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85、都是套路(第二更)
    一群人熱烈的討論起來,甚至還邀請呂樹去參加他們后天下午的討論會,他們問呂樹住哪,呂樹說初來此地,尚無住處。

    結果立馬就有人說自己那里有住處,希望與呂樹秉燭夜談……

    呂樹無語了半晌,還是選擇了拒絕,他要熬肥皂必然需要自己的住處,而且他也不想讓別人知道這個秘方。

    這呂宙世界的人不太注重商業機密,可呂樹還是很重視的。這年頭呂樹可是太了解人性了,當初他賣個煮雞蛋都有人想知道他蘸料是怎么調配的,研究出來就在他旁邊賣煮雞蛋結果還是被李叔他們趕走的……

    有些人真的很惡劣,他發現你賺錢了就想跟你用同樣的方法賺錢,甚至還想斷了你的生路,完全不去想自己要不要也弄出個新手藝來。

    所以呂樹擔心萬一誰發現了肥皂的熬制手法怎么辦?呂樹也不想初來乍到就打人是不是……

    修行者就有一點好,搶生意的也得看看實力境界啊,誰想搶生意,就讓安東尼賈桑伊和主教一起去跟對方談談,談談市場健康有序發展的問題。

    不過后天下午的討論茶會呂樹答應了,一定準時到。

    回到呂小魚所在的那桌,呂小魚瞥了他一眼:“跟他們有什么好聊的?”

    呂樹樂呵呵笑道:“得先融入他們才能更好的推銷肥皂啊,咱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得有一個突破點才行。而且我看這些人討論起來旁邊的人都愛聽,這些人就是咱們以后的活體廣告啊,今晚就開始搗鼓肥皂!”

    就在此時呂樹忽然看向自己面前的那一碗白面:“牛肉呢?牛肉面沒有牛肉嗎?店小二!你過來!”

    店小二胳膊上搭著白布就過來了:“客官怎么了?”

    “你們廚師叫牛肉嗎?”呂樹好整以暇的問道。

    “不叫啊,”店小二愣了一下:“我們廚師不叫牛肉,怎么了客官。”

    “那我牛肉面里的牛肉呢?”呂樹不樂意了。

    店小二愣了半晌:“牛肉被您旁邊這位姑娘給吃了……”

    呂樹:“……”

    “來自呂樹的負面情緒值,+199!”

    呂樹看向呂小魚,他猜到了開始,卻沒猜到結局……

    就在此時,幾名身穿武衛軍的士兵走了進來,盔甲歪歪扭扭的穿在身上,頭盔隨意的拎在手中,看起來就像是幾個兵痞。

    呂樹默默的觀察著他們,想看看武衛軍平時是個什么做派。

    結果這四人進門后便吆五喝六的喊上了:“三斤牛肉,兩斤酒,涼菜來四個,趕緊的!”

    呂樹一直帶著呂小魚坐在角落里沒有動彈,直到對方吃完結賬的時候,一名武衛軍的士兵忽然把手里的頭盔放在桌子上:“給,這頭盔抵賬了,兄弟們走。”

    店小二看到桌子上的那個頭盔哭喪著臉,呂樹簡直目瞪口呆,這特么也能叫軍隊嗎?頭盔都不要了?

    呂樹偷偷拉住店小二:“這頭盔值錢嗎?這玩意也能抵賬?”

    “抵個什么賬啊,”店小二哭笑不得:“我下午就得給人家把頭盔送回武衛軍去,這東西留在手里就是私藏軍械,要死人的。”

    全是套路啊,呂樹感慨道。

    不過這樣的軍隊似乎進去以后反倒更加適合他一點,他不求打仗建功勛,唯獨要一個劍廬選薦的名額罷了。

    而且這樣的隊伍,他坑起來一點都不慌啊……

    “走吧,”呂樹站起身來:“咱們還有事情要做。”

    這武衛軍看起來并不富裕,張衛雨曾說過其實每月撥下來的糧餉也并沒有多少,清塞軍之所以富,那是因為南庚城相對繁華而且土地肥沃,而云安城也不是什么交通要道,更沒什么特產,行商們都不喜歡往云安城來。

    然而,就是這越窮的地方,反倒越喜歡偷雞摸狗的折騰。

    據說曾有劍廬弟子來武衛軍任職,還沒兩個月便申請調離了,可見這武衛軍內部有多么不堪。

    不得不說,呂樹光是聽點閑談都能發現劍廬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越是這樣,呂樹越是想要去劍廬看看。

    他問了一聲店小二,武衛軍每三個月征兵一次,距離下次征兵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但不管怎么征,這武衛軍的編制從來都沒滿過。

    呂樹離開面館時還問店小二:“這武衛軍平時打仗么?”

    “打啊,怎么不打,”店小二輕蔑道:“山里那么多土匪呢,天天打仗。”

    此時掌柜見店小二說這個趕緊瞪了他一眼,呂樹笑了笑,果然有貓膩。

    亂世里當然會有土匪,只是土匪從何而來?其實大部分都是失去了奴隸主的流浪兒,而武衛軍自己又是流浪兒組成的,這要不勾結到一起去真的說不過去了。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本來就不是什么交通要道,結果山里還有土匪,這要有行商愿意過來做生意才鬼了。結果就是越來越窮,越窮越惡。

    呂樹拉住店小二:“再問個問題,這里平時還有行商過來嗎?”

    店小二愣了一下:“有啊,不過不多了,只剩下兩只大商隊會往這邊來,他們隊伍里面有二品的大奴隸,所以土匪不敢動他們。”

    呂樹松了口氣,有行商,才意味著他的肥皂可以遠銷別處。

    肥皂這玩意只要保持空氣潮濕就非常方便運送,他好奇道:“商隊幾時會來?”

    “現在就在城東呢啊,”店小二說道:“不過你們小心點,那個女奴隸主脾氣怪的很。”

    呂樹對店小二感謝了一聲便拉著呂小魚朝城東走去,呂小魚好奇的看他一眼:“你想好要干什么了嗎?”

    “忽悠!”呂樹自信滿滿的說道,嘴角還藏著神秘的微笑,他還是頭一次這么認真的進行某個計劃。

    ……

    “出去出去,讓你們進來了嗎?”一個強壯的奴隸將呂樹向外推搡著。

    呂樹不樂意了:“我有個生意要跟你們談談,保證你們聽之后會覺得很神奇……你等等,別推我啊告訴你,你住手!”

    呂小魚在旁邊笑的眼睛都彎了起來,在地球的那個呂樹慢慢成了無所不能的代名詞,大家仿佛覺得有呂樹在的地方就沒有辦不成的事。

    偶爾在這呂宙世界里能夠看到呂樹吃癟的樣子,還挺有趣的。

    ……

    還有一章晚一些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