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688、暴露了!(第二更)
    卡洛兒小心翼翼的將洗髓果實放入自己的空間裝備里密封保存,這個秘密誰都不能告訴,不然讓別人知道呂樹身上有這種東西就麻煩了。

    卡洛兒相信會有無數人打這果實的主意,比如信仰理論部的那位主教。

    只是,呂樹為啥不電話告訴自己呢?好歹給自己說一聲也行啊,整個人就跟失聯了一樣,想到這里卡洛兒又有點生氣了……

    女人這種生物,男人是看不透的……

    呂樹這邊見卡洛兒沒有丟掉洗髓果實便松了口氣,起碼對方拿回去就會吃下去的對吧?如果洗髓果實能緩解卡洛兒的痛苦,那他就松口氣先。

    直到現在為止呂樹都沒明白卡洛兒到底是怎么變成這樣的,難道是奧丁血脈的后遺癥?

    然而還沒過多久,呂樹便感覺到卡洛兒入住的酒店里卷起巨大的能量波動,天地間的靈氣不斷如漩渦般被抽取過去,竟將方圓一公里的靈氣全都抽取一空。

    那巨大的靈氣龍卷在呂樹的感知中顯的那么震撼,當他感知到這一幕的時候便清楚,卡洛兒應該是把洗髓果實給吃了,不然也不會平白無故招來這么大的動靜。

    而這一幕,島上擁有感知體制的人恐怕都能感受到。

    此時此刻卡特爾的人已經把黑手和信仰理論部的人給捶的差不多了,五十多個人捶六個人真是外圍的都有點插不上手,在外面擠不進去的干著急……

    壯漢和艾薩克等人一邊挨揍一邊聽著外面竟然還有人喊“你們揍的夠久了,讓我也揍兩手啊”,聽到這個,他們心里簡直就是一陣絕望……

    等一陣喧囂過去后呂樹收了足足四萬多的負面情緒值,期間還有一些被艾薩克他們還手中招的卡特爾成員也給呂樹提供了不少負面情緒值。

    不過卡特爾這個組織確實奇葩,要換別的組織早就直接殺人了,哪還能留著那么大的仇恨,撕破臉也就撕了,或者是悄無聲息的來。

    但卡特爾就不一樣了,大張旗鼓的來,一聽說要揍黑手,雜技團都散了跑過來,開心的一匹。

    打完之后大家發現旅館門都給蹭壞了,一群卡特爾成員就湊在門口,一個個從兜里掏錢湊出來賠償損失……

    大媽說不要,結果卡特爾的人還不樂意了表示自己這邊不是那種人!

    呂樹心說這特么還真是意大利不著邊際的風格了,他住進酒店后還搜了一下關于黑手的信息,結果黑手這組織也是很奇葩了。

    其實黑手組織原本不叫這個名字的,他們起初資金以勒索方式來進行,寫封信塞人家家門口,讓人家周幾之前把多少錢放到拐角郵箱里,信封最后畫一把刀,一只黑色的手。

    所以黑手這組織的名稱是這么來的,民間傳開以后帕特里克一聽,哎呦這名字不錯,就叫這個吧。

    后來有人吐槽黑手信封后面畫的黑手太丑了,搞得帕特里克畫重金專門找了設計師設計了一下,咽不下這口氣。

    呂樹看到這個的時候就覺得,這黑手真是不太值得他去關注了……

    壯漢和艾薩克他們全都躺在地上裝死,等到確定卡特爾的人都走了才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離開,這樣一來旅館里的覺醒者住客又剩下了呂樹一個人。

    呂樹覺得這樣挺好,清凈。

    當他悠閑的上樓下意識的就想去看一眼對面的酒店,結果正好看到卡洛兒站在三樓的窗戶旁邊四處打量,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呂樹想起之前卡洛兒的眼淚便有點心虛,把窗簾又拉嚴了一點。

    結果沒過多久,對面窗戶上面貼起了一張紙,上面寫著:我看到你了,別藏了。

    呂樹心說這都能看到自己?這姑娘眼睛是得有多尖啊?他下意識的心虛往那面窗戶看去卻沒再看到卡洛兒的身影,似乎卡洛兒就藏在那張紙后得意洋洋的期待著他的模樣。

    然而就在這一刻,呂樹忽然發現自己后臺竟然多了許多莫名其妙的負面情緒值,一百兩百的都有,大額的也有,呂樹還赫然發現了弗朗西斯科的名字也藏在其中。

    “什么情況?”呂樹愣了一下:“難道艾薩克等人這么快就回去匯報了?”

    殊不知,就在卡洛兒貼出這張紙的時候,正在監視卡洛兒的各個組織的人……都以為卡洛兒是在說他們!

    這邊卡洛兒像是在跟呂樹進行一個有趣的游戲時,有些經不住壓力的那些監視卡洛兒的人都紛紛動了,換地方換地方,怎么就暴露了呢……

    也有按兵不動的想看看北歐神族是不是在詐他們,弗朗西斯科隱藏在窗戶后面將窗簾拉上,然后死死的盯著那張白紙,結果這時又貼上來一張白紙:拉上窗簾也沒用。

    “來自Francesco.Russo的負面情緒值,+666!”

    弗朗西斯科深深吸了口氣轉身說道:“換地方。”

    這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對方這話太有針對性了啊。

    “我們的意圖暴露了嗎?”有人問道。

    “應該沒有,”弗朗西斯科搖搖頭:“雖然對方發現我們在監視,但未必知道我們到底要干什么,畢竟現在各個組織都蠢蠢欲動,我們的意圖就能隱藏在其中,都以為大家是沖著世界樹來的,誰能想到我們的目標是她?”

    “萬一被知道了呢?”

    “撒丁島就這么大,”弗朗西斯科冷笑道:“等我們的人到齊,她又能跑哪里去?”

    他回頭看了一眼那扇貼著兩張白紙的窗戶就打算帶人離開,結果對方又貼上了第三張紙:“傻瓜。”

    “來自Francesco.Russo的負面情緒值,+999!”

    過分了!

    他弗朗西斯科還沒有被人這么當面嘲諷過!

    只是弗朗西斯科覺得有點不對勁啊,這傻瓜倆字,怎么感覺很像是小女生的口吻,大老爺們打架罵人都直接問候親屬爆粗口了,誰會喊傻瓜、小笨蛋這種話……

    然而弗朗西斯科身處這個環境,總覺得自己還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來自Francesco.Russo的負面情緒值,+999!”

    ……

    還有一更稍微晚一點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