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701、白樹帶來的希望(第三更)
    老板拿起鐵勺在冰桶里挖出一顆顆冰淇淋球放在蛋卷上,好看極了,只是當他遞給呂樹的時候,呂樹剛拿在手里,對方就把冰淇淋重新拿了回去,只留下一個蛋卷在呂樹手中。

    卡洛兒笑了起來,土耳其冰淇淋在這邊也挺出名的,所以她帶著呂樹過來就想看看呂樹被逗是什么反應。

    老板也帶著善意的微笑,然而他們卻發現呂樹若無其事的咬了一口蛋卷。

    老板再次把冰淇淋遞給呂樹,又是只留下一個蛋卷在呂樹手里,呂樹把新的蛋卷遞給卡洛兒:“你也吃,這蛋卷還挺好吃的。”

    卡洛兒:“……”

    這次老板不再開玩笑了,是誠心誠意想要把冰淇淋給呂樹,結果他竟然發現,呂樹不樂意了!

    “別來這一套,”呂樹直接從老板手下面又抽走一個蛋卷用英語說道:“再來幾個蛋卷再把冰淇淋給我,我現在不要冰淇淋。”

    “來自BARI?的負面情緒值,+666……”

    這特么竟然還有專門來騙蛋卷吃的選手呢?還要不要臉了你!

    卡洛兒在旁邊輪椅上笑的直不起腰來,旁邊店鋪的大姐也都帶著善意的微笑,就像是看著這世界上最純凈美好的事物。

    老板投向了,直接又給了呂樹五個蛋卷和一個冰淇淋送他走人。

    卡洛兒用中文笑著說道:“呂樹,你的腦回路為什么跟別人不一樣啊?”

    呂樹一個手指套一個蛋卷跟特么吃妙脆角一樣的,無敵。

    呂樹說道:“我也不知道啊,從小就這樣的,生活所迫。”

    這時候,卡洛兒忽然虛弱的彎下腰,坐在輪椅上扶著扶手,呂樹愣了一下:“你怎么樣了?”

    “沒事,”卡洛兒虛弱道:“我想去奧利斯塔諾的海邊看看,聽說這里的海是最干凈的,像是天邊的盡頭。”

    呂樹一言不發的推著卡洛兒朝城市外走去,撒丁島的大部分沿海不是海灘,而是地殼運動擠壓形成的海崖。

    然而似乎正因為沙灘少,所以也就少了許多污染。

    兩個人都不說話,他們兩個人都有點享受這份平靜。

    其實卡洛兒的傷勢不會加劇這么快的,只是昨天晚上如果她不出手,呂樹可能要面臨的局面就是被那銀色的光輝束縛的越來越緊。

    所以卡洛兒不顧自己的傷勢,悍然動用了永恒之槍。

    呂樹沒法說她到底是對了還是錯了,從心底里來說,他寧愿頂著銀輝去廝殺,也不想看到別人為自己付出那么多。

    他是個不喜歡欠人情的人,賣早餐的李叔他們幫過自己,呂樹就會記一輩子,能償還的時候就趕緊償還,償還完了還會繼續記著。

    而卡洛兒的這份感情,讓他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還起。

    呂樹帶著卡洛兒來到海邊,卡洛兒伸開雙臂:“抱我去海崖邊上好嗎。”

    說著,卡洛兒自己閉上了雙眼,呂樹沉默的攬著她的雙腿與雙臂向海崖走去,卡洛兒在他懷里輕的像是沒有重量似的。

    兩個人坐在海崖邊上,呂樹攤開自己的手掌默默的看著手心里的白樹印記,卡洛兒也湊過來看著:“這是紋身嗎?”

    呂樹搖搖頭:“不是,也許是命運的饋贈,但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只有在你昨天晚上動用永恒之槍的時候,我才第一次切切實實感受到它的存在,我某一瞬間忽然在想,這會不會是一顆世界樹?要是一顆世界樹的話那就可以救你了。”

    卡洛兒笑了起來:“經典里曾說世界樹遮天蔽日,無數生靈可以站在樹枝上舞蹈,萬物都可以棲息,怎么能匯聚在一個人的手心里呢?我知道你想幫我,但這些并不重要不是嗎,你在我身邊就好了。不管是你要帶我走,還是昨天晚上守在我的身前,都讓我覺得這幾天就是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了……謝謝你,呂樹。”

    然而話雖這么說,可呂樹知道自己的情況,如果這白樹印記跟永恒之槍沒有關系,為什么會在永恒之槍出現新的裂紋時它也產生反應?

