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九百三十一章 皇爺過不好,咱就不好過
    根據南都勛貴們到處透風的情報來源顯示,這幫人中不乏幻想三天武力解決魏公公的妄想之徒。

    其中安遠侯柳祚昌、平江伯陳治安、廣寧伯劉嗣爵、應城伯孫廷勛、項城伯常應俊等人叫囂最甚,乃最頑固分子,也是最不友好分子。

    對這些不友好分子,公公輕蔑的稱他們為帝國的馬鹿。

    一幫目光短淺的無知之徒,一幫只知招核的愚蠢之輩!

    識時務者為俊杰,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句話,叫這幫馬鹿吞進肚子里了么!

    面對兩百多年未有之大變局,你們就不能接受現實,痛痛快快的賠款么,非要嚷著調兵,還要調中都鳳陽的兵…

    做你娘的春秋大夢咧,等鳳陽的兵趕到,魏公公早把你們府上搬光了!

    為了懲戒這些不友好分子,也為了讓他們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公公必須要給予懲戒。

    一人三萬兩,是可以讓和平再現的!

    當然,收取保證金不是目的,只是一種手段。

    懲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公公希望能夠通過這個手段,讓南都的勛貴們能夠真誠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并且能夠牢記一個教訓——和魏公公斗,是要付出財產損失的!

    當然,公公個人的腰包也會隨之鼓上一些,但這不是公公的目的所在,因而他無須與人交待。

    突然翻臉多要三萬兩,這在外人眼里看著,肯定是獅子大開口,是言而無信,是十分不地道的行為。

    帶兵前來增援以應對上坊橋事變的曹文耀就提出了這個疑問。

    對自己部下的疑問,公公坦然承認。

    不錯,他就是敲詐,赤裸裸的敲詐,毫無顧忌,沒有臉皮的敲詐!

    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連個虛偽的笑臉都沒有。

    但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一是為了治病救人。

    二嘛…

    “沒有什么不地道的,眼下皇爺缺銀子,咱們不設法從這些人身上搞銀子,難道要從平民百姓身上搞嗎?”

    公公義正辭嚴。

    任何時候,緩解社會矛盾的都是那些有錢人。

    任何時候,緩解君臣矛盾的也只有錢。

    身為皇帝陛下的家奴,一心為皇帝陛下搞錢,這…有錯么?

    沒錯!

    天地君親師,君為臣綱!

    近君養家的根本便是要皇爺過的好。

    皇爺過的好,下面的人才能過的好。

    若皇爺過不好,下面的人就不好過了。

    曹文耀聽后無語,公公都把圣上搬出來了,他還能說什么。

    出于穩重起見,他還是得提醒一下公公,這筆額外多出來的友好保證金,弄不好會讓那些準備花錢消災的勛貴們又縮回去。

    即,把事又弄黃了。

    這好不容易來了兩家過來交錢的,你卻生生的給另一家漲了價,這叫其余沒交錢的怎么看?

    公公哎,狗急還跳墻呢!

    “無妨無妨,水溫剛好,又不燙人,他們是不會跳的。”

    公公胸有成竹,但不是一昧以勢壓人,以武服人。

    他還是兩手抓的。

    一手硬,一手軟。

    對不友好分子,要硬。

    對友好分子,則要軟。

    哪些是友好分子呢?

    肯定不是以魏國公為首的肇事者,而是勛貴當中那些墻頭草,搖旗吶喊派。

    一樣米養百樣人。

    二十八家勛貴,二十八條心,怎可能都是一條心呢。

    至少有一半的勛貴對于討閹這件事,是隨大流的。

    國公說要干,他們跟著干;國公說不干,他們也無所謂。

    所以,這些勛貴們就要區別對待,要將他們和馬鹿、首要分子區分開。

    如安城伯張國才,就是一根墻頭草。

    其本人和魏公公沒有矛盾,但其卻又參與了“討伐”魏公公的軍事行動,那么,必要的懲戒是一定的,但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要給人家一個機會。

    公公于百忙之中親切的接見了安城伯張家的人。

    正準備去溧陽提人的張家人被帶過來時,可是十分的緊張,他們以為魏公公又變卦了,會和對平江伯府一樣,給他們安城伯府也臨時漲價呢。

    “安城伯可好?”

    魏公公卻不如張家人心中所想那般,而是肯定了安城伯對于解決沖突的誠意,高度贊賞了安城伯為了南都穩定以及南都發展做出的貢獻。

    然后在張家人聽的稀里糊涂,不知魏太監葫蘆里賣什么藥時,就見魏太監命人取來一千三百兩。

    這是安城伯贖金的兩成,魏公公命將這兩成原封不動退回。

    “這?…”

    張家的人真是一頭霧水了:太陽打西邊出了?魏太監還能退銀子?

    魏公公呵呵一笑,告訴張家人,他魏公公對南都城的勛貴們是敬重有加的,從來不想和功臣之后有什么誤會和矛盾…

    之所以會搞成今天這樣,完全是勛貴當中一小攝別有用心之徒從中煽動,惡意夸大事實,人為制造對魏公公的敵意……最后導致事態擴大激烈化,魏公公不得不鋌身而出,奮起反抗,正當防衛…

    魏公公強調,大部分勛貴是好的,他們只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利用,因而魏公公雖然向他們索要損失,但公公的本意不是絕不是為了要錢,只是要讓他們有個教訓,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后再遇到相關事情時,能夠睜大雙眼,辨別忠奸,從而不給極少數別有用心之徒利用。

    “為了表示咱家的誠意,這些銀子你們帶回去,請轉告安城伯,在咱家心目中,他永遠是我大明朝的功臣之后!……除了安城伯,其余各家同樣如此…只要主動來的,咱家一視同仁,既往不咎…”

    張家的人很快將魏閹收贖金返回兩成的消息傳了出去。

    洛中伯黃九鼎和寧晉伯劉允極展開了激烈的討論,最后,二位伯爺相約南和伯方一元、項城伯常應俊,四家一起派人往魏閹處交納贖金,以證明他們是絕非有意和魏公公做對,純是被人利用。

    上坊門那里有隆平侯張國彥的人看著,哪家出城了,哪家沒出城,躲在隆平侯府的魏國公徐弘基一清二楚。

    “不像話,太不像話了!”

    忻城伯趙世新很是氣憤,建議魏國公應當馬上派人到上坊門阻止那幾家出城交錢,要不然,一家瞧一家,不用等到明天,二十八家就交的差不多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