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907、嘩變(第一更)
    如何讓三千多名武衛軍自愿與呂樹達成盟約,奉呂樹為主?這是個很難的問題。

    因為在張衛雨看來,這些流浪兒恐怕已經習慣了沒有拘束的日子,雖然盟約是個比較寬松的束縛,但那也終究是束縛。

    可是如果沒點防范手段,他們又不愿意拿出那五部功法來,這功法隨便拿出去一部都價值連城,可能便意味著一個頂級貴族的崛起。

    有時候張衛雨也在想,自己大概是瘋了才會把這種東西拿出來,竟然還答應了呂樹一個條件……

    “我覺得還是想要提前鋪墊一下,”張衛雨對呂樹說道:“這可是要接納三千多人的盟約,如果他們不同意的話引起嘩變,那一切就不用提了。”

    呂樹想了想:“我覺得還是坦率的告訴他們比較好,由他們來自己選擇一下。”

    呂樹和張衛雨的立足點就不一樣啊,現在張衛雨他們已經開始幻想,如果真的把武衛軍調教好了,以后說不定派上大用場呢,萬一成為一大助力呢?

    而呂樹不一樣啊,他現在就是求自保,等戰爭結束了自己拿到正式的統領文書后就給自己寫一封選薦信去劍廬報道,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時間,呂樹有信心在一年內沖上一品境界。

    張衛雨之前說過,選薦進入劍廬的大多數都是二品,二品以下的選手都不敢去送死,而呂樹如果進了一品,必然能在劍廬選拔名額中有一席之地。

    所以呂樹是過客,只求自保,還有之后生產肥皂賺錢。

    對于武衛軍的實力提升那是順手的事情,主要還是把武衛軍當生產大隊來看的……

    所以態度不同,就導致呂樹覺得就算有人因為要立下盟約這樣的事情離開也無關緊要。

    張衛雨冷笑起來:“這是你自己的軍隊,當然由你自己來選擇,但是這后果你能不能承受就是個問題了。”

    呂樹滿不在乎,自己有啥不能承受的,主教就在身邊,還有安東尼、小魚、賈桑伊,這特么武衛軍里誰能翻起什么風浪。

    于是呂樹把武衛軍全部召集過來,而張衛雨等人就在旁邊冷眼旁觀,等著呂樹把事情弄砸。

    武衛軍的士兵們一臉懵逼的集結過來,有人還卷著褲腿,腳上都是泥巴,這是剛從梯田那邊過來的。

    如今呂王山的山坡已經被壓出了一大塊平整的地面作為校場,平時早上跑操的時候就在這里。

    呂樹站在校場上看著武衛軍所有人朗聲說道:“開誠布公的講,因為我要送大家一場機緣,所以我需要對武衛軍有絕對的掌控權,這事就像是做生意一樣,我不能干賠本的買賣。原本可以強迫各位成為我的奴隸,但我本身并不喜歡控制誰,相信各位也不想失去自由,所以想了個折中的辦法……”

    就在此時,呂樹話還沒說完呢,李黑炭忽然高呼:“大王,我愿意做奴隸!”

    張衛雨愣了半晌,這是呂樹私下里安排的套路還是自發的啊?

    然后還沒等他看清楚情況,武衛軍里一大堆人高喊:“大王,讓我們當你的奴隸吧,我們不需要自由!”

    這次連呂樹都懵了,眼瞅著一大群人爭先恐后的生怕當不成他的奴隸一樣,只有呂樹自己清楚,他可沒安排過李黑炭說這樣的話啊!

    張衛雨他們完全看不懂這是怎么回事了,他們都是聰明人,所以完全能看出來武衛軍的這群人完全是自愿的啊,沒有人威逼他們。

    就算是李黑炭出來帶頭,可問題是大家都有獨立的心智,不至于一句話就給帶成這樣啊,所以這些武衛軍的士兵……是特么真的想給呂樹當奴隸啊!

    張衛雨他們有點看不懂這世界了……

    然而他們從始至終忽略了一個問題,倒不是說呂樹如今在武衛軍的地位有多么崇高,或者多么受愛戴,而是張衛雨他們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去理解奴隸們的心態。

    這些人在亂世里求的便是一條生路,呂樹在這段時間里所展現出來的東西,有兩點是武衛軍士兵們最看中的,一是呂樹并不苛刻,說實話就算進了山里逃命,他們過的都比在武衛軍或者是當奴隸的時候自在與舒服。

    另一點則是呂樹的強大,所有人都在想,那個圍著粉紅圍巾的仆人都是一品,那呂樹得是什么實力?而且是什么樣的背景能讓呂樹把一品強者都收做仆人?

    一品啊!這要等戰亂平定后,自己這些人作為呂樹的奴隸,在武衛城豈不是前途遠大?

    而且,大家總覺得呂樹與那些高高在上的強者不同,他從來沒把誰當過螻蟻,因為他始終以誠懇的態度活在這個世界上。

    現在他們擔心的不是失去自由怎么辦,而是擔心呂樹精神力不夠把他們所有人都收做奴隸。

    精神力是個很寬泛的定義,也沒有人專門修煉它,甚至沒人知道該怎么修煉它,但是它在呂宙世界卻承載了“奴隸數量”這樣的重要指數。

    所以,張衛雨他們與武衛軍之間,是有意識形態的差別的,他們身為內殿直高高在上,就算落魄了也有自己的驕傲,而武衛軍的這些人可不一樣……

    呂樹耐心解釋道:“大家不用當奴隸,我相信各位以后一定會感謝我今天做的決定,你們也會意識到自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話還沒說完呢,底下有人高喊:“不行,我們就是要做奴隸!”

    張衛雨喃喃道:“這特么都瘋了吧!”

    旁邊另一位內殿直蛋疼道:“難道是我們錯了?”

    眼瞅著呂樹還在跟大家耐心解釋著,而武衛軍則群情激昂。

    一個是死活不想收奴隸,另一個則是死活要當奴隸,之前張衛雨他們擔心的嘩變還是特么的發生了,但卻是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發生著。

    只不過呂樹有自己的堅持,他最終還是拒絕了武衛軍等人的請求,而是選擇簽訂靈魂盟約,他認為,終有一天,這些人會感謝自己今天所做的決定。

    而盟約已經滿足了他對于掌控武衛軍的需求。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