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900、故人重逢(第三更)
    (第一次更新898的時候從word里面復制出來出現了失誤,請重新刷新觀看……)

    這是現代思維與舊時思維的碰撞,呂樹知道不講衛生的后果,他有問過李黑炭他們平常是否生病,李黑炭說還會有人病死呢,甚至連死因是什么都不知道。

    這一路山林跋涉中呂樹他們遇到了不少強大的野獸,甚至二品的都見過,這就是呂樹曾經擔心的東西,因為靈氣越濃郁,也就意味著受益者不光是人類。

    呂樹路上就發現,曾在陰暗水潭里的螞蝗就連三品修行者的皮膚都能鉆透,那么寄生蟲呢?肯定也有變異。

    他抓過一只螞蝗來試驗,那螞蝗在沸水里竟然還堅持了一分鐘才死,所以呂樹要求他們喝水必須喝煮沸2分鐘的。

    好在山下的這條河流清澈,又暴露在陽光之下,通常能達到沸水飲用級別的水源里都不會有這種東西,有螞蝗的水源就意味著無法飲用,煮沸了也雜質極多。

    現在呂樹要做的就是把他的那些基礎知識灌輸給武衛軍的將士們,不管他們樂不樂意,現在呂樹說了算。

    要知道這群糙漢子之前從來沒講究過這個,這行進的路上呂樹都能看見有跳蚤和虱子在他們頭發里面穿梭,實在惡心的不行。

    為了這群糙漢子的清潔問題,呂樹還專門讓李黑炭拿出來好幾箱肥皂給他們用。

    武衛軍的將士們在河里小聲嘀咕:“大王是不是嫌棄咱們武衛軍的人啊?這大老爺們光著身子被別人檢查,太恥辱了。”

    “大王一直在盯著咱們,又非讓咱們脫光了洗澡,不會是……”有人毛骨悚然。

    “我可不是屁股上有印記的那種奴隸……”有人震驚道。

    劉謙之聽到后瞪了他們一眼:“大王讓怎么做就怎么做,別廢話!”

    呂樹聽到這些人說的話嘴角一抽,他終于知道張衛雨的語氣為什么那么古怪了!都特么是吃了沒見識的虧啊!

    這些武衛軍流浪兒們一開始覺得天天洗澡很別扭,然而堅持了七天之后大家就覺得……真舒坦!

    以往就算洗過澡,回到營地里就又沾上跳蚤虱子了,癢啊癢的也習慣了。

    如今整個營地都格外的注重衛生后,所有人都感覺清爽無比,就好像精神都好了許多似的。

    之前還有人問,大王是不是嫌棄他們,等過了這七天,說實話他們也有點嫌棄七天之前的自己。

    呂樹嘆了口氣,自己糾正這些武衛軍的流浪兒真是得從頭做起,一點都馬虎不得。真想要讓這支武衛軍重新擁有戰斗力,那就得先扭轉他們的習慣和紀律性。

    整頓個人衛生這一步算是已經走出成效了,眼瞅著屋舍也漸漸有了框架,梯田也有一部分開始播種。

    呂樹覺得雖然有點累,但還挺有成就感的。

    木頭直接從山里砍回來,在這里,木材資源是最豐富的,而且都是修行者搬運起來非常方便。

    呂樹看著劉謙之他們熟練的搭建營房就好奇:“很熟練啊。”

    “以前在武衛軍里最不受待見的就是我們了,所以搭建營房之類的苦活全是我們來干,”劉謙之笑道:“我這副統領,就是帶頭干活的。”

    呂樹點了點頭,這些人干活確實挺利索,但有個問題,該如何讓這些人擁有戰力呢?

    說實話這群人純粹的實力境界跟清塞軍也差不了多少,軍隊都是這個樣子,更講究協同作戰和意志等等綜合實力多一些,而這些人偏偏缺的就是這個。

    萬一黑羽軍真的進來了,武衛軍自己也好歹要有點自保能力吧?

    呂樹有點頭疼,要是有西吠或者是鐘玉堂他們在這里就好了,就算拿這些武衛軍當新兵訓練,半年也有點模樣了,可惜呂樹自己以前并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當了幾天老師也只是教個體實戰的。

    他倒是能教這些奴隸劍術,但這東西沒有經過劍閣的同意,呂樹并不會將劍道修行的法門據為己有,心安理得的傳授給別人。

    現在武衛軍練兵的環境有了,可他不會練啊……

    先不管他們了,房子和田地弄好再說其他的,而呂樹現在必須要修行了。

    他意外發現溶洞里面的靈氣要比青龍寨還濃郁一些,索性一個人天天呆在溶洞里面修行劍道,快速的增進著自己修為。

    半個月后呂樹吐出一口濁氣,如今他劍道煉體的境界已經進入第四品,若是加上劍罡,三品也可殺!

    就在此時李黑炭在溶洞外面大喊:“大王,我們抓到了一群可疑的人!”

    呂樹愣了一下,不是說這里人跡罕至嗎,怎么還能抓到人?不會是黑羽軍的斥候吧?

    他走出溶洞,經過的武衛軍將士們見大王從溶洞里出來都會下意識的恭敬行禮,這不是被強權壓迫和要求的,而是這段時間以來呂樹處事公允,又從不克扣他們的軍糧,每天雖然不至于吃的多好,但絕對不會餓著肚子干活。

    亂世里,沒什么比一位愿意體恤下屬的明主更珍貴的了,流浪兒似乎比尋常人更懂得感恩一些。

    不過現在還僅限于尊敬和賣命干活,呂樹覺得自己真要拉著他們出去打仗,這群人保準跑的比變異兔子還快!

    呂樹跟著李黑炭朝山坡上走去:“怎么回事?”

    “看起來像是普通人從南邊逃命過來的五十多個人,”李黑炭想了想說道:“不過還得等大王你去確認一下,這些人餓的都不成樣子了,但是很奇怪,我們給的水他們都不喝……”

    呂樹皺了皺眉頭,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話那就最好把對方留下來,省的這群人出去走漏風聲,讓黑羽軍知道這山里還有一支武衛軍的參與力量。

    結果就在呂樹看到那群人的一瞬間就懵逼了,而此時李黑炭說道:“有什么話你跟我們統領大王說!”

    對方看到呂樹也有點懵逼:“咱們這才多久沒見,你都成統領大王了……統領大王是個什么扯淡稱呼……”

    呂樹樂了:“我說張衛雨,你們不是躲在山洞里嗎,怎么跑這里來了?”

    張衛雨想起來這茬就牙疼:“黑羽軍這次玩真的了,還好我們預感不對走的早,不然全得交代到那。”

    忽然間,張衛雨看著呂樹,又看看旁邊那群人對呂樹的恭敬態度,明明兩個月前還是個逃命奴隸呢,怎么搖身一變成了這么多人的統領?

    呂樹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臨走前你不是給我支招讓我去武衛軍嗎?”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武衛軍收編了!”呂樹說道。

    “來自張衛雨的負面情緒值,+666!”

    ……

    求月票呀求月票,6月已經過半,手里的月票不要藏著咯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