗,整個女兒國都在喪失著生機。

    對于這些NPC,黑白從她們的眼神中基本可以判斷出并沒有群演的加入,否則她們應該像身后那些泡在苦海中的仙佛一樣各種嘈雜才是。

    說起來這些群演也是不容易,從一開始就進入了黑白的節奏之中,整個過程都跟一幫傻子似的,別說演繹出仙佛的氣象了,就連一個高手的氣勢都沒整出來。

    黑白緩緩抬頭瞄了一眼同樣在觀察的滅霸,此時他望著那不停蔓延的石質臉色越發紫黑了。

    說起來滅霸是個專精力量法則的強者,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就不了解魔法和其它的能量形式,能夠讓他這么慎重觀察,顯然這種石質的詛咒定然非同小可。

    不過現在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余軒和女兒國主終于在苦海的中心相遇了,兩道視線的匯聚就像是永恒,雖然彼此眼中的對方并不完美。

    余軒此時面容枯槁、須發皆白,原本青春壯年的小伙子活像個飽經滄桑的老頭子。女兒國主的黑云此時已經將整片天空遮蔽,不見一絲絲日光,有的只是凜然的殺意和凄厲的呼嘯。其中有多少無辜的生命消逝,又有多少鮮血遍灑,在女兒國主成為大佬的過程中又曾經歷過多少違心的曲折。

    黑白靜靜的看著,好一會兒,眼睛有些尷尬的左右掃掃,“這是……誰按了暫停鍵嗎?”好吧,此時并沒有人回應他的調侃,可余軒和女兒國主陷入了靜靜的對視卻是不爭的事實。

    黑白抿了抿嘴,他不明白兩人都在猶豫什么,苦海的水還在微微蕩漾,黑云和黑霧還在不停嗤嗤亂冒,你們倒是給彼此個擁抱啊,實在不行轉身出家當和尚尼姑也好啊,至少弄個結果出來,總比站在這里讓苦海侵蝕要好吧!

    砰砰砰!轟!

    能量的劇烈浪涌讓黑白臉上多出了一點苦澀,這一次次的沖擊說明鎮元子已經快要從黑白的招式中脫身出來了。這顯然是一種非常暴力直白的脫身方式,鎮元子并沒有弄明白了黑白招式之中的奧妙,也沒有對空間法則有什么更加深奧的理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算鎮元子脫身出來對黑白也沒有什么威脅了,因為黑白還可以用同樣的招式困住他,但問題是,鎮元子絕不會傻傻的再次中招,就算弄不明白招式奧妙難道還不能閃避嗎?

    就像電影中的鷹眼一樣,閃避能力真的是一種好能力,鎮元子畢竟有著強大空間能力的設定,一旦專心閃避那黑白就別想抓住他,而鎮元子卻可以輕易去針對余軒。

    所以這就是問題所在,一旦鎮元子脫困,整個任務就失敗了!

    “上去啊!親她瑪的!”

    黑白怒吼,聲音從大陣中悠悠蕩蕩的傳到苦海之上。大陣中的仙佛們愣了愣,外面發生了什么?這是什么話?到底是親她還是親她瑪的?

    余軒還是沒有動,還在與女兒國主互相對視,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什么。

    黑白鬧心的揉了揉太陽穴,發現天上滅霸難得的露出一副死魚眼在盯著他,那眼神像是在向他無情的控訴著,你咋就找了這么個豬隊友呢?是不是想著不完成任務就不算完成承諾,好賴掉俺的靈魂寶石?

    黑白嘴角抽了抽,他被鄙視了啊,被有著一雙死魚眼的紫薯精鄙視了啊!

    老實說,黑白原本以為余軒在見面的一瞬間就會用一個熾烈的擁抱融化女兒國主呢,畢竟他之前的感情那么劇烈。誰知道這貨關鍵時刻竟然猶豫了,也幸好艾倫等小伙伴已經掛了,否則見到這場景肯定會化身板磚砸你的后腦勺。

    時間繼續無情的流逝著,余軒似乎終于動了動,不過動的僅僅是一點眼眶,黑白若非是一直盯著,他都看不出來那微乎其微的改變。

    嗯?詫異的張了張嘴,黑白突然間明白了,原來這不僅僅是靜默,而是兩人在互相傳遞著什么。

    黑白眉頭微微皺起,一縷精神力匯聚的絲線向著兩人中間延伸過去,果然在快要抵達的時候察覺到了一絲精神力的波動。也不知道兩人到底在溝通著什么,只是感覺余軒的氣場有點改變了,如果說之前是熾烈如恒星,那么現在就是在那股熾烈中多了一絲清涼,一點點理智!

    理智?

