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六百一十二章 曲阜孔家很有錢咧!
    耐心消磨掉的魏公公,終是露出他的獠牙了。

    掩藏在替天行道背后的,是他老人家對金錢毫不掩飾的渴望。

    公公要打擊水匪、強盜、強人,包括那無賴子,只為一條,這些人有錢。

    便是沒錢,也能深挖,順藤摸瓜,辦成大案要案,到時臟款一律沒收。

    多少不論,總能貼補魏公公,幫助他完成自己定的小目標。

    如那滄州的三元觀,一窩子強人直叫魏公公生發的不亦樂乎,連帶著皇爺那也得了五千兩的孝敬呢。

    這不,最后滄州那邊不也是什么事也沒有么。

    所以,有事要上,沒事也要上,不能閑著浪費青春。

    人生能有多少年,有意義的事做一次少一次呢。

    總而言之,魏公公興致不來就罷了,既來了,斷沒就此罷手的道理。

    好,咱家承認當今乃太平盛世,微山湖地方治安良好,沒有匪盜出沒,但什么都沒有,有錢人總有吧?

    只要有,就好辦!

    咱家帶著這么多人馬千里迢迢的南下,吃喝拉撒這些,地方上是不是得表示一下?

    要知道,咱家不是為自個操勞,而是為這天下人操勞。

    朝廷真亡了,越是有錢越倒霉啊。

    權利和義務是對等的。

    咱家可是冒著掉腦袋風險在憂國憂民。

    現在,咱家到了你這地,替皇爺視察下當地的經濟情況,看望你們這些有錢的士紳老爺,是不是理所當然?

    咱家也不跟你們要錢,可你們替咱家報銷些差旅費總成吧?

    魏公公想的很明白,反正他是個太監,有些錢不撈白不撈。

    當然,山東大佬陳公公的豪富在一定程度上剌激,并影響了他老人家。

    寧為雞頭,不為鳳尾。

    大家都是當公公的,憑什么你能在山東大撈特撈,咱家就得跟個死心眼似的認死出海發洋財這一條道呢。

    況且,咱家就算把這名聲弄得再好,百姓心里記著咱家,可那有錢的士紳大戶們卻未必想著咱家的好啊。

    說不定,還背地里罵咱家呢。

    既然如此,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時不待我。

    出了這微山湖就入徐州地界了,好歹也要干他一票。

    屆時,一抹屁股人都過了江,再往皇爺那送些,誰還能把他魏公公給參倒不成。

    皇爺真怪罪了,那也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茫茫大海,咱家一時半會也上不了岸啊。

    后路都有了,魏公公越想越美。

    ……..

    “說吧,這附近都哪家有錢?”

    話都挑明了,魏公公也不用再虛偽,一屁股往椅子上坐了下去。

    同時,習慣性的用帕子擦了擦白嫩嫩的小臉蛋。

    這一擦,卻是一激靈,一個哆嗦,繡帕掉在了地上,一陣風來竟是叫吹進湖里去了。

    左右看了都是驚訝,不明公公這是怎么失手了。

    公公有難言之隱,他發現自個是不是過于代入身份,有點小變態了。

    大老爺們整天放塊手帕在身上,不成體統啊。

    咱家是太監,不是娘炮。

    嗯…

    等天黑了,得叫秀芝姐把我嘴上那根突然冒出的胡茬給拔了。

    魏公公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緩解之后,不動聲色看著王保。

    把情況摸清楚,就能動手了。

    “有錢?”

    王保一時沒跟上魏公公的思路,在那好生詫異著。

    到了,終是明白眼面前這位小太監是個什么玩意了。

    不禁在心里暗罵,原以為是個為民作主的青天,不想還是那豺狼。

    沒有人比王保更了解附近人家的情況,要說有錢的真有,但是他遲疑了下,卻搖頭說這附近也沒什么有錢人。

    “沒有?”

    這話魏公公一點也不信,打死他也不信。

    “怎么會沒有!”

    魏公公語氣大為不快,他不能不懷疑這老漁民在耍自己了。

    “住在這片的都是世代打魚的,真個沒幾個錢。”王保趕緊解釋,“真要有錢,也不至于在這湖里討生活了。”

    言之有理。

    魏公公不是蠻不講理的人,確實,人家說的在理咧,這要是有錢人家,能在這湖邊住?

    心里竟也生出了幾分羞恥心,真是叫錢迷了眼,怎么能想起打這些窮苦人家的主意呢。

    一時很是躊躇。

    “公公,要不把人放了?”鄭鐸見問不出什么,便低聲說道。

    “咱家是把人請來的,走也是送走,怎么能叫放呢。”

    魏公公不樂意鄭鐸說的這個放字,這個字眼一下就能將他魏公公親民形象砸個稀巴爛。

    “行了,這沒你的事了…賞他塊錠子,再取布給他,讓人送上岸。”

    魏公公抬手吩咐了句,鄭鐸忙摸出塊銀錠上前塞到王保手中,又叫人取了塊布來,便準備帶他下船。

    望著手中的銀錠和很厚的布卷,王保有些不敢相信,這塊銀錠少說也有五六兩重呢,這塊布要在鎮上買的話,至少也得三兩多,合起來趕得上他在湖里打大半年魚的收入呢。

    鄭鐸催了句:“還愣著做什么,走啊?”

    王保反應過來,忙激動道:“多謝公公!”

    “老人家,回去之后好生討生活,這錢且去買些酒肉,布嘛叫娃們量個衣服,咱家就不送了。”

    魏公公雖心情不佳,但這番話說的還是真心的。

    王保不住“哎哎”著,被人帶到船邊準備下去時,突然停了下來,猶豫著轉過身說道:“公公真是要尋那有錢人?”

    這話,魏公公現在不好回答,便沒吱聲。

    王保見狀,道:“公公真想找的話,小老兒倒是知道這附近有戶人家特別有錢。”

    “特別有錢?”

    魏公公一聽,興趣來了。

    王保很肯定的點頭道:“嗯,富,富得流油,官府都巴結他家咧。”

    “噢?”魏公公聽了這說法,不止興趣來了,精神也來了,忍不住起聲問道:“誰家?”

    王保道:“孔老爺家啊。”

    “哪個孔老爺?”魏公公可不曉得。

    王保把手往湖東北方向一指:“就是百里外的孔府啊。”

    嘿,還孔府,好大的架勢…

    等等!

    魏公公望著王保的臉色有點難看:老人家,你存心逗咱家咧?

    曲阜孔府,那是咱家能摸的?!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