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413、嚇跑了(第六更求月票,為黃金大盟海魂衣加更)
    呂樹不是非要去氣卡洛兒一下,只是從小到大卡洛兒是第一個對他說這種話的女孩,他也從沒被主動愛慕過。

    那些年呂樹虛弱的一比,還要忙于賺錢,每天穿著廉價T恤去上課,不怪那些女同學沒人喜歡他,這是他自己的問題。

    而且,這么多年來呂樹從來都沒想過要去開始一段感情,他一直在想賺錢賺錢賺錢,沒錢怎么養活小魚?養不活小魚哪有功夫想別的事情,可真到了此時自己有錢的時候,他卻根本沒做好準備。

    說實話呂樹很開心能夠遇見卡洛兒,對方沒有什么心機,就算知道自己只有E級也并沒有放棄對自己的熱情。

    對方很漂亮,呂樹曾設想過恐怕呂小魚長大后也只會比此時的卡洛兒漂亮一點點吧,對于呂樹來說,那就是真的很漂亮了。

    然而對方遠在北歐并且身為神族組織的一員,呂樹不知道該怎么相處,所以下意識的就把話題岔開。

    現在真的不是去考慮這方面事情的時候,呂樹認真想到。

    可卡洛兒似乎并沒有特別生氣,她沉思了兩秒之后展顏笑道:“呂樹,可能是我太主動了,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這輩子第一次對一個男孩一見鐘情,我確定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的實力,不是你的樣貌,只是因為我遇見你時,像是浩劫余生中漂洋過海,終見陸地。”

    “等會等會,你說慢點……”呂樹聽力其實還在練呢,卡洛兒這會兒語速太快,呂樹有點聽不明白……

    “來自Coral.Johnson的負面情緒值,+188……”

    “……可能你還不喜歡我,也可能我自己也沒做好準備,我第一次喜歡別人,也有點擔心自己會不夠好,但我不會放棄,你能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留一下嗎?”卡洛兒在毀滅氣氛之王呂樹的攻擊下,依然堅持說完了自己想說的,她也是少數能夠在呂樹語言攻擊下能保持情緒連貫的選手,可以說是非常優秀了。

    “沒有電話,”呂樹低聲說道。

    “那居住地址呢,我可以給你寫信,”卡洛兒不放棄。

    “居無定所。”

    “之前感謝你的酬金我要用郵寄支票的形式給你,”卡洛兒說道。

    “豫州,洛城,行署路4號院,第七排平房……”

    卡洛兒:“……”

    只是這次卡洛兒并沒有產生什么負面情緒,因為她覺得自己好聰明,這么快就找到了正確與呂樹相處的方式……

    “電話號碼呢?”卡洛兒嘴角帶笑:“寄東西上面要留你的電話號碼的。”

    “158385……”呂樹惆悵的望著天空翻涌的烏云,自己終于被人找到他最大的弱點之一了。

    “你今年多大了呀?”卡洛兒問道。

    呂樹挑挑眉毛:“寄東西又不需要年齡!”

    “不說就不說!”卡洛兒拿手機把呂樹的地址和電話記了下來:“不過我早晚會知道的!”

    呂樹還是第一次遇見對自己如此主動的女孩,對方善解人意且沒有絲毫的功利心,一時間讓呂樹有些措手不及。

    不過相隔那么遠的距離,總會淡忘的吧。只是,呂樹倒覺得這件事情值得紀念,不管未來如何,總之當下里這是一份簡單的美好。

    卡洛兒背著手返身往伊萬他們那邊走去,卷曲而又柔軟如流蘇的頭發在背后搖曳:“你要記得給我回信……”

    她忽然覺得不對勁,轉身過來一看,呂樹已經不見了蹤影。卡洛兒看著遺跡里灰霾的天空,忽然有些不舍:“竟然嚇跑了!”

    卡洛兒回去后發現伊萬等人已經不見了,結果剛剛有點失望的時候,忽然見到旁邊有塊石頭后面探出伊萬的腦袋來:“怎么,沒追上嗎?”

