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李永貞的用意
    二叔沒跟良臣說過他是如何進宮的,因為這內中實在是太過波折,并且太過丟人,以致于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跟侄兒說。

    二叔不說,體貼的良臣自然也不會刨根問底,畢竟他這做侄子的進京之路也很坎坷。

    有時候良臣有想過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二叔自宮之后來了京師,在沒能進宮前是不是也跟胡廣、沙千刀他們一樣,在左安門外干過“拉皮條”宰客的事。

    得虧時間線長了點,要不然倒霉催的,當侄子的被當叔叔的宰,實在是人倫慘劇。

    對二叔的事跡,良臣前世看過許多雜記史料,內中無一不提到了一個人名,這個人就是孫暹。

    據那些雜記野史上說,當時悲憤之下一氣自宮的二叔,根本沒有想太多,只以為切了命根子去了京城,就能順順當當的進宮當老公。現實卻是,當老公是要有門路的,沒有門路還想當老公,除非你英俊不凡又或才高八斗。

    比如讓良臣至今想到還要膽顫的那位劉若愚,這人不但是自己凈身,還是宮里諸位大珰,二十四監衙門爭搶的對象。無它,人家不但長的一表人材,并且才高!

    這個事實說明,有文化的知識分子走哪都是吃香的。而二叔這邊卻是要什么沒什么,故而他不可能一進京就能進宮的,只能跟那些無名白一樣,每日坑蒙拐騙填飽肚子,然后想方設法尋找門路入宮。

    二叔沒別的優點,就臉皮比別人厚一點,并且有豪爽之風,舍得花錢,哪怕自己也是窮的叮當響。于是,在這個優點的帶動下,二叔就跟很多官員大珰家中的仆人打的火熱,最終機會來了,孫暹家的仆人幫了他一把,將二叔推薦給了自己的主人。

    于是在孫暹的舉薦下,二叔才得以入宮做伙者,幾年后又在御馬監太監劉吉祥的關照下成功謀到積水潭洗馬圈的差事,其后在好友徐應元的幫助下謀到了甲子庫差事,腰包里有了油水后才買到了皇長孫伴讀貼身的差事,再接著勾搭了皇長孫的乳母客巴巴,最后,走上飛黃騰達的九千歲大道。

    現在,二叔的人生軌跡發生了變化,越過了甲字庫,直接進了東宮。只是他本人不知道,沒有他這個侄兒的暗箱操作,他老人家再過幾年同樣也會一帆風順,事事順心。

    某種程度上,魏良臣對二叔的過早安排有點拔苗助長,他的出發點是好的,希望自家二叔能夠早日步上青去大道,然后提攜一下自家的親侄兒。可問題是,他這橫插一杠看著是美好,但極容易將事情往他不可控的一面引導。

    凡事還是按部就班來的好,仗著自己是兩世為人,知道歷史發展,就提前布局,后果就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就在魏良臣尚在雙山臺和張虎見面時,東宮管事太監王安將皇長孫伴讀的差事給了魏朝,而不是給了二叔李進忠。

    同時,太子朱常洛頂著寵妃李選侍的壓力,將皇長孫留在了太子妃郭氏處撫養,而不是交給李選侍照顧。

    魏良臣的兩樁謀劃都落了空。

    原因是汪文言在王安面前說了一句話,這句話的大概意思是太子妃雖然未生,但終是太子妃,將來太子登基,必然是皇后。所以皇長子萬萬不能交給西李,否則會出現當朝國本一幕。

    深知太子這三十年不易的王安,采納了汪文言的意見,并如實向太子表明了這方面的擔憂。于是,魏良臣的算盤落空。

    可憐良臣現在卻一無所知,只以為在自己的英明布局下,形勢不是小好,而是大好。

    孫暹的出現,更讓他萬分激動。

    從根本上來說,孫暹就是二叔的伯樂。可以說,沒有孫暹就沒有二叔。那么關系就來了,如果孫暹當上了司禮掌印太監,是不是就意味著二叔有了一條大腿可以抱。

    二叔的大腿就是自己的大腿,拐彎抹角之下,人生就又能少奮斗若干年了。

    外朝講究座師門生,內廷同樣也講究這個。只是不叫座師門生,而叫投名。

    二叔是孫暹舉薦入宮的,按內廷的規矩,二叔就是孫暹名下。

    打狗還要看主人面,有掌印太監站在背后,良臣覺得他一直頭疼的礦監稅使事,就會迎刃而解了。

    良臣內心里是不愿意金忠當上掌印的,這倒不是說人家金公公如何得罪他,又如何看不起他。恰恰相反的是,良臣能有今天,正是人家金公公的功勞。

    金忠知道魏良臣是小國舅鄭國泰推薦給貴妃娘娘的,也知道貴妃娘娘和皇爺很喜歡這個有點與眾不同的少年讀書人。所以,他便成全了魏良臣,當日萬歷下詔授魏良臣中書舍人,就是金忠的主意。只不過內閣那里出了點問題,中書舍人成了兩殿舍人。

    但不管怎么說,金忠對魏良臣都是沒話說。

    為此,金忠還惹得掌印陳矩和司禮隨堂王安不滿,因為,當時王安向陳矩請求,任他的家臣汪文言為中書舍人。

    被金忠這么一攪和,汪文言的中書舍人自是不好再提,如此一來,王安也好,陳矩也好,對金忠自是有些意見。

    魏良臣就算不知道這背后的故事,也不當對金忠排斥,可偏偏他就不愿金忠當掌印。這也是沒法子的事,要怪就怪宋獻策個王八蛋吧。要知道,當日魏良臣拿給河間知府陳倫的司禮官貼就是私刻的金忠印,盜的金忠名。

    陳倫是金忠的義子。

    這件事遲早會漏餡,一旦事發,魏良臣可就麻煩了。

    因此,他不希望金忠當掌印,內心盼著孫暹成功上位。

    二叔是他名下的人,到時候金忠真要找良臣麻煩,有孫暹頂著,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只是,誰當掌印不是他小小舍人能決定的,因而心里也只能默默替孫暹打氣。仔細一想又不對啊,李永貞沒道理巴巴叫李維過來就為告訴自己老領導死了,馬上組織上有兩個侯選人競爭啊。

    李永貞肯定有什么用意。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