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五百七十二章 駙馬也不容易
    “殿下金枝玉葉,貴妃嫡女,往后我不在時,殿下還是須守婦道。”與公主殿下推心置腹一番后,魏公公苦口婆心規勸。

    朱軒媁,你這樣是不行的。

    本公公馬上就要走了,你若仍然如此,本公公和我那道友還有何臉面茍活于世!

    說完,將褲腰帶勒了一勒,沒法子,宮里給配的制服有點過于寬大,不勒緊些就會松下褲帶子。

    公主殿下懶洋洋的下地,白了魏公公一眼,微哼一聲:“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三綱五常,我朱軒媁可沒犯哪條。”

    嗯?

    魏公公給了公主殿下一個呵呵表情。

    “本宮有說錯么?”公主殿下很是不滿魏公公這個表情,“本宮是君,你是奴,以奴侍君,近君養親,豈不天經地義?”

    “……”

    凝視半響后,魏公公收回自己的婆心。

    不錯,殿下是明白人,比誰都明白。

    “你南下可得把出海的事盡快弄成,最遲今年得給父皇一些甜頭,要不然,時日久了,我可保不住你。”

    壽寧一邊說一邊整理衣服,順便將凌亂的發際線也給收拾了下。

    三五下一弄,便是一高高在上的天子貴女形象了。

    與先前形象,恍若兩人。

    當然,魏公公和上幾次一樣,同樣收到了與他的付出成正比的回報。

    一張千兩的銀票。

    禮輕情義重。

    “殿下,我走之后,這債券的事你可得上心…”魏公公也沒什么好說的了,走之前唯一讓他不放心的就是債券放行這塊。

    雖說壽寧很有商業天才,畢竟仍是當代土著,有些事情她只看到了表面,沒能看到本質,因此有必要再提點幾句。

    “要使人買,必先使人無法買。”魏公公給出了真言。

    “此話怎講?”壽寧一心求道。

    魏公公笑了笑:“殿下,越是好東西就越是稀少,求而不得,才能高高在上。倘若一求就有,那還有何價值可言?所謂物以稀而貴,便是這道理。”

    魏公公本意是要壽寧不要把債券當成白菜蘿卜般逢人就推銷,逮著人就坑,那樣的話,后患無窮,且短期內可能有巨資入庫,可時日一久,這債券的價值就低了,屆時,還有多少人愿意買呢。

    只有饑餓式營銷,定期放出一些,事先通過各種手段哄抬、制造這債券堪比黃金的價值,讓那些有錢人想買都買不到,必須托關系求人才能買到一些,這樣的話,債券的生意才能持續發展下去。

    不想,公主殿下理會是理會了,只是卻更深了一層。

    “你說是本宮很賤了?”壽寧一臉怒氣:姓魏的,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殿下這是想到哪里去了…”魏公公趕緊寬慰,“世上女人千千萬,可公主又有幾人?我能得殿下青睞,乃是三生有幸,十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說得口干舌燥,總算把公主殿下穩住了。

    “行了,你說的我都明白,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胡來的。”壽寧保證不亂來,魏公公就是不信也只能信了。

    他沒有選擇,只能讓陳默盯緊些,三天一小報,五天一大報,一旦發現不對勁,就趕緊偷溜回來制止,免得壽寧玩大了把盤子給崩了。

    壽寧不以為魏公公對她很不放心,倒是認真的說了個事,這事和魏公公一直尋求的金融創新理念不謀而合。

    現在債券發行已經有四百多份,合計收得錢款四十余萬兩,分臟的話,魏公公得了近三十萬兩,壽寧也得了十幾萬兩。按陰陽賬報的數,萬歷那也能得個一兩萬的“捐獻”。

    只是,各家皇親送來的都是銀票,銀子是存在京城大大小小錢鋪中的。所以,壽寧想把這些錢提出來,因為她覺得于其讓那些錢鋪吃息,倒不如自己單獨保管。

    魏公公是支持壽寧的想法的,當下的各大錢鋪可不給存錢人利息,反而是收保管費的。

    保管費不低,要照錢息算的話,大抵存一千兩一年,到期取現銀的話,可能就要被扣二十兩左右。

    京里那些大的錢莊基本上就是吃兩方,既吃存銀人,又吃借銀人,另外就是兌付換錢的手續費。

    而這些錢莊背后,無一不是大有來頭。

    要不然,哪做得了這行當。

    各大錢莊、錢鋪的存在,直接剌激了大明朝的物流業。

    而現在的物流業,除了官面的驛運,漕運外,就是鏢運了。

    當下,鏢行可是很興盛的一個行會。

    壽寧的意思是于其把錢給別人賺,不如自己賺,可這么大一筆錢,存哪呢?

    光有地方存也不行,白銀和銅錢都有損耗的。

    如果不能流通,光堆積在那,其實就是個死物,就是黃金也是分文不值。

    說白了,壽寧已經想到下一步——以錢生錢了。

    說到以錢生錢,魏公公很自然想到了銀行這個概念。

    當下的錢幣發行主要是戶部在做,市面上流通的主要錢幣是以銅錢為主,黃金和白銀只是輔助,而銅錢又分很多種,總之,貨幣很亂。

    如果成立一家銀行,掛在內廷名下,直屬皇帝內庫,就算不能從戶部手中搶過鑄幣權,單是存放保管、放貸這一塊,賺頭恐怕不比發行債券少。

    將來,這銀行或可以決定國運。

    不過,這個想法是很危險,也不易操作的。

    魏公公覺得真要把這事做起來,至少得他在外面浪上幾年,有了實力才可以。不然,只能是便宜萬歷。

    皇字頭不是那么好借的。

    所以,他讓壽寧不要急,且讓錢鋪們賺些小錢,反正只要出海的事辦起來,天大的利頭就滾滾而來了。

    壽寧有些不甘心,不過一想到真要提了四十萬多兩現銀出來,肯定會滿京城皆知,到時他爹肯定要“搶奪”,所以也只能把這念頭給悶下了。

    “你現在就走么?”

    壽寧說這話多少有些情感流露,魏公公于她不僅有錢賺,那事也頗是賣力,比之駙馬的頻繁要高效的多。

    或許,正如魏公公自己所言,全身的營養都集中在一點上了。

    “陪駙馬喝幾杯吧,他也不容易。”

    魏公公也是真情流露,想著駙馬爺也不容易,所以晚飯時真是留下陪駙馬爺喝了幾杯。

    推杯換盞,觥籌交錯,數不盡、說不出的友誼盡在黃湯之中。

    不知魏公公不勝酒力還是最近太疲憊的原因,臨走時腳下打飄,明顯腿肚子不得勁。

    天色早黑了,這點沒法出城,就打著酒嗝要小田趕車到左安門。

    車奔出幾里地后,突然腦子一熱,拍了拍車廂喊著讓小田去北安門。

    北安門那有誰?

    巴巴。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