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虎太監!
    不錯,魏公公陣斬倭兵九人!

    事實不容質疑,無論是送呈北京的捷報,還是快馬送到福州和中左所的戰報,都清楚寫明在這場東沙大捷中,提督海事太監魏公公在戰事僵持不下之時,不顧自身安危,親率數十悍勇之士,于陣前發出“人死鳥朝天,陛下養咱這么久,此時不死還待何時”的誓死豪言!

    隨后,魏公公便率勇士冒著倭兵的密集彈雨,不顧犧牲,以大無畏的精神向倭兵發起冒死沖鋒,最終憑借“亮劍”精神一舉擊潰倭兵,取得殺敵逾千人的東沙之戰最終勝利!

    “武功赫赫,百年賢寺!”——聯合艦隊司令長官施德政語。

    “縱觀本朝內寺,無有此良將者!”——進士、戶科給事中姚宗文語。

    “倭賊克星!”——皇家海軍總兵官王大力語。

    “從此,我皇明再無倭患,公之威名足震九州!”——寧波知府吳克業語。

    “大明第一人、東亞最強男、不死的鬼良臣!”——第一步兵聯隊聯隊長真田一郎語。

    ........

    半月后福建市面上發售的《魏公擒倭記》還原了當時戰場的真實情況,這本書雖是以話本小說在市面發行,但全書對于東沙之戰的描寫卻是基于事實,于其說這是一本小說,倒不如說這是一本反映了歷史事實的記錄文。

    據此書描述,冒死率部沖進倭兵隊伍之中后,渾身都是血和泥水的魏公公就立即大吼著向倭兵首領桃煙門撲去。

    此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倭領桃煙門魏公公來勢兇猛,竟嚇的大聲呼喝起來,幾個倭兵立即提刀沖上去想擋住魏公公。

    “倭賊,去死吧!”

    只聽魏公公虎吼連連,手中八十斤鐵棍一下接一下的砸向那些倭兵,力道之大令得倭兵根本接不下他一招。只數下,便叫數名倭兵化作了黃泉路上的小鬼。

    西巴,好狠的大將,明朝何時出了這等了不起的大英雄!

    倭賊桃煙門是又驚又懼,眼看魏公公持棍朝他奔來,駭的大呼小叫要手下上前去擋。

    然而,魏公公身手太過敏捷,手中鐵棍又如奪命長幡,所向披靡,沖上去的幾個倭兵不是被當場砸死,就是嚇的一動都不敢動。

    “一群鼠輩,安敢犯我大明!”

    魏公公輕蔑一笑,一個厲光射向那倭領桃煙門!

    桃煙門知道不好,想要調轉身子往后退去,卻已經慢了,只見魏公公一個箭步上前,手中鐵棍狠狠砸出,只不是砸在那桃煙門腦袋之上,而是砸在他的左肩之上。

    “啊!”

    當時就聽桃煙門慘叫一聲,左肩肉骨皆碎,隨后整個人癱倒在地。

    “小賊,拿命來!”

    魏公公不待這倭領起身,鐵棍就砸向了他的腦袋。

    “噗哧”一聲,桃煙門只覺眼前一黑,腦袋就好像撞在大石般“嗡嗡”直響,而其身子也被魏公公的巨大力道給砸進了沙灘之中。

    公公一擊得手,不等其余倭兵反應過來,拿著鐵棍再次用力向倭領腦袋砸去。重擊之下,倭領肩膀連同脖子頓時被砸了個粉碎。

    一命嗚呼!

    “還有誰!還有誰!”

    魏公公將那如同爛泥般的倭賊首級高高舉起,其音聲震小島。

    剩余倭兵見狀個個膽顫,他們呆滯的看著首領的人頭被魏公公提在半空中,呆滯的聽著耳畔傳來的皇軍官兵的歡呼聲。

    敗了,敗了....

    倭兵們徹底絕望,他們崩潰了,他們喪失了戰斗下去的勇氣。

    “我乃大明皇帝陛下麾下太監魏良臣,爾等倭人降不降!”

    “不降者死!”

    魏公公又是一聲虎吼,手中倭賊桃煙門首級血如雨下。

    “愿降,愿降!”

    倭兵們紛紛扔掉了手中的刀劍,跪倒在海灘之上,如看天神般望著那如鐵塔般屹立的魏公公。

    此,真虎太監也!

    ........

    福建巡撫黃承玄覺得自己還沒有老糊涂,他打死也不信那個小魏公公會親自上陣,且還陣斬九倭。

    更休說東沙之戰竟然斃敵千余!

    如果說前者他黃巡撫還能捏著鼻子認下,為了“友情”幫魏太監吹上幾句,這后者哪怕黃巡撫再不要臉,也不好意思幫著哄騙朝廷啊。

    好,你魏太監說斃敵千余,那咱們就以首級來算。真要有千顆倭人首級,黃巡撫第一個向朝廷上書為你魏公公請大功!

    福州方面很快派出查驗大捷的專使,只是這專使到東沙走了一圈后回到省城卻堅定的向撫臺大人表示:東沙大捷的確斃敵千人,那魏公公也的確陣斬九倭,做不得假的。

    “倭人首級尸體你都看到了?”黃承玄愕然的看著這個按察司派去查驗的周姓官員。

    “回大人話,下官都看到了,那海上吶,密密麻麻飄的全是倭人尸體呢,下官現在想起來都頭皮發麻呢。”周姓官員回憶當日情景,尚心有余悸。

    “海上飄著?”

    巡撫大人卻從這句話中察覺到不對勁。

    巡撫大人問道:“怎么,倭人尸體不曾打撈么?”按常理,這報功是要驗首級的,首級越多功勞越大,那邊卻任由倭人尸體在海上飄著,不合常理啊。

    “大人有所不知,東沙海面海情復雜,不但礁石眾多,且有鯊魚出沒,實是不好打撈。就下官去看的時候,那倭人尸體就有不少已叫鯊魚吞食了。”周姓官員解釋道。

    “總不至于連一顆首級都沒有吧!”

    巡撫大人有點惱火了,他是看出來了,這個按察司的家伙多半是得了魏太監的好處,在這誆蒙他老人家呢。

    周姓官員忙道:“有,有的。皇軍那邊已報呈倭級124顆,其中就有倭寇首領桃煙門的腦袋,另有漢奸二人已由下官解至省城,只待中丞處置。”

     124顆?

    巡撫大人啞口無言,報上來是斃敵千人,這是真算大捷的。可實際首級卻只有124顆,這相差數目無名太大了吧。

    便是你小魏公公虛報軍功,也得懂個適可而止啊。哪有多報十倍的道理?莫說他福建巡撫不信,南都兵部和北京兵部更不會信啊。這不是沒事找事么。

    這時,巡撫大人的幕僚常師爺在邊上悠悠說了句:“中丞,戰報上說東沙之戰我福建官兵亦是出力甚大,且若非中丞坐鎮指揮,糧草兵馬調度得宜,又如何有東沙之大捷呢。”

    “唔?”

    巡撫大人遲疑片刻,躊躇道:“那便上報吧。”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