    卡洛兒愣了一下,緊接著剛才隊伍里的人都從石頭后面走了出來,沒想到他們都躲在這里。

    不過卡洛兒笑著搖搖頭自豪道:“呂樹把他們都殺死了。”

    她也不知道自豪感從何而來,反正就是挺自豪的。

    伊萬等人面面相覷,他們都并沒有懷疑卡洛兒的說法,實在是李一笑出現之后呂樹給他們的神秘感已經讓他們可以腦補許多東西了,只是當他們知道呂樹竟然一個人能團滅6個高手,依舊有些震驚莫名。

    伊萬本身有些膨脹的心里忽然被潑了盆冷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修行之路上果然還很漫長。

    “艾米麗,你過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艾米麗:“……”

    ……

    呂樹看著后臺里不斷刷新的負面情緒值砸吧了砸吧嘴,他離開也不完全是躲著卡洛兒,只是那個隊伍不能再呆了,萬一伊萬碰上鳳凰社的強者,那自己一定會被追殺。

    大佬們可能對散修沒啥興趣,但不少組織卻對獵殺天羅地網成員樂在其中,而且遺跡里面殺了他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他手里是2柄太刀外加2柄短刀肋差,很多人看抗日劇多了以為肋差是專門用來切腹的,其實不是。肋差的傳統作用是古代武士用來近戰破甲的,或者用于屋內窄小面積時搏斗用的。

    而切腹也有好多種切法,比如一字切、十字切、三字切,通常情況來講,后兩種沒有一字切那么流行……

    很多人也會好奇,這特么自己一點點把肚子切開,島國武士這么硬氣一點都不怕疼嗎?!

    其實不是的,切腹演變到江戶時代以后漸漸演變成象征性的儀式。

    一開始大家還比較硬氣,先自己切,疼的忍不了了就讓介錯人斬首。介錯人,又稱補刀者……

    由于腹部脂肪較厚,再牛逼的切腹人,一刀捅進去,傷口深度也就是5到10厘米左右,然后再橫向切開那一下,長度大約在12到20厘米左右。這兩下基本動作之后,失血大約200毫升,跟我們現代一次性獻血差不多,即便再加個上提動作,弄個十字,人也不會當時死亡。

    記錄里,切腹后存活時間最長的是1793年的高山彥九郎,他前一天下午2點切腹,第二天上午9點才掛,持續時間19個小時。

    所以,電影電視劇里切腹之后就倒地其實是扯蛋的……

    切腹的本質是什么?就是失敗者在完蛋的時候,通過玩命的并且惡心的方式,向對手再裝個逼:老子不怕死你敢信嗎?

    結果切腹之后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因此在實際操作中,切腹這樣一個嚴肅的裝逼過程中,頻繁出現了有人慘叫、有人昏死,還有滿地打滾的,還有淚流滿面的,以及各種啼笑皆非的事情,場面控制不住了,嚴重影響了切腹的裝逼效果。

    所以后來就又變成,切腹者用以切腹的武士刀被改為扇子或木刀,切腹者用它在肚子上比劃一下意思意思,然后介錯人的刀就下來了。

    一刀下來直接就斬首了,這樣一來就能把這個逼裝好,裝漂亮了。

    從這個儀式轉變的過程可以看出島國武士們對于切腹的執著,反正橫豎就是要切,誰攔都不好使。

    呂樹一邊走一邊把所有從神集那邊得到的法器都喂給神水,眼瞅著神水又大了一圈,之后再吞噬石像鬼的時候一定效率更高一些。

    然而他想到石像鬼就想起李一笑……

    這一片的石像鬼……已經都被李一笑帶走了啊……

    ……

    遺跡的另一邊,呂小魚正控制安東尼糊住一個快要飛出石像鬼的黑石,然而忽然間她改變主意了,那黑石竟開始向內塌方,宛如一個黑色的手掌,緊緊將石像鬼擠壓粉碎。

    呂小魚抬頭看了看天空,自己似乎也有點疑惑:“為什么……忽然想殺人。”

    ……

    感謝海魂衣黃金大盟,這是人生第一個黃金盟,真的很意外。好幾天沒求月票了,順便求一下月票吧……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