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五百六十章 娘娘,借點錢吧?
    貴妃娘娘的笑容,含義很深。

    喝水不忘挖井人。

    魏公公這聲“好皇孫”對于貴妃來說,有點白眼狼了。

    要知道,他小魏公公能有今日,可是她鄭家人出的力。

    雖然事情出了點變故,外官成了宮里的臨時工,但瑕不掩瑜,怎么說,沒有鄭家就沒有你魏公公對不對。

    所以,忘恩負義啊。

    貴妃心里肯定是不滿的,哪怕她對國本沒了再爭之心,可也見不得別人在她丈夫這里說東宮的好,尤其這人還是她鄭家提攜的人。枉她還為這小家伙在丈夫面前說了那么多好話,現在看來,還是個勢利輩。

    魏公公當然知道他這么夸校哥兒肯定是有副作用的,萬歷還有八年才咯屁,這八年之中,貴妃的份量還是極足的。

    要叫貴妃一肚子意見,能有他的好?

    只是,魏公公暫時真顧不上貴妃娘娘了。

    他現在先得補窟窿。

    皇孫好在哪里呢?

    魏公公從各個角度剖析了一番,什么天資聰慧,常人不及之類的脫口就來,把個皇孫夸上了天。

    孫子被人夸,當爺爺的肯定高興,當老子的更高興。

    爺兒倆很受用,校哥兒也很受用。

    年紀小不代表校哥兒不知道有個太監在說他的好話。

    這是個好人。

    校哥兒記下了這個太監的樣子。

    魏公公注意到未來的天啟帝看自己的眼神很對乎,心里也是受用。

    今天這就算初次相見了,日后還要校哥兒多多照顧。

    當然,巴巴校哥兒就別惦記了,不然輩份不好論。

    西李和客印月見著皇帝高興,自然松了口氣。

    剛才可嚇死她們倆了。

    母女連心,壽寧對母親的心思最是了解,可卻苦于沒法制止口若懸河的魏公公,心里不由叫苦:你這刁奴忘了我們來做什么的么!

    我們是來借錢的啊!

    就你這態度,我娘能借錢?

    魏公公猶若不知,繼續拍馬。

    “如此好皇孫,奴婢如何能不恭喜皇爺呢!”

    這句話說完后,還是意猶未盡啊。就恨校哥兒沒什么拿得出手的事跡,比如砸個缸,讓個梨什么的,那樣的話,談資就多了。

    要不是他沒這個資格逗弄皇長孫,鐵定拿一個銅板和一塊碎銀子扔人面前了。

    選什么,都對。

    “朕的孫兒,能不聰明么,要你來夸。”

    萬歷不住點頭,輕輕拍著孫兒的后背,越看越是歡喜,打哪都像他這個爺爺,到底是自家的血脈。

    嗯,最重要的是,長孫較瘦,不像他爹小時候那樣胖乎乎。

    歷來明君可沒幾個胖子。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萬歷不喜歡胖子,是從江山社稷角度出發的。

    即便事實上他自個體態也很豐滿,但這并不影響他對于繼承人的體形要求。

    “皇爺乃真龍,這龍子龍孫自也是真龍。”魏公公一臉真誠。這句話不誅心,眼面前可不三代帝王么。

    龍子這話萬歷一聽而過,龍孫聽著不錯。

    隔代親不是假的,打心眼里,萬歷對于這個已經六歲的長孫是真喜歡。

    氣氛活躍開來,除了貴妃娘娘有點不開心。

    魏公公也輕松,談話的基調定下來,下面就好辦的多。

    要不然,上場就是劈頭蓋臉,,他魏公公還怎么和壽寧這個搭檔把戲唱下去。

    然而,這殿中的話事人始終是貴妃娘娘。

    貴妃娘娘沒有放過小魏這個勢利眼。

    她當然不會說皇長孫好個屁,而是好奇的插了一句,“陛下的差事你辦的如何了?”說完,貴妃娘娘特意撐著“病體”看向自己的丈夫,“是陛下召他來問話的么?”眼神帶著提醒與警告:你知道他的底細。

    “沒…朕沒召他…對了,魏良臣,你進宮做什么?”萬歷回過神來,是啊,這小子鳥還在,誰個讓他進宮來的?

    “皇爺,奴婢是來…”魏公公正要說,邊上有個聲音打斷了他。

    “父皇,魏公公是女兒帶進宮的。”說話的是壽寧,她看出點不對,似乎魏公公不能隨意進宮,所以及時替他解圍。

    “他跟你一起進的宮?”萬歷詫異,這兩人風馬牛不相及,怎么扯到一起去了。

    貴妃娘娘眉頭微皺,先是疑惑的看了眼魏公公,再一臉不悅的看著女兒:“你不在府里呆著,進宮做什么?”

    “我…女兒聽說母妃身體不適,特意進宮探望母妃的。”壽寧反應的快,沒敢說是來借錢的。

    貴妃病了?

    朱常洛和西李都是糊涂,沒聽說啊。均是偷偷朝貴妃娘娘看去,卻是沒發現貴妃娘娘有什么不對。

    “難得壽寧你有這份孝心…”

    萬歷還是認可了壽寧的舉動,當娘的病了,女兒來看,是好事。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貴妃那病不太方便說。

    “你既來看我,帶他來做什么?”貴妃娘娘倒是思路清晰,或者說不想輕輕放過魏公公,她現在就想弄明白魏良臣怎么跟她女兒混一塊去了。

    魏公公快速轉動腦子,準備解釋一下這件事。

    公主殿下那邊反應比他還快,忙解釋說自從上次魏公公幫助駙馬,使駙馬免遭刁奴毒手后,她和駙馬就一直感激魏公公。

    “最近聽說魏公公在替父皇辦海事的差,有些困難,所以女兒便借了他些錢。”壽寧隨口說了這么一句。

    萬歷一聽緊張了,質問魏良臣:“你跟壽寧借錢了?”

    “不瞞皇爺,奴婢是斗膽借了些。”

    魏公公雖知壽寧是在替他解圍,可也暗罵這丫頭騙子愣是想要將他套牢,她是要借這機會把那十萬兩坐實啊。

    “借了多少?”萬歷對于錢財格外敏感,雙手下意識的松開了孫子。

    魏公公喉嚨一動,準備上公主殿下的套,不過壽寧卻搶先道:“不多,女兒借了他三千兩。”

    “三千兩?”萬歷神情一松。

    “你跟壽寧借錢做什么?”貴妃娘娘問了一句。借多少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小子跟公主借錢干什么。

    “皇爺交辦的差事,奴婢想著早點辦起來,可奴婢…”魏公公一臉苦澀,“不得已只好厚著臉皮跟殿下借些。”

    萬歷想了想,沒吭聲。

    貴妃娘娘不依不饒:“既然壽寧借錢給你了,你還跟她進宮做什么?”

    魏公公猶豫了下,硬著頭皮道:“皇爺,娘娘,這個…奴婢想跟你們借點錢。”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