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太老的不要
    魏公公不是想的美,而是真的美。

    日本、朝鮮、越南這些個儒家文化圈國度,真個對大明天朝的大儒視若珍寶。

    真要將東林書院的儒生們弄到日本,恐怕能叫那京都、江戶萬人空巷呢。

    所以說啊,這個文化輸出真的很重要。

    文化搭臺,經濟唱戲,魏公公想不闊都難。

    站在堅船利炮前面的,永遠都應該是手拿《論語》的大儒。

    一個東林黨身后跟著幾百上千的大明皇家海軍,那畫面,很美。

    這真是百年大計啊!

    魏公公陶醉的神情很昭和。

    敢想敢做才是成功者的必備條件。

    魏公公高興的拉著小田他們,帶著衛隊興致沖沖的就來到了涇里。

    誅閹大會叫他老人家莞爾,不過絲毫不介意,全當看戲好了,順便也理解人家的心情。

    換作是他老人家,要是船隊叫人一把火燒了,也要與天與地與人斗咧。

    進院的時候,粗略看了眼。

    在場的東林書院教習連同學生弟子怕有一百多號,這些肯定不是東林書院的全部,但魏公公相信這些人應該都是書院的精英。

    人分三六九等,讀書人圣賢子弟也不例外。

    能出現在東林書院開山祖師顧憲成靈堂內的,能是普通弟子?

    時間緊急,逮多少算多少。

    魏公公小扇子扇的很歡快,涼風令他的心情愉悅。

    李三才、高攀龍等人愕然的表情,讓他老人家更是如同六七八飛。

    一個都不能少,一個也都別想跑。

    你們不都嚷著為國為民么,咱家成全你們,以后帝國的榮耀有你們一分,咱家的軍功章也有你們一半咧。

    同時,也確信自己不可能斬草除根。

    因為,東林書院的象征意義遠大于現實意義,日后那些攪動風云的東林大佬們,這會可不在書院,而是在朝堂之上潛著呢。如左光斗、如楊漣等,嶄露頭角不假,可距離真正的大佬還有萬兒八千里遠呢。

    在當下齊楚浙昆等“奸黨”眼中,顧憲成、李三才、葉向高、趙南星、韓矌等才是東林黨的骨干,也是主力。

    盯住了這干人,就是盯住了東林黨。其余科道清流之輩,不足為慮,連帶著遠在無錫的東林書院教習和學生們,自也無足輕重。

    按理,“奸黨”們這樣看也不錯,無論什么事,只要盯住能量大的,保證他翻騰不了,小魚小蝦自無法翻江倒海。

    可惜,“奸黨”們看走上眼了,他們眼中的大人物其實是小人物,小人物才是大人物。

    可惜《東林點將錄》不在手中,魏公公沒法盤查在場這幫人中有多少名列點將錄的,現在他只知道一個托塔天王李三才和一個天閑星入云龍高攀龍。不過沒關系,大不了到了海上一個個的過堂就是。現在時間緊,沒功夫細查。

    正愉悅時,東林黨眾人鬧將起來了,魏閹這是要強行綁他們走啊!

    “你憑什么帶我們走!”

    高攀龍第一個跳將起來,李三才也是臉黑如炭。

    魏公公看了眼天閑星入云龍,嘿嘿一笑:“就憑咱家是欽命提督海事太監。”

    “什么屁海事太監!”

    高攀龍身后一個弟子“呸”了一口。

    “放肆!”魏公公頓時拉下臉來,“對咱家不敬,就是對皇爺不敬,來人啊,掌嘴!”

    幾個部下沖上前就將那弟子拖出,隨即就扇起耳光來。

    “叭叭”數聲,只將那弟子打的說不出話來。

    余者見了,個個驚怒,高攀龍更是氣的直哆嗦,恨不得上前咬死魏公公才好。

    “魏公公既是奉旨出海,與我東林書院有何關系?”李三才養氣功夫再好,這會也由不得他不變色了。

    “人才難得!”

    魏公公拿手朝李三才一拱,“咱家平生最敬人才,也最敬讀書人,那說書的都道世上要做大事非讀書人相幫不可,所以咱家就厚顏求諸位圣賢子弟搭把手…俗話說的好,一個好漢三個幫嘛,是不是這理,修吾公?”

    李三才聽后不怒反笑:“魏公公這道理說的真好,可我書院眾人于海事不通,怕是出了海也幫不得公公。”

    “幫得,幫得。”魏公公不以為然,搖了搖頭,道:“修吾公有所不知,海上多賊子,對付這些賊人非圣賢子弟不可。”

    “賊子與我圣賢子弟有什么關系?”高攀龍恨聲說道。

    聞言,魏公公大為驚異,張大嘴巴一臉驚訝的看著高攀龍道:“當然有關系了…據咱家所知,那海上賊子實乃百姓無糧裹腹為求活才鋌而走險,但要有口吃的,他們如何會鋌而走險,冒著殺頭的腦袋做那海上強盜營生?故而,咱家若是碰上這些個賊子,總是要教化為先,不能不教而誅。這自然便和圣賢子弟,噢,也就是你們有關系了。屆時,還要請景逸先生多多助我才是咧。”

    高攀龍聽的怒極,破口喝罵道:“這等不安份之人關我何事!”

    “這不安本份一說實是叫咱家聽不得,也信不得!若換作是景逸先生無糧裹腹,家中妻兒盡數挨餓,只怕也鋌而走險了……莫不成,景逸先生覺得,這無糧裹腹就呆在家中餓死,日后再由朝廷表彰他們的良順?…做那鋌而走險營生,既不給朝廷種地,又給官府添這許多麻煩,死了也就死了?”

    “我可沒這么說。”

    百姓命再賤,身為讀書人的也不能說他該死,更不能說出要人在家活活餓死的話來,高攀龍總是知道這點的。

    魏公公卻知道,你高攀龍知道這理,可有的圣賢子弟卻不知道這理。日后崇禎年間,你東林黨人的大佬不就說出百姓就當在家餓死,別給朝廷添亂的話么。

    “讀圣賢書,自當教化萬民。成日在這書房中,教的什么化?”魏公公可沒時間舌戰群儒,大手一揮:“綁了,綁了,統統綁了!”

    “魏閹,你敢!”

    高攀龍暴跳如雷。

    外面卻沖進幾隊軍士來,不由分說就將人群隔開,然后拿繩子挨個綁人,有不從或稍作反抗的立時就是拳打腳踢,更有甚者被刀鞘反復抽打。

    東林先生靈堂前,哀號一片,只嚇的顧家仆人和女眷們四散而逃。

    “那個不要綁了!”

    魏公公發話不要綁的是李三才。

    “呃?”

    真田一臉不解,這老頭看樣子可是此間的大人物啊,怎的主公不讓綁呢。

    魏公公罵了他一句:“沒見這人太老么,你想讓他死在海上不成!”

    李三才那個恨啊,魏良臣這狗賊竟嫌他太老!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