    黑白有點哭笑不得,人們都說陷入愛情中的人智商為零,這若是一直執著下去也就罷了,可當理性驅趕感性的時候,往往也是改變的時候。余軒這貨不會真的轉身出家吧,這特么不是雷劇劇本啊,也不需要什么精神戀愛。她就在你的面前,你特么伸出手將她拉過來就完事了!

    當然,愛人之間確實需要坦白,黑白也真的很好奇,女兒國主到底跟余軒說了什么,能夠讓余軒在炙熱的愛戀中多出一分理智。嗯,難道是在說‘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是隔壁老黑的’?

    ╮( ̄▽ ̄)╭

    終于,局勢發生了變化……鎮元子出來了!

    一串劇烈的震爆連響,讓全程看劇的滅霸都有點措手不及,接著拂塵萬千銀絲匯聚成一柄巨劍當空斬下。

    滅霸有心想暫避鋒芒,可身形剛剛一動就發現整片空間都被凝固了,即使是動用空間寶石也很難在瞬間脫出,索性心中一狠,力量寶石能量狂飆,紫色的光焰纏繞拳頭,迎著銀絲巨劍狠狠捶了上去。

    黑白嘴角抽了抽,身形也跟著展動,咻的一聲出現在了余軒的身后,船槳大砍刀斬出玄妙的弧線劈向虛空。

    叮!吟!

    金屬交鳴響徹海面,火星一剎那綻開,讓被黑云遮蓋的海面上多出了星星點點的光明。光滑如鏡的海面上映照著黑白牙根緊咬滿面青筋的畫面。

    鎮元子身形被震退了數米,手中不再是拂塵竟是一柄木劍,漆黑的木劍在黑暗中竟然還有那么點隱形的效果。

    “哎呦,想不到已經進行到這個程度了呢!”鎮元子偏頭看了看黑白身后的余軒與女兒國主。

    黑白卻沒有跟他繼續調侃的意思,一看鎮元子停頓馬上就是一招重疊的時間亂流丟過去,只可惜已經中過一次的招數可真沒有那么簡單的再次命中,鎮元子早就提防著黑白有此行動。

    僅僅是精光一閃,鎮元子就消失在了黑白眼前,再出現的時候竟然是女兒國主的身后!

    “臥槽!”

    黑白心頭有著千言萬語不吐不快,可臨到嘴邊因為學識有限只能化作一句臥槽了。身形跟著展開,大砍刀一旋再次準確的砍中木劍。

    好吧,現在黑白不光要保護余軒了,甚至還要保護女兒國主呢!

    “對女人動手,你算什么男人?”黑白上來就是一句嘲諷,他也不知道這嘲諷對于鎮元子來說有沒有用。

    “呵呵,也沒見你對女人有過留手。”鎮元子果然回應了,可回應的時候身形一點都沒停,依舊在不停的圍著余軒和女兒國主刺擊。

    也多虧了黑白領悟的是時間法則能夠預測下一次攻擊的方向,這要換個人的話怕是根本擋不住如此猛烈的攻勢。

    “我那是尊重女性,男女平等你知道嗎?”黑白咧嘴叫道,同時叫出腐蝕之龍將余軒和女兒國王圈圈包裹在中間,又叫出茨木呱懸浮在余軒和女兒國主中間,這樣除了留出兩人對視的空間外將其余地方都占滿了,有本事你就變身成兩人的眼屎吧,否則別想再直接攻擊到他們。

    辦法很粗糙但也很好用,鎮元子一時間確實不好下手了,畢竟腐蝕之龍的防御力不差,而兩人之間也確實沒有瞬移進入的空間。

    可黑白終究還是低估了鎮元子的戰斗經驗,只見其伸出一劍直刺,劍尖刺到一半竟然消失在了虛空中,就像刺入了什么看不見的口袋一樣。

    “我去!”黑白驚呼卻是已經來不及了,與此同時,木劍劍尖突兀的出現在了余軒與女兒國主視線之間,飛速朝余軒雙眼刺去。

    呱!