    他不信這個邪,所以他在想,如果自己找到這顆白樹印記的秘密時,是不是就可以救卡洛兒了。

    卡洛兒有點沮喪:“我的能力徹底沒有了,我的空間裝備是永恒之槍與生俱來的,那里面還有七顆你給我的果實我舍不得吃,想要還給你,結果現在……對不起。”

    呂樹當時就震驚了:“你瘋了嗎,給你就是讓你全都吃掉啊!”

    “可是那么珍惜的東西,你得來肯定很不容易的,”卡洛兒說道。

    結果就在下一秒,呂樹又拿出來七顆:“你給我吃了。”

    卡洛兒也震驚了:“這么多?!”

    呂樹也顧不上自己的秘密了,畢竟人家連命都可以不要了,這時候再藏著自己的秘密那不是矯情嗎?他很謹慎他很自私沒錯,可他從來都是個有底線也有感情的人。

    呂樹見卡洛兒不信,干脆又兌換出來十顆先扔進自己嘴里,甭管有用沒用,就是要證明這玩意對他來說并不值錢。

    卡洛兒無語了,原來呂樹一直以來的深藏不露自己都以為看透了,到頭來自己了解的還是冰山一角,這種東西如果拿出去,就算是建成一個超級組織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一個組織里就算只有十個人,但全都是甲級資質以上的超級天才,那么這個組織會有多么恐怖?簡直難以想象,恐怕能夠掀動世界。

    卡洛兒一口氣將七顆洗髓果實吃了下去,結果吃到第三顆的時候洗髓果實好像就沒有什么效果了。

    血脈再度純凈,海崖邊上重新形成靈氣漩渦,只是這一次并沒有想象中動靜那么大,卡洛兒也僅僅只是停在B級巔峰的境界上便不動了。

    她本身的資質就很好,洗髓果實其實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這讓呂樹稍微有些失望,原來還得再想辦法。

    不過他并沒有放棄希望,起碼白樹印記這里,說不定還能找到什么線索。

    “呂樹,你討厭這個世界嗎,”卡洛兒忽然問道,她慢慢靠在呂樹的身上,似乎已經不再去想什么實力,也不再去想自己能撐到什么時候。

    以前她想瞞著呂樹,讓呂樹陪自己走完這最后一程,不想呂樹傷心難過,然后等到自己真的撐不下了那天,她就找一個海崖跳下去,讓呂樹再也找不到她。

    可是現在不行了,計劃落空了,提前爆發了,這讓她有點難過。

    “有點討厭啊,”呂樹輕聲說道:“你看別人的世界,要么就有個七龍珠啊或者阿拉丁神燈啊什么的,絕望的時候召喚神龍就能擺平一切了,人死可以復生,失去的還能重新得到,但我們的世界就沒有,太討厭了。”

    卡洛兒被呂樹逗樂了:“這種正經的時候不要說這種話啊。”

    然而呂樹似乎一點都沒有開玩笑的樣子:“要是有七龍珠的話,我現在就去找它了,死也要湊齊啊。”

    “帶我去北方城市吧,呂樹,我聽說那里有一座叫做圣保羅的教堂,想去看看,”卡洛兒依偎在呂樹身旁小聲說道。

    “好,”呂樹點點頭:“你想去哪里,我都帶你去。”

    “那里可能會有敵人,”卡洛兒說道。

    “哪里都有,”呂樹平靜道:“就算前面是一座山,我也會為你劈開它。”

    只是,卡洛兒似乎還藏著很多心事沒有說出來,而呂樹也沒有問。

    呂樹抱起卡洛兒放在輪椅上,他感受到卡洛兒的虛弱。

    呂樹捏了捏卡洛兒白凈的腳丫以及纖細的小腿,卡洛兒的臉一下紅了,這時候呂樹也意識到自己可能唐突了,雙方的氣氛忽然模糊起來。

    呂樹硬著頭皮問道:“腳麻嗎?”

    卡洛兒不說話,和呂樹默默的注視著。

    呂樹心想是不是卡洛兒沒聽懂這句中文啊,他放慢了速度再問了一次:“腳麻嗎?”

    卡洛兒:“媽媽。”

    卡洛兒心中顫動莫名,怎么呂樹還有這種要求……

    ……

    我,肘子,求月票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