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司禮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你明白不明白?
    “你說的這個宣傳,我聽著真是不錯,你給我細說說…”

    公子哥長這么大,還是頭次聽說這宣傳的道理,想到自家事,便聽得入神,忍不丁這小子不說了,忙端起酒杯要這小子再講一講,卻發現這小子竟然抱著邊上姑娘啃了起來。

    真他娘的有辱斯文,小小年紀怎的跟個老色鬼似的…

    公子哥輕咳一聲,也不介意這小子跟他稱兄道弟了,伸手將他從姑娘的懷里拉出來,端著酒杯笑道:“來,喝一杯。”

    “好好。”

    良臣正啃的香噴,杯中酒一飲而盡,就要再去逗弄環肥,頭剛扭過去,又被公子哥拽了回去。

    “兄弟,你且跟哥哥再說說宣傳嘛。”公子哥光顧著聽新鮮,冷落了邊上的燕瘦,人小姑娘氣得嘴一噘,喝了口悶酒。

    這有什么好說的,良臣怪了:“莫非兄長對這感興趣?”

    公子哥呵呵道:“只是聽著新鮮,想多了解一點。”

    “唔,這個嘛,罷了,便和兄長多聊幾句。”良臣也呵呵笑了笑,人家是闊佬,買單的主,有要求的話,他得盡量滿足。

    “不過宣傳手法多樣,效果不一,得因人而施,說白了看人下菜,對癥下藥,要不然,效果適得其反。卻不知兄長想聽哪方面。”良臣夾了一塊鵝血,塞進了嘴里,嚼完又夾了兩口魚肉。

    “這個…”公子哥犯難了,他家的事,不便明言。

    見這公子哥犯難,良臣擺了擺手,道:“那我來舉例吧。”

    “好好好。”

    公子哥連說三個好,端坐在那,聚精會神的看著魏良臣。邊上的燕瘦好不郁悶,對坐的環肥也是一臉發懵。這是來嫖姑娘找樂子來了,還是傳業授道來了。

    “打個比方哈,我是說打個比方哈。”良臣嘿嘿一笑,“就拿本朝內廷來說吧。”

    “內廷?”公子哥神情一動。

    “嗯。”

    良臣點了點頭,闊論起來:“就說正德朝的大珰劉謹吧,這人你曉得不?”

    “曉得曉得。”公子哥連忙點頭,笑話,劉謹是誰他能不知道么。

    “不就是那個大太監嘛。”燕瘦小嘴一噘,這壞人,她也知道。

    “怎么,姐姐也知道啊?”良臣嘿嘿一笑,問燕瘦:“這劉公公名聲可是臭?”

    “臭不可聞。”燕瘦一臉嫌棄:禍國殃民的大太監,有什么好說的。

    良臣卻問她:“為何臭不可聞?”

    “這…”

    燕瘦愣在那里,為何臭不可聞呢?

    公子哥卻是明白,剛想開口說書上寫了,就見那小子從牙縫里捏了根魚剌丟在桌上。

    “因為宣傳嘛。”良臣一言下了定語。

    公子哥詫異:“此言怎講?”

    良臣笑著問他:“我問你,劉公公在世時得罪的是誰?”

    公子哥思慮片刻:“自是朝中官員。”

    “那么,寫史的又是什么人?”

    “也是他們。”

    “這不就結了?”

    良臣為自己和公子哥倒滿酒,順手又捏了把環肥的胸口,曬道道:“做官的看不起內廷中人,認為他們是閹寺,上不得臺面,似乎他們天生就比公公們高一等。那劉公公得了皇帝寵信,干涉起朝政來,騎到他們頭上,你說,他們能容得了?”

    “容不了。”

    “所以,皇帝一死,他們就要反攻倒算,處死劉公公不說,還要歪曲事實,把劉公公寫進書中,叫他臭不可聞…老百姓知道什么,咱們這些后人又知道什么,從來聽的說的,不都是這些當官的告訴咱們的?…所以劉公公生前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咱們真知道?不知道!都是聽當官的說的,這便是宣傳。宣傳的手法就是抹黑,造謠,歪曲,欺騙,史書不過是他們宣傳的一種工具….我這么說,你明白不?”

    “噢。”公子哥愣了下,“略懂。”

    略懂也行,良臣打個哈哈,喝的高興,來了性頭,舉杯又是一飲而盡。放下酒杯,這回不勞公子哥動手,環肥就識趣的給他添滿。

    “文官嘛,好耍弄筆桿,舞文弄墨,文過飾非,無事也能掀起三層浪來,而百姓愚昧,但聽他們所言,便信以為真,因此極易受蠱惑煽動。謠言人口相傳,再加上那些文人故意編造的歪曲事實之文,不明真相之人更容易被欺騙。這便是掌握宣傳的好處。久而久之,便是鐵一般的事實,任誰也質疑不了,對不?”

    良臣看著公子哥,卻發現他沒反應,只低著頭在那想什么。

    “酒多了?”良臣拽了拽他。

    公子哥反應過來,忙道:“沒,沒,賢弟繼續。”

    “還繼續?”良臣能有多少貨,腹誹一聲,無奈道:“我給你講一段吧。”

    “愿聞其詳!”

    “當年劉公公自幼家貧,所以不曾上過一天私塾,以至成為大珰還是個睜眼瞎,大字不識一個,聽著都心酸的。所以劉公公發跡后,便一直出資供養家鄉貧苦子弟,但盼他們能夠讀書明理,成年之后不致像他一樣。

    除此之外,劉公公最是仰慕那些秀才,未成大珰前,便喜歡在宮外聽那說書人講些故事,每聽到高興處,雖囊中羞澀,總是要摸出一個銅板來的。但凡在路上見到有士子結伴而來,他也會自愧,不敢與士子迎頭相向,總是讓于一邊待士子走后才繼續前行。由此可見,劉公公最是看重讀書人,也最是器重,每每在宮中與人言稱,都是要為社稷選人材,要使貧者有衣穿,有書讀,有飯吃。”

    良臣說的口渴,拿起調羹舀湯喝。

    “劉謹真的有你說的這么好?”公子哥很是發懵,怎么這小子說的和他知道的完全不對啊。

    “你別管真的還是假的,我只問你,若有一天,這滿天下盡是出現稱頌劉謹的文章,連唱戲的戲文都說劉公公好,民間隨便找個人來問,都稱劉公公是比國初三寶太監還要好的公公,他比岳王爺還冤枉,你作何感想。”良臣打了個嗝,吃的有點飽。

    “這不是顛倒黑白么?”公子哥有點抓狂。

    “非也非也,這不是顛倒黑白,而是宣傳。”良臣神秘兮兮,“宣傳的目的,就是讓人們相信宣傳的內容。只要百姓相信了,那就是事實。你明白不明白?”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