    千鈞一發之際,茨木呱突然間勇敢的撲上劍尖,手中的法則碎片氣球炸裂,洶涌的法則之力十分生硬的攔住了木劍的推進。

    那一瞬間黑白老感動了,“回去一定給你吃最新鮮的魚!”好吧,黑白其實并不知道茨木呱平時吃什么,只是下意識的將他當做企鵝養了。

    船槳大砍刀第一次轉守為攻,趁著鎮元子來不及收劍的時候直接如雨般劈了出去。鎮元子見狀只能放手后退,正打算再次瞬移的鎮元子突然間發現周圍空間變得粘稠了起來。

    抬頭看,剛剛頂了一劍有些狼狽的滅霸開始用空間寶石影響空間了。

    叮叮叮!一連串的金屬交鳴,鎮元子雖然手上沒有了木劍可卻甩起來僅剩一邊的袍袖,那袍袖與大砍刀相撞竟然發出比木劍還要渾厚的撞擊聲。

    黑白咧了咧嘴,你特么會的還真多呢!雖然心里不爽,但也感覺的出來,鎮元子最擅長的還是劍,至于袍袖雖然用起來也很厲害,可終究不如劍。

    就在黑白有些安心覺得能夠擋住鎮元子的時候,由于他的缺席而不完整的周天星斗大陣崩潰了。

    猛一重見光明的仙佛們先是愣了一下,接著開始努力的拔升高度要逃出苦海。滅霸見狀伸手將一枚流星扔向黑白,接著自己落在苦海水面上,專門逮那些快要逃出苦海的仙佛狠捶!

    黑白這邊猛砍鎮元子,時間法則突然間有了提醒,身形一閃便接住了滅霸扔過來的流星,一入手便知道是什么,空間寶石!

    黑白有些別扭,看來滅霸這貨還真挺信任他的,不過黑白可沒有時間感動,也沒有跟滅霸惺惺相惜的意思。

    其實滅霸真的是個運籌帷幄的高手,哪怕是在原版電影中他也曾親自將無限寶石交出去過。只不過,交出一顆無限寶石是為了讓更多的寶石被得到而已。

    這次也一樣,滅霸也看出來了,兩人之中能夠擋住鎮元子的就只有黑白,不是說黑白真的比滅霸強,而是說黑白的戰斗方式最能克制鎮元子,反正滅霸覺得自己的拳法也就能打打綠巨人,面對鎮元子是沒轍的。因此借出空間寶石讓其限制鎮元子,才是完成任務最正確的方法,而他自己則去對付那些還陷在苦海中的仙佛。

    唉,這邊有個仙佛要出來了,吃我一拳!唉,那邊又有一個,看腳!滅霸跟在玩打地鼠似的,對著那些快要脫出苦海的仙佛就是一陣拳打腳踢,畫面極其殘忍。

    黑白得到了空間寶石后直接使用法則之力激發,說起來,由于對空間波的長久使用,其對于空間法則的理解要比滅霸還深。空間寶石一進入黑白的手中,他甚至感覺到了一絲如臂使指的感覺。

    精芒亂閃間天地好似化作了一座鏡子屋,每一個折面都通向這不大的一片區域,而黑白與鎮元子便是這片區域唯二的活物。

    “這下子我們可以好好打一場了!”黑白深吸了口氣笑道。

    鎮元子挑了挑眉頭,左右看看,“這是將無數空間通道調整整合到了一起,使得小片區域形成了出口唯一的封閉空間啊,想不到你對于空間法則也有這么深的見解。”

    “過獎!”黑白擠了下鼻子,有點驕傲。

    鎮元子突然間皺了皺眉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黑白,“精神力穩固強大,領悟時間法則,又對空間法則有這般了解,精通肉搏戰術,還用靈魂寶石煉制無上級神通,那你會不會幻術啊?你這屬性跟無限寶石倒是蠻合的!”

    黑白頓了一下有點小驚訝,“嗯?你不說我都不知道自己這么牛嗶噠!”眼神往自己的屬性面板上瞄了一眼,屬性面板天賦一項后面寫著:精神力擬態,思維構建。這特么應該也算是一種幻術吧,呵呵!

    鎮元子臉色一展似乎終于想通了什么,再次望向黑白的眼神不一樣了,眼中似乎再沒有找余軒或者女兒國主麻煩的意思,輕笑著將袍袖撕下,手中一轉化作寶劍,“我得趁你成勢之前好好揍你一頓,以后說出去會很有面子的!”

    黑白臉皮一顫,這是什么惡劣的眼神?那股子戲劇化的反應算什么,怎么地?干掉熊貓你還是國寶啊!

    場面一度有點尷尬,滅霸在混亂的妖族幫助下打地鼠,黑白在莫名興奮的鎮元子搶攻中苦笑抵擋。而將余軒和女兒國主包裹在中央的腐蝕之龍,左看看右看看,十分明智的低下頭裝什么都沒看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當越來越多的仙佛脫困時,腐蝕之龍長長的身軀一顫,緩緩舒展,一對兒緊緊相擁在一起的俊男靚女顯露出來。

    余軒再不是形貌枯槁的皮包骨形象,而女兒國主一直愁眉不展的臉上也終于展開了笑容。黑云被一抹曙光洞穿,金色的光芒映照在那對兒相擁的璧人身上,水面波光淋漓,一瞬間將金色灑向人間。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