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911、鋼鐵直男李黑炭(第三更)
    張衛雨看著李黑炭愣了半晌,他知道這經脈被沖撞到底有多痛,所以他也知道這一趟翻山越嶺的拉練估計要到天黑的時候那群士兵才能回來,結果李黑炭這么快就回來了。

    他有點感慨,不是李黑炭比其他人的實力高,而是這貨真的太莽了,其他人都疼的需要停下來休息一下再繼續拉練,而李黑炭不用,他就是先咬著牙一口氣跑回來再說,壓根不在半途中調理經脈的……

    不過張衛雨知道這樣其實也有好處,只要恢復過來,李黑炭的經脈與實力一定會比其他人更強一些。

    追尋大道的路上痛苦極多,孤獨、傷痛、誘惑,等等。

    張衛雨其實挺欣賞李黑炭的,因為他很清楚只有心思純粹的人才能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

    到了夜色繁星初上的時候,大部隊才回來,此時的李黑炭依然躺在地上嚎叫著。

    呂樹過來了,看著每個人臉上的痛苦神情稍微有點于心不忍,但并沒有說什么。

    張衛雨背著手老神在在的帶著內殿直們回了營房,夜色中飄來張衛雨的聲音:“這才哪到哪,都回去洗洗歇了吧,晚上不要睡覺,整夜打坐調息,明天繼續!不準偷懶,我們等會兒會去巡視!”

    許多人痛苦的只想睡覺,結果現在還不能睡,這也太煎熬了啊!

    不僅如此,他們還被要求必須去洗澡,洗完澡才能進營房……

    過了一個小時張衛雨等人就出動了,進到各個營房里面直接拿著棍子把所有人偷懶睡著的選手都給抽起來,整個營房嗷嗷叫的跟煉獄一般。

    張衛雨檢查了三十多個營房,確定所有人都開始修行功法之后才滿意的走了出來,他正好迎上呂樹,便對呂樹笑著說道:“不要心疼他們,這是為他們好,懶散太久之后總歸會出現問題,心態、功法、經脈,都需要調整。我看了一下情況,明早應該會有驚喜!”

    說完張衛雨就走了,呂樹原本以為張衛雨去睡覺了,結果他發現這群人每過一個小時都會來檢查一遍是否有人偷懶,不得不說,張衛雨等人如今體質連普通人都不如,這種高強度的訓練也讓他們有點吃不消。

    也正是因此,呂樹開始有點小小的佩服張衛雨這些人了,他們能為了心中某個想法確確實實的付出勞動與汗水。

    長此以往這樣堅持下來,武衛軍……好像真的可以蛻變了!

    第二天早晨,呂樹還在溶洞里便聽到外面的歡呼聲,他疑惑的走出溶洞,竟發現有許多士兵在營房外面蹦蹦跳跳的像是在慶祝著什么。

    結果一問,呂樹竟愕然發現,原本只有五品實力的士兵,竟然統統在一夜之間破境晉升到了四品!什么情況?

    張衛雨站在他旁邊笑著解釋道:“這些人本身就在五品巔峰上卡了許多年,差的只是一本功法而已,于是昨天高強度的修行讓他們經脈出現了動蕩,又有了新的功法,在這破而后立中突破是理所應當的,那些原本是四品的,恐怕一周之內也能做到這一點了。”

    呂樹愣了半晌,如果武衛軍的整體實力境界全都拔高一個檔次,那這平均實力就很可觀了啊!

    張衛雨似乎看透了呂樹的想法一般笑道:“不急,這才剛剛開始。”

    有了第一批人突破,就能讓其他還沒突破的人看到希望,突破的人也能嘗到甜頭。

    張衛雨深知現在的武衛軍還是一群烏合之眾,所以想讓他們下苦功夫,就必須讓他們看到實打實的好處。

    一根軟軟的繩子放在桌子上,牽著繩頭走,它才能跟著你的意愿走直線,如果是推著繩子后面走,那繩子只會彎曲,卻不會前進。

    就這么一場突如其來的集體晉升破境,便讓呂王山上充滿了希望與喜悅,武衛軍里原本就是五品最多,所以這一場集體破境中,受益者絕多。

    第二天開始修行的時候大家雖然有點痛苦,但都懷揣著希望與熱情。

    這時候張衛雨拿出一張剛剛手畫的圖來:“今天,在山上見到這樣的植物必須帶回來給我,這山上一定有,我昨天便在山腳下看到了。”

    當第二天夜色降臨,武衛軍將士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帶著一些張衛雨要的植物回來,然后迫不及待的洗完澡回到營房修行。

    而張衛雨等人則支起了一口大鍋,開始將最近呂王山上積攢的野獸油脂和草藥混合熬制。

    呂樹有點心疼:“省著點用啊,這油脂是我打算拿來做肥皂的。”

    張衛雨愣了一下:“這山中野獸品級都不低,做出來肥皂恐怕還有滋補皮膚的效果,確實是個好想法,不過現在不要吝嗇,養好了武衛軍,你的計劃才能施展。”

    呂樹忍痛同意了,結果就看到那十多口大鍋里的油脂越熬越白,竟然漸漸熬成了奶油一樣的東西,十分神奇。

    這一熬便是足足五個小時,張衛雨等人都是輪換著來攪拌,不然根本扛不住。

    “要不你們歇歇,讓李黑炭他們帶人來熬?”呂樹說道。

    “不行,”張衛雨斷然拒絕:“現在他們的經脈不穩定,正處在每天破而后立的關鍵時期,絕不能耽誤他們寶貴的修行時間。”

    到了早晨,一小部分原本是四品巔峰的士兵,突破到了三品,只不過四品本身就少,所以今天歡慶的動靜并不是很大。

    張衛雨笑著招呼李黑炭等人過來:“來來來,都把上衣脫了,一人領一些這種油脂涂抹在身上,不僅能幫助你們恢復經脈的損傷,還能讓你們的皮膚變好!”

    李黑炭聽了以后不樂意了:“這都是貴族娘們抹的東西,大老爺們要皮膚好干嘛,我們大老爺們不需要抹這個。”

    張衛雨直接被李黑炭氣樂了:“那你告訴我大老爺們應該抹什么?”

    李黑炭撓了半天的頭說道:“仇人的血?”

    張衛雨:“……”

    呂樹在旁邊哈哈大笑,這李黑炭確定是鋼鐵直男無疑。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