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785、呂樹的劇本(第一更)
    這場七大修行學院比試在其他修行學院真的是備受關注,一個個學生都跟支持自己喜歡的“國家隊”一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如果自己學院的隊伍獲勝,自己臉上就有光,如果自己學院的隊伍失敗,自己也跟著沮喪。

    有些人甚至幻想著如果自己所在的學院拿個四連冠什么的,自己畢業了走上天羅地網的工作崗位也特別有面兒啊,跟人家自我介紹都可以謙虛的說我是某某某學院的,對對對,就是那個四連冠的學院……

    每個學院的隊伍里都有專門隨行的人,他們所要負責的就是及時把各個隊伍的信息傳遞回去,把整個局勢的判斷給傳遞回去,好讓千里之外的同學們及時的了解第一手信息。

    每個學校都有自己的校服,例如風夜明所帶的隊伍便是艷紅色的,當這群人換上校服之后精氣神立馬就出來了,而且辨識度很高,洛神修行學院里面的學生立馬就能知道他們來自哪里。

    不僅如此,他們胸口還有比較中二的標語,右胸口是“熱血”,左胸口是“必勝”……

    當6支隊伍匯聚在這里的那一刻,隊伍里的參戰學院都宛如明星一般,資料全部被以前的同學大起底,哪哪哪個男同學的等級是C級巔峰,覺醒的能力是控制空氣,最擅長的便是遠程制造空爆來配合飛劍絕殺。

    然后下面還附有年齡,身高,體重,業余愛好,生日,以前談過幾個女朋友,和前女友為何分手……

    忽然之間,氣氛好像就熱烈了起來,修行學院論壇上面甚至放出了一個投票的活動,七萬多個學生一起評選自己最喜愛的選手。

    其中魯州修行學院的吳昊蘇與西北修行學院的白諾一直遠遠甩開后面的其他人,并且票數非常膠著。

    吳昊蘇是位男同學,甲級資質天才,白諾則是位女同學,同樣的資質,而且兩個人都有極出色的覺醒天賦。

    還有一個共同點,一個長的標準男神臉,白諾則是禍水級的美貌。

    不得不說,榜單上的其他人實力未必比他們差,可這還是一個看臉的世界……

    就在這一片歡快的氣氛中,洛神修行學院的學生們,一個個就像是吃瓜的咸魚,并沒有支持的隊伍,也沒有什么參與其中的感覺。

    按大家的話說這個鍋肯定是呂王大人背了,這事從頭到尾好像都跟大家沒太大關系似的。

    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選修課時間去聽聽呂王大人的實戰課了,一方面是增加自己的實戰閱歷,另一方面從呂王大人那里確實能聽到很多組織很有意思的八卦。

    象島遺跡里呂樹重點講了神集這個組織,也講了誓約那個組織,其中還有一些散修在亂世中求存的方式,當然,都是當反面教材來說的,告誡大家不要像他們一樣。

    據說今天要講到羅布泊遺跡以及遺跡之外發生的事情了,大家都像是聽故事一樣吸取著經驗。

    以前大家去上課是抱著好奇,現在去上課真的是因為興趣,因為呂樹為他們展開了一個他們從來不曾接觸過的世界。

    中間呂樹也會邀請“嘉賓”,例如成秋巧、陳祖安、曹青辭講一些他們完成過、可以公開的任務。

    這就很有意思了啊,少年時大家對于探索世界最大的動力便是好奇心與質疑,有人在呂樹講課的時候忽然問道:“呂樹老師,你說誓約組織控制散修挖殘破法器,但你沒說你遇到他們后是如何處理這件事的啊,你把散修們都救了嗎?還是說袖手旁觀了?”

    按照正常的故事,應該是呂樹老師出來伸張正義的對吧?這樣的結尾比較符合天羅地網的行事作風啊,熱血,正義……

    不過袖手旁觀了也無所謂,畢竟誓約的人多嘛,那個時候呂王大人也才C級而已。

    陳祖安聽了這個問題差點笑出聲了:“你們呂樹老師沒救他們,也沒袖手旁觀,而是把誓約趕跑,自己控制著散修繼續挖殘破法器……現在那群散修據說天天去基金會投訴你們呂樹老師來著。”

    正在聽課的學生們都震驚了……還有這種操作?

    這特么劇本不是這么寫的啊,當時的那些散修該是何等的絕望?

    呂樹面無表情的看向成秋巧:“打他一拳。”

    陳祖安:“???”

    轟的一聲,陳祖安猝不及防間被成秋巧一拳捶出了四五米遠,這簡直就是新仇舊恨一起算了,差點給陳祖安肚子里沒消化完的靈液都給捶出來了……

    “來自陳祖安的負面情緒值,+666!”

    這幾天成秋巧真的是越想越氣,尤其是看到修行學院榜單上那些同學,人家一個個都是火系,空氣系,土系,雷系什么的,自己這是什么系?咒語系!唱小螺號!還特么瞎胡唱!

    成秋巧以前就是壓根不說臟話的一個乖寶寶,結果現在自己的能力里面都是臟話,簡直絕望!

    說實話如果能禁空的話這能力當然好,可問題是他成秋巧在擂臺上唱的出口嗎?而且學員都沒到A級呢,自己禁空有個屁用啊!

    不過竟這么一鬧一曝光,大家算是徹底明白自己家這位呂王大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的選手了,難怪不讓呂王大人參加比試啊!

    現在回想起來,呂王大人以前講過的經歷里,是不是還藏著很多秘密……?據說呂王大人以前上繪圖課的時候拿金條當尺子來著,這金條的來歷……不敢想,太血腥了。

    卡洛兒坐在下面撐著下巴聽著呂樹講故事,其實她也會關注很多東西,所以她知道那個故事里原本應該是有她的。

    不過沒關系,終有一天她會記起一切,而呂樹必然從來不曾忘記。

    也就在這個環境氛圍下,其他修行學院都在緊鑼密鼓的策劃著、準備著這場七大修行學院比試,可洛神修行學院的學生們都跟沒事人一樣聽著故事,享受著仍舊悠閑的學生時光。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