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03、真正的戰爭開始了(第二更)
    聶廷沒有去長白山而是回到庭院里砍樹,這種行為怎么都讓人有點看不明白。

    郝志超他們一個個一臉懵逼,石天羅抱著核桃樹不肯撒手他們也很無奈啊,要知道石學晉是普通人,他們強行把石學晉拉開有可能會傷到他的。

    平時大家偶爾過來匯報工作的時候都能蹭到石學晉親手做的飯,石學晉雖然是普通人,可他在天羅地網里的聲望卻很高。

    畢竟所有人都必須知道一個事實:百分之九十九的天羅地網成員所修煉的兩儀參同契,是石學晉創造的功法。

    然而就在此時石學晉忽然說道:“你一旦走上那條路,一定會后悔的,我們人那么多,未必會輸,也未必需要你去賭!”

    聶廷平靜的看了他一眼:“我聶廷何時畏首畏尾過?”

    石學晉斥責:“我爹這輩子就剩你一個傳人,石家刀術神通不能斷!”

    “刀術我已經傳給曹青辭了,你放心,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用它的,”聶廷說罷轉頭對郝志超等人說道:“還愣著干什么?砍樹。”

    郝志超等人忽然意識到這顆核桃樹可能不太一般……

    是啊,當初聶廷突破山河印封鎖邊界的時候,整個院子都毀了,但這顆核桃樹卻連一片葉子都沒有損壞。

    當時聶廷根本無暇控制力量,如果他能控制的話院子應該也留下來了。

    也就是說在那種層次的力量沖擊下,這顆核桃樹竟是硬生生的抗住了!

    “砍!”聶廷平靜的語氣中不怒自威,石學晉也從對方的語氣中聽到了一種決絕的意味,于是慢慢放棄了掙扎。

    石學晉沒有看他們砍樹而是直接奔進了書房:“我會找到化解的辦法!”

    轟的一聲,書房門關上了。

    郝志超等人忽然意識到這核桃樹里藏著的秘密可能會對聶廷有害,而聶廷卻有不得不這做的理由,因為長白山那里已經開始減員了,各大組織不停的在試探著天羅地網的底線,沖突每天都在發生,大量的海外修行者不停的潛入長白山。

    那偌大的山脈便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戰場,血液將樹木根莖都染紅。

    聶廷取核桃樹里的東西,是要給自己多留一個選擇。

    而石學晉知道聶廷要干什么,當他發現自己無法阻止的時候便直接埋首浩瀚的書海,想要為聶廷找到一條出路,不再過問其他的事情。

    這一刻郝志超他們才明白,其實石學晉攔著他們不讓砍樹并非是多么不舍,那是借口而已。

    郝志超掄起斧子砍向核桃樹上,咣的一聲,那樹干上竟傳來金鐵交鳴的聲響。

    “全力,”聶廷說道。

    郝志超這次運起全身盡力手持制式長劍,一劍揮去就連長劍都斷了。

    他身后有人默默的抵上第二柄劍,郝志超再次動手。

    直到斬斷第五柄劍的時候,那顆核桃樹才從中裂開,所有人都屏氣凝神想要看看這樹中藏的到底是什么。

    結果他們發現,那核桃樹心中豎著一個狹長的黑鐵匣子,聶廷默默的將匣子拿在手上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神情中還有一絲懷念。

    聶廷看向郝志超等人:“今日之事不得外傳,”說著聶廷看向已經傾倒的核桃樹,此時正值盛夏七月,核桃樹上已經結了密密麻麻的核桃,平時這核桃樹都是石學晉在照料,所以核桃樹長的格外茂盛。

    “可惜這一樹的核桃了,”聶廷平靜道。

    “聶天羅,”郝志超猶豫了一下說道:“情況還沒有壞到那種程度。”

    聶廷靜靜的看著郝志超:“此事無需多管,你們明日便出發長白山,如果發現了呂樹的蹤跡及時告訴我。”

    “好,”郝志超說道:“只是您也知道呂天羅自己要是想隱藏行蹤,旁人真的太難找了……”

    “根據他的性格特征去找,”聶廷平靜說道:“他的性格還沒辨識度嗎?這世界上那么賤的修行者能有幾個?”

    然而就在此時,郝志超身后忽然有個天羅地網成員破口大罵:“你才賤,你全家都賤!”

    聶廷:“……”

    郝志超:“……”

    所有人都面無表情的看向那個天羅地網成員,聶廷的臉色當時就黑了。

    “來自聶廷的負面情緒值,+666!”

    “來自郝志超……”

    “吳晉呢?你把吳晉怎么了?”郝志超問道,所有人都知道面前的這個吳晉已經不是本人了,至于真實身份是誰,都不用猜的……

    呂樹恢復了本來面貌伸了個懶腰:“睡著呢吧。”

    聶廷問道:“你來京都干什么?”

    “我就來看看你被雷劈過以后后遺癥到底有多大,”呂樹說道,他本身來這里就是想看看聶廷到底能不能出手,結果他發現就連砍核桃樹這種小事都需要別人代勞了。

    這樣一來呂樹心里就有數了,不親自看一眼他沒法相信論壇上的節奏,然而現在他已經明白,聶廷確實是沒法出手了。

    至于核桃樹里的那個東西,呂樹沒打算去管,這場戰斗沒人可以置身事外,聶廷作為天羅地網的話事人更是責無旁貸,石學晉都勸不住的事情,他呂樹算哪根蔥?

    “我去長白山了,不到萬不得已,那玩意還是別用了,雖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呂樹頓了一下忽然說道:“還有我呢。”

    呂樹沒把話說滿,誰知道最后到底需不需要聶廷出手?但是他竟然選擇出手,那就先讓把某個沉重的責任扛在肩上好了。

    郝志超等人面面相覷,當呂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們幾乎呼吸都要被呂樹身上強大的氣勢所壓制。

    就在此時,呂樹漫不經心的走到核桃樹旁直接把砍倒的核桃樹給塞進了山河印里,樹冠上的核桃看起來還挺飽滿的……反正聶廷現在也沒法砍人嘛!

    干完這件事情之后呂樹轉身就走,生怕聶廷找他把核桃樹要回去。

    郝志超當時就驚呆了,呂天羅您還真是雁過拔毛的選手啊。

    聶廷面無表情的看向郝志超:“現在知道怎么根據性格找他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

    “來自聶廷的負面情緒值,+199!”

    聶廷看著呂樹的背影并沒有開口要核桃樹,他知道呂樹如今身上背負著什么,給他一顆核桃樹又算什么?

    此行東去,就是真正的戰爭了。

    ……

    咳咳今天只有兩更,沉迷開心消消樂無法自拔……開個玩笑,大劇情要展開了,容我耐心慢慢寫,有點卡文。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