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一千零九章 你們讓咱很為難啊
    魏公公是很有底氣的問話,底氣的來源便是那面匆匆趕制的“欽差臨時提督東廠官校辦事太監”長幡。

    長幡上的官銜通俗來講,就是代廠長。

    代理某事,不是魏良臣首創,這是當今皇爺的政治智慧,他只是將皇爺的精神充分領悟,并進一步發揚光大而矣。

    而皇爺的這個政治智慧則是“精兵簡政”的精髓,眼下六部堂官缺任四個,可缺任堂官的部衙照樣維持的很好,說明什么?

    說明一把手的存在重要性并沒有外界以為的那么高。

    沒有了一把手,也不代表這個衙門就不運轉了,相反,運轉的很好。

    以前,一個衙門有官吏百人,辦事十件。現在,官吏不到一半,辦事仍是十件,這說明沒必要有那么多官嘛。

    而各部衙代堂事的那些侍郎們,又哪一個把事情做壞了?

    沒有,絕對沒有!

    相反,在代理制下,朝廷運作的效率是前所未有的高。最重要的是,代理制下的官員們,不敢一言堂。

    這就有效杜絕了貪污腐敗,杜絕了盲目上馬,杜絕了一拍腦袋就亂干…

    治國,治的不就是一把手么。

    這要是沒有一把手,大家都想做一把手,是不是就能更好的表現,更好的證明自己呢。

    皇爺,高啊!

    魏公公對皇爺的政治智慧那是發自肺腑的敬佩。

    天啟年間東林黨人宣稱的“眾正盈朝”另一個含義是什么?是大量的不作為官員涌入朝堂和地方,使萬歷中后期對吏治的整頓成果徹底崩潰,也加劇了國庫負擔,內憂外患之下,最終導致崇禎哭著求人借錢。

    這大明朝的官吶,拿的可不是死俸祿。

    萬歷,是一位不走平常路的皇帝,是一位肯有改革精神的皇帝。

    身為內臣的魏公公,自是要秉承上意,進行改革。

    所以,他加封自己為臨時東廠廠長。

    法理上,源于皇爺的上諭。

    理論上,是源于皇爺的裁官精神。

    行動上,是源于知行合一的思想。

    知道皇爺的心思,就得在實際中予以實踐。

    魏良臣相信,皇爺是不會對他這個做法產生疑問的。

    如果有,那就是銀子不夠多。但他堅信,皇爺是不會有疑問的,因為這一次,銀子不少了。

    皇爺真要有疑問,那就真是一點逼數都沒了。

    另外,他不是真的要當這個廠長,他只是臨時代辦一下。皇爺真要物色到合適的廠長人選,他魏公公絕不貪戀權位,堅決做到唯中央命令是從。

    他自認就是這大明朝的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

    這份毛遂自薦的忠心,一言一行都將他對皇爺的赤誠之心表露無遺。

    魏公公,真是大明朝的好公公啊!

    ………….

    霸氣不霸氣的,魏良臣無所謂,他弄出這么大的陣仗來,不過是讓東廠上下感受一下他魏公公的實力。

    不管何時何地,實力這個東西總是王道。

    想要把代理廠長干好,就得展示下實力。

    有人反對嗎?

    沒有!

    望著魏公公脖子上的大金鏈子,大小檔頭們無一不是沉默。

    沉默也是一種態度,既可以說他們不敢明著來質疑,也可以說他們是默認這個現狀。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不知道皇爺究竟是怎么想的,畢竟,曹元奎公公死的太冤枉,而另外三位能夠及時了解宮中第一手資訊的內檔不在這里。

    從開場亮相到現在,魏良臣已經做到了先聲奪人,大陣勢擺出來的臺面和氣場,已然壓制住了東廠上下對他老人家的一絲懷疑之心。

    魏良臣也無所謂是不是有人反對,他朝地上跪著的眾人抬了抬手:“都起來吧。”

    真要有人反對,他也不會如何。再怎么說,他是朝廷的公務員,不是臺北的幫會老大。

    喊打喊殺這種事,實在是不合他這個層次大佬的逼格。

    他頂多也就是找人和對方談談心,做做思想政治工作。

    治病救人,懲前毖后。

    陸通、鄧泰他們一一起身,站在那里不吭一聲。大檔頭們不吭聲,其余的小檔頭和司房、領班們又哪個敢跳出來。更何況,他們當中不少人親眼目睹了魏公公的雷霆手段,沒有人想當第二個曹公公。

    見魏公公的目光似有似無的老在朝自己臉上瞄,鄧賢嘴角一動,想為自己過去的無知辯駁幾句,但想了想,終是沒有開口。他知道這會任他如何解釋,魏公公都不定會信他,所以最明智的選擇莫過于淡化此事,不出聲勝過出聲。

    “屬下參見廠公!”

    做為第一個將身家投資在魏公公身上的東廠成員,崔應元的表現讓人刮目相看。

    “哎,不要這么叫咱家,咱剛才說的明白,咱只是代掌東廠事,可不是什么廠公…你這般稱呼咱家,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家貪這個廠公咧。”

    魏公公不快的朝崔應元擺了擺手,他老人家不喜歡這種肆無忌憚的馬屁。

    崔應元臉皮卻厚,厚顏無恥道:“卑職以為代掌東廠事也是廠公!”

    “胡鬧!”

    魏公公甚為不滿,斥了一聲,“此處無你說話地方。”

    “是,廠公!”

    崔應元忙躬身往后退了幾步。

    魏公公微哼一聲,掃視一眼大檔頭們:“爾等以后當奉公辦差,忠心為君,在咱家提調東廠這段日子,萬不能出了差錯,要不然咱家不好跟陛下交待。”

    言畢,等著這幫錦衣衛出身的外大檔頭有所表示。

    陸通和鄧泰彼此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俱是看出遲疑,這時卻見鄧賢突然朝前邁了一步,揚聲道:“屬下謹遵廠公吩咐!”

    “廠公但有驅使,屬下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丘萬良心中大罵鄧賢,你他娘的搶什么搶。

    劉文元見丘萬良和鄧賢都表態了,不敢再傻站著,忙也出列表達了對魏公公就任代廠公的支持態度。

    這一下,陸通和鄧泰可不敢再耽擱了,在二人的帶領下,大小檔頭齊聲呼道:“我等謹遵廠公號令!”

    眾人反應讓魏公公很欣慰,但他清了清嗓子,再次重申自己對“廠公”這年稱呼的排斥,要眾人萬不可以此稱呼他。

    “謹遵廠公吩咐!”

    眾人躬身齊齊再呼。

    這讓魏公公有點盛情難卻,實不忍寒了大伙的一片心啊。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