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133、秘密會議(第一更)
    文在否已經離開了,但是他留下的法器卻成了呂樹的難題,這就讓呂樹很難受了,這事明明是應該承文在否人情的,畢竟如果沒有文在否這兩手后招,很可能櫻井彌生子如今已經隕落。

    可是文在否仿佛偏偏不想讓他感謝似的,惡心了大家一把。

    呂樹在想文在否有可能已經知道是誰在針對自己了,就算不知道具體信息,對方手里的情報也要比自己更加充沛一些,所以才會留這些后手。

    但是現在又上哪去問呢?就在呂樹站在光幕外面束手無策的時候他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呂樹打開一看竟然是文在否的消息。

    “好好保重啊,我回呂宙啦。”

    “有空來找我玩啊。”

    “我有空也會來找你玩的!”

    “下次咱們吃什么啊?”

    “或者咱們去哪玩?”

    “是不是很頭疼那個梅花玉佩?哈哈哈哈哈。”

    文在否一個人自言自語,就能完成一整段對話……然而呂樹沒工夫蛋疼這個,他看到信息的一瞬間就給對方撥了回去,結果卻是對方已經關機的提示。

    文在否離開了,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呂樹很想問問文在否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么,因為原本他想要再回呂宙一趟是想殺端木皇啟,如今自己也晉升了大宗師境界,呂小魚甚至馬上就有兩個大宗師的魂魄,這種時候需要擔心自身安全的應該是端木皇啟,而不是呂樹。

    可現在呂樹忽然意識到,端木皇啟也不過是一枚旗子而已,不管對方在知情的情況下當馬前卒,還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愚弄,呂樹都應該去面對那個幕后之人,而不是端木皇啟。

    端木皇啟必須死,這個人的野心燃燒起來會連著其他人一起死掉,但是殺掉端木皇啟之后呢?

    地球與呂宙的通道搞不好分分鐘就要徹底打開,不是呂樹殺性重非要去找出這么個人,而是他沒法躲在地球當鴕鳥!

    以呂樹現在的想法,若是地球和呂宙能夠完全封閉起來井水不犯河水,他真是巴不得這輩子再也不去呂宙了。

    然而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把梅花玉佩打開啊?!

    這個時候幽明羽也趕來了,幽明羽和呂樹還有櫻井彌生子都看向石學晉。

    石學晉愣了下說道,堂堂石天羅竟然還有點緊張:“你們看我干嘛?”

    “你是咱們天羅地網最博學的人啊,”呂樹說道:“你不知道該怎么辦嗎?”

    石學晉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啊,要不我吃口蔥吧……”

    呂樹:“……”

    幽明羽:“……”

    聶廷:“……”

    吃口蔥像話嗎,咋的,吃蔥能提高智力啊?!

    石學晉站在光幕前面惆悵了半天正經說道:“地球在煉器方面還是太落后了啊,短時間內根本搞不清楚這光幕的原理是什么,像是一道獨立的法則……”

    呂樹也有點惆悵,如果是地球和呂宙有什么最大的不同之處,那就是地球的科技更加發達,而呂宙的修行文明則已經到了最鼎盛的時期……地球上根本沒有煉器高手!

    咔!

    這一聲響起的瞬間呂樹和石學晉木然轉頭看去,赫然看到聶廷手持黑刀,一刀便將光幕砍出了一條裂縫……

    然后那條裂縫不斷的擴大,映襯著聶廷平靜的面龐,場面一度非常詭異。

    這東西,薛圣佑一時半會兒打不破,可他也打了半天,而聶廷的武力值其實是遠高于薛圣佑的,所以這一刀就劈開了!

    聶廷平靜的模樣就仿佛在無聲的嘲笑著石學晉和呂樹,砍掉不就完了嗎?

    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呢,櫻井彌生子已經一下子撲到了呂樹的懷里,搞得呂樹手都不知道忘哪放了,櫻井彌生子在呂樹耳邊說道:“謝謝你,謝謝你來救我。”

    不過櫻井彌生子的擁抱并沒有持續太久,在石學晉看來就像是一觸即分,矜持而又禮貌。

    石學晉看了看聶廷:“還有沒有修行者組織的領袖是女性?把他派過去看看?”

    聶廷看了石學晉一眼:“暫時沒有,以后再說。”

    迄今為止,呂樹友好訪問過兩個擁有女性領袖的頂級修行者組織,北歐神族和神集,貌似無一例外……

    這都什么事啊,石學晉預感到第九天羅可能會成為修行者世界的一個梗……

    之前就有人對天羅地網很不滿了,但是敢怒不敢言,只不過那時候大家不滿的點在于第九天羅和李一笑李天羅太會搞事情,到哪都整的滿城風雨。

    而現在就不一樣了,這位第九天羅去哪一趟都差點給人家領袖拐走,這仿佛又進入了另一個境界……

    如果對外組織關系是這樣搞,大家就有點慌了啊……

    此時,櫻井彌生子忽然對石學晉和聶廷說道:“我可以用神集領袖的身份發起一個秘密會議嗎,與你們兩位。”

    聶廷和石學晉愣了一下,這怎么突然就談起正事了?聶廷想了想說道:“可以。”

    會議地點就在函館的神集分部辦公地點舉行,神集僅僅花了十分鐘便將辦公室里一切人員都清理出去,就連攝像頭和錄音設備都是幽明羽介入之后負責關閉以及清理的。

    呂樹和幽明羽就站在會議室外面的走廊上百無聊賴的有一搭沒一搭聊天:“你說他們開會的內容是啥啊?我是第九天羅也不能聽嗎?”

    幽明羽說道:“我也不知道啊,現在以你身份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你之前遇到過奴隸主嗎?”呂樹好奇問道。

    “沒啊,”幽明羽睜著眼睛說瞎話,他忽然問道:“你真的不會收奴隸的那種功法嗎?”

    呂樹當時汗毛都豎起來了:“真不會真不會!”

    幽明羽神態中有些惋惜,忽然間會議室的門推開了,呂樹和幽明羽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會議結束的這么快。

    只不過,呂樹和幽明羽都發現,剛剛走出會議室的石學晉和聶廷,面色有點古怪啊……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