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123、戰亂遺孤(第三更)
    “不是你等會兒,”呂樹愣住了,他以為童子功這種東西只是傳說呢,沒想到竟然是真的?!但這其中有很大的疑點啊:“我沒有冒犯的意思啊,我就是想問,你父親離世的時候他元陽還在嗎?你是親生的嗎……”

    “是啊……”這次文在否也愣住了,他像是發現了數千年來一直被自己忽視掉的一個盲點:“臥槽!”

    “來自文在否的負面情緒值,+999!”

    文在否的父親早年便是呂宙的一名大能,只是那時候呂宙動亂不堪,修行者之間為爭奪道統與修行資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

    所以,文在否幼年的時候,整個家族便慘遭迫害,只有他被藏在井下躲過一劫。

    也是那一年,他遇見了老神王,然后隨著老神王征戰三千載。

    其實文在否知道,老神王身邊大部分人都是孤兒,被收留在麾下悉心培養。他身為御龍班直的教習,更是知道,就連御龍班直里九成也都是戰亂遺孤。

    世人都覺得老神王殘忍,因為當年老神王殺了太多的人。可是只有文在否覺得,真相不是這樣的。

    那一年文在否還小,老神王帶著他走出家鄉通往外面的橋,那座橋很長,神王挺拔的身姿在前面慢慢的走,年紀幼小的文在否就在他身后步履蹣跚的跟著。

    還沒走完那座橋,文在否忽然哭著說自己的仇還沒報,他當時想,你這么厲害,那你幫我把仇報了啊。

    結果老神王轉身說,自己的仇要自己報才算痛快,但這在人生長路里不過是一件小事而已,若想以后不再有人跟文在否的遭遇相同,那就隨他一起去統一這呂宙。

    然后老神王問他愿不愿意,不愿意,現在就可以轉身回去,等他回去了,老神王就斬斷這座橋。

    文在否沒有猶豫,跟著老神王走了。

    但是,這么多年了文在否其實一直都沒有深思過,守元陽是沒錯的,這一點沒毛病,但是他父親還沒來得及告訴他,得守到什么時候……

    不過好像也正是因此,文在否專注修行才有今天的成就?

    呂樹忽然感覺自己跟文在否有點同病相憐的意思啊,當初他憋著不開氣海雪山的時候,跟文在否的經歷簡直有異曲同工之妙……呵呵。

    此時,文在否漫不經心的問道:“那個我看電視上說什么風俗店,附近有這種地方嗎?”

    ……

    晚上,御扶搖和文在否一起消失了,呂樹知道文在否干嘛去了,但是御扶搖怎么也消失了呢。

    但櫻井彌生子才不管他們去了哪里,反正特別開心,她拉著呂樹的袖子跑到札幌的街上,一路朝著札幌電視塔跑去。

    札幌電視塔高147米,并且在90米的位置建設了瞭望臺,幾乎能將整個札幌盡收眼底。

    夜里,札幌這座城市比想象中的要繁華,那城市里繽紛的燈火就像是一個個旅人與過客,濃烈而又豐盛。

    櫻井彌生子開心的趴在欄桿上:“呂樹君,你說這時候要有煙火該多好看啊。”

    電視塔里是黑暗的,塔外則是光明的世界,兩個人在這一刻仿佛獨處,世界也都寂靜。

    結果就在此時,遠處城市外的黑暗里竟然真的升起了一道光亮,那急速升上天穹的紅色光芒就像是在這黑夜里的一道暖流,瞬間將心也照明亮了。

    整個札幌都看到了這束煙火,大家轉頭看去,然后煙火砰的一聲炸裂開來。

    煙火的光亮將呂樹和櫻井彌生子的表情都映現出來,櫻井彌生子開心的笑道:“好巧啊!”

    就仿佛,如果心愿虔誠,這世界總會成全。

    一束一束的煙火飛上天空,為這札幌的上空組成了巨大的光影,櫻井彌生子興奮的又蹦又跳:“呂樹君,謝謝你陪我看煙火,也不知道這是誰放的煙火哦。”

    “呂樹君……以后千萬不要忘了這場煙火啊,你看它那么好看,所以千萬不要忘記。”

    也不要忘記跟你一起看這場煙火的我呀。

    煙火落幕,櫻井彌生子的表情重新隱入電視塔的黑暗中。

    有一種孤獨是你看著別人過的幸福就好了,你就躲在角落里默默的看著,只要對方開心,你也能感受到一點點溫度。

    煙火之下穿著風衣的茂木敏充抬頭看著天空喃喃說道:“真羨慕啊。”

    想到這煙火里深藏的那顆少女心,茂木敏充都感覺自己年輕了一些。

    “組長,我們接下來干什么?”有人問道。

    “收拾東西,撤退吧,”茂木敏充笑了笑說道。

    ……

    札幌電視塔頂端的輕鋼架龍骨上,文在否和御扶搖并排坐著。

    御扶搖看了一眼腳下的電視塔瞭望臺漫不經心的說道:“抓緊時間享受這一切美好吧。”

    文在否皺眉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姐姐。”

    “好久遠的稱呼啊,當年你被他從井里帶走的時候我被遺忘在廢墟里,我從廢墟里爬出來,渾身都是血,”御扶搖說道:“可能他都以為我已經死了吧,你們都已經以為我死去了,就連我自己都以為我應該死去。”

    “你是嫡長子,我是奴隸生的女兒,似乎天生就應該不同,”御扶搖神色有點迷惘:“我跟著他這么多年,就希望他多看我一眼,可是并沒有。”

    文在否忽然說道:“你知道他的。”

    “對啊,我懂他的,你們誰都沒我懂他,”御扶搖嘆息道:“所以我會等,最終等來了絕望。”

    “現在不也挺好的嗎?”文在否皺眉道:“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御扶搖輕聲笑了起來:“怎么,文在否你也會害怕嗎,因為知道自己已經打不過我了?”

    “打不過又怎樣,”文在否傲然說道:“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由實力來決定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御扶搖笑道:“他該回歸了,沒有他的呂宙,太寂寞了。”

    “那如果他不想回去呢?!”文在否皺眉說道。

    “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御扶搖從一百多米的電視塔上一躍而下,衣袂飄飛間空靈的像是一首夜歌。

    ……

    昨天祭了本書月票還是沒起色啊,再祭一本?

    推薦飛天魚新作《天帝傳》:

    主角林刻,本是玄境宗十大強者之一,只差一步便能修成真人,獲得長生,卻被師尊易一真人,在他臉上烙印下“九”字,貶為最低等的九等賤民。

    且看林刻,如何報仇雪恨,笑傲天下。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