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438、神水拘器靈(第三更)
    當呂樹兩柄飛劍來到野際雄信面前的時候,野際雄信依然做困獸猶斗。

    野際雄信怕死嗎?他當然怕死。

    可他真的確定自己確實再無生路的時候,便從內心中翻涌起一股血氣。呂樹他們可以說神集人性本惡,也可以說他們死不足惜,但該正視的東西必須要正視,神集的人確實都有些瘋狂。

    神集里的修士其實很矛盾,黷武又愛美,倨傲而又彬彬有禮,頑梗不化而又柔弱善變,容易馴服而又不愿受人擺布,忠貞而又易于叛變,勇敢而又怯懦。

    這一切早就有《菊與刀》一書闡述的清清楚楚,這是個矛盾的民族。大部分人喜歡島國恐怕是因為那里的‘美’,櫻花,榻榻米,黑鐵茶壺,一切都可以與美有關。而大部分討厭那里的人,恐怕都是因為人性里的惡有時候在他們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不能輕率的否定一切,哪里都有好人也有壞人,然而神集里的好人已然在派系的爭斗中消失殆盡。

    不是好人不夠強,而是好人向來沒有害人之心,甚至也沒有放人之心,總覺得人不可能惡到那個地步吧,最后卻被自己的大意送出了生命。

    野際雄信的境界衰敗來的極快,原本若是他不破釜沉舟抽出所有靈力的話,也不過是終生維持在B級。可他在這場戰斗里犯的錯誤太多了,他沒想過一直硬氣的天羅地網里會出現兩個如此不要臉的選手,打不過就跑,打得過就追,弱者與強者之間的角色轉換自然而又快速……

    他也沒想過,自己輕視的一個C級少年,手段底牌竟然如此之多,而且對方腦洞又如此之大,一個簡簡單單的照明鏡子竟是將他逼的左右為難。

    野際雄信手持肋差艱難的扶著石壁,他渾身上下數不清的傷痕都是被尸狗與伏矢割出來的,失血過多導致他此時臉色極度蒼白。

    只是尸狗帶走了他喜悅的同時,伏矢也帶走了他的憤怒,所以野際雄信不知道為何忽然前所未有的平靜起來,他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傷口,有點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現在這個下場的。

    野際雄信喃喃自問道:“為什么?”

    呂樹站在坑道里的另一端冷笑道:“我不都說了么,不抄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十遍,你三日內有大禍!”

    野際雄信愣了半天,他該怎么反駁這句話!?

    “來自野際雄信的負面情緒值,+1000!”

    瞬間,尸狗與伏矢全部貫穿進入已經徹底失去斗志的野際雄信心臟,神集三大B級高手之一的妖刀隕落了。

    呂樹將尸狗與伏矢收回星圖之中,然后把野際雄信的肋差也丟給神水繼續吞噬。

    此時妖刀消失殆盡,那抹濃郁的紫色也將慢慢消失于金光燦燦的神水之中,忽然間,那條紫色的小蛇重新從妖刀里面鉆了出來瘋狂的左突右撞,想要逃離神水的包圍。

    然而此時它本體已死,正是極度虛弱的時候哪是神水的對手?

    就在呂樹以為這條紫色小蛇會與石像鬼的那縷黑煙一樣消散時,卻發現這條小蛇身上的紫色竟然開始慢慢的向著金色轉變,而不是被吞噬!

    什么情況?!呂樹愣了一下,神水是沒有意識的這點呂樹非常肯定,只是為什么會出現小蛇安然無恙卻由紫變金的現象呢?

    這個過程讓呂樹足足等了一個小時,那條小蛇竟然連每一個鱗片都盡數被金色侵染。

    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這紫色小蛇竟然慢慢的不再掙扎,陷入了呆滯之中。

    呂樹忽然通過自己與神水的聯接感受到這條小蛇對于鮮血的渴望,他想了想用伏矢扎破了自己的食指,擠出一滴鮮血溶進了神水之中。

    金色小蛇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在神水中游弋,靠近到血液旁邊便一口將呂樹的那滴鮮血吞進了嘴里。

    然后,呂樹感覺自己似乎與神水的關系更加親密了一些,而且也與這條小蛇建立了某種聯系。

    這金色小蛇被神水吞了之后竟然成了神水的器靈!

    這簡直就是意外之喜啊,呂樹一直就老羨慕李一笑的黑龍矛可以具現出黑龍來幫忙打架來著,而且那條黑龍真的一點也不弱。

    就剛才的戰斗來說,野際雄信的一條紫色小蛇竟然拖住了他兩柄飛劍,不得不說B級強者與器靈相配合時確實非常強。

    現在,他呂樹也有器靈了啊!

    沉思間呂樹直接控制小蛇從神水中出去,器靈確實是與宿主實力相匹配的,呂樹想知道自己控制之下的器靈到底能有怎么樣的威力。

    然而下一刻,金色小蛇竟然死活不肯從神水里出去!不對,是它出不去!

    呂樹當時臉就黑了,自己一直以來在法器方面就沒順利過,最近得到神水之后感覺舒服多了,起碼神水不鬧幺蛾子吧?!

    結果現在好不容易拘來個器靈,以為自己分分鐘要走上人生巔峰,結果這器靈壓根出不去神水?!

    自己就不能有個正經點的法器了是吧?!

    啊?!

    呂樹黑著臉把手里的肋差扔進了神水里,這神水不管是來歷還是作用都還有自己需要摸索的地方,喂肯定還是要喂的,現在神水已經是他除了尸狗伏矢以外最大的本錢了。

    葫蘆是指望不上了,呂樹不懷好意的用神識內視著山河印里歡脫的葫蘆和飛刀,自己要不要把這玩意喂給神水……?

    算了算了,呂樹搖搖頭,這葫蘆明顯是會出刀的,而且一直沒搞清楚它的來歷到底是啥,真要是傳說中那件寶貝,自己把它喂給了神水,這飛刀怕不是要砍了自己?!

    呂樹稍微心虛了一下……

    只是這時候他忽然驚異了一下,只見剛剛丟進神水里的肋差將金色小蛇吸引過來,小蛇一口便將肋差的刀刃咬出了一個缺口來。

    金色小蛇將咬下的肋差碎片吞進肚子里后就直接去咬第二口,一點消化不良的意思都沒有。

    這可比神水平時消化法器快多了啊,不到一分鐘金色小蛇就把肋差給吃掉了!

    咦,神水本身就是吞噬屬性,不過實際對戰之中,神水吞噬法器還是有點慢了,畢竟要先消耗掉對方灌注在法器里的靈力才行。

    可現在有了金色小蛇,自己要是繼續拿神水當甲衣,再有人拿法器砍自己,搞不好小蛇一口咬下去對面就得血崩……

    ……

    年末最后一天,只剩下十多個小時,各位,后面大神們來勢兇猛,我們月票快被追上了,請助我保住第一!

    我得去補覺了,今天之后要試著把作息調整回來……大家早安……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