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42、打破平靜(第二更)
    呂樹把車子扔回環湖公路旁邊時就發現,負面情緒值收入里又多了一個叫做王爍的名字,呂樹忽然有點好奇,這貨是梁澈和李典的同伙么?

    不然為啥這莫名其妙的給自己貢獻了一波負面情緒值呢?或者說仍舊是因為自己干的某件事情導致所有相關的負面情緒值都匯聚到自己身上來了?

    他回來的時候王黍離等人早就半夜驚醒然后回到各自的帳篷了,呂樹在網上看人說,酒喝多的人第二天會開始口渴、頭疼欲裂。

    話說這樣他就有點不明白了,既然這么痛苦,為何要喝酒?

    然而現在并不是他探究這件事情的時候,呂小魚就可憐兮兮的坐在他們的帳篷門口等他,小腦袋一點一點的幾乎隨時都可能睡著,小兇許在她腦袋上一晃一晃的早就睡著了……

    呂小魚聽到呂樹的腳步聲驚醒,小聲問道:“呂樹,你去哪了?”

    “我去跟人搶東西去了……”呂樹也沒瞞著她:“你還記得王導在路上說的文成公主寶鏡不?”

    呂小魚小聲道:“呂樹,下次打架要帶上我。”

    “這次主要是得留人照顧王黍離他們啊,不然就帶上你了,”呂樹點點頭,他一直想讓呂小魚參與一些戰斗來著,這樣可以起到一些磨練的作用,讓呂小魚慢慢的適應這個時代。

    “搶的什么東西?”呂小魚好奇道。

    “你還記得王導在路上說的日月山典故不,唐王送文成公主的寶鏡被摔成兩半……”呂樹大概解釋了一下。

    話說他自己也好奇一點,既然日鏡真實存在,那么月鏡去了哪里?日鏡和月鏡組合到一起又有什么作用?

    呂小魚一聽寶鏡倆字就眼睛一亮:“是搶回來送我的嗎?”

    “咳咳,不是……”呂樹想到自己曾經答應呂小魚送她一面鏡子結果沒做到,就頓時有點蛋疼,但是這寶鏡確實不能送呂小魚,實在是這寶鏡自己本身就有點危險啊……

    “哦,”呂小魚轉頭就鉆進帳篷了。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199!”

    呂樹趕緊跟著解釋:“這個鏡子很古怪,是一個法器,但是作用還沒研究出來,只是知道一灌注能量,這玩意能堪比閃光彈……我剛才就中招了!”

    “哦,”呂小魚躺在帳篷旅館里的床榻上翻身就睡覺了。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299!”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傳來車輛駛近的聲音,引擎的轟鳴聲在夜色里無比突兀,瞬間便撕開了青州湖旁寂靜的夜色。

    呂樹悄悄探頭朝帳篷外面看去,竟是看到梁澈和李典倆人被手銬銬著帶下車來,他當時就愣了一下……臥槽……這倆貨竟然直接被天羅地網抓住了啊?

    這么倒霉的嗎?

    呂樹此時心中不僅沒有一絲同情,甚至還有點小高興……

    說實話李典這種江湖騙子和梁澈這種成長中的心狠手辣之輩,呂樹覺得讓他們進天羅地網里面回爐重造一下也并沒有什么不好。

    不過這時候他大概就明白,王爍恐怕是青州某位天羅地網戰斗人員的名字吧……

    他悄悄的看著環湖公路那邊的動靜,李典和梁澈身邊的那個年輕人仿佛非常不滿意,梁澈冷冷的站著,而李典則像是極力的在辯解什么……

    遠處有斷斷續續的聲音順著風向飄搖而來……

    “他真的就是當閃光彈用的……”

    “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就是個神經病你知道嗎……”

    “我怎么證明?正常人可能扛著摩托車亂跑嗎……”

    而呂樹這邊,負面情緒值蹭蹭蹭的漲,光是他扛著摩托車離開后這兩個多小時里,已經又漲了一萬多的負面情緒值了……

    這是在找自己?呂樹心里嘀咕了一聲,此時呂小魚已經重新爬了起來,就趴在他的背上,倆人一大一小兩個腦袋偷偷扒著帳篷的門沿朝外看去。

    “呂樹,他們是不是在找你?”呂小魚極小聲的說道:“我們要跑路嗎,還是干脆跟他們打一架?”

    “不用,他們不知道我是誰,”呂樹也壓低聲音說道。

    關于身份隱瞞這一點呂樹還是很有把握的,對方從始至終都沒看到過自己的臉,他出來的時候李典和梁澈倆人都處在致盲狀態了……

    不少人都被環湖公路那邊的動靜驚動了,本身現在就快到日出的時間,不少人等著呢,也有些人是無法適應住帳篷的習慣,畢竟住帳篷看起來浪漫,但實際上住著舒服不舒服也只有自己知道……

    有些人從帳篷里探出頭來看向那邊,而王爍則是直接派人隨機找游客問詢有沒有看到一個扛著摩托車的人……

    結果就是沒人看到。

    然而就在此時王爍的電話忽然響起,只見王爍面色忽然一變對所有天羅地網人員喊道:“上車!”

    夜色就像是被人用拉練拉開,然后重新被人合上了,三輛越野車風馳電掣的離開,朝著環湖公路更身處行駛而去,呂樹看著他們的背影總感覺其中有一股倉促的意味。

    是發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嗎,不然如何解釋他們帶著兩名囚犯繼續向西邊駛去,而不是回西靜市的舉動?

    青州湖旁傳來潮水拍打岸邊石塊的嘩嘩聲,夜色重歸寂靜,仿佛沒人來過。

    呂樹忽然在想一個問題,他們的行程也是要繼續向環湖公路身處繼續行駛,最終抵達茶卡鹽湖的,也不知道雙方還會不會重新遇上。

    就在梁澈他們被帶走沒多久,時隔一個多小時竟是又有十數輛越野車穿透黑色的夜幕,從環湖公路旁呼嘯而過。

    呂樹甚至在即將天亮之前看到了運兵卡車!

    這車讓呂樹瞬間想起了自己當初被拉去北邙遺跡外面的場景,他忽然驚醒,難道前面有什么遺跡要開啟了?!

    當然,他并不能確定這車里裝的就是道元班的學生,也不能確定就一定是遺跡開啟,畢竟運兵卡車又不是遺跡開啟的標志,只是讓他聯想到了而已。

    平靜徹底被撕裂開來,并且就在此時,青州湖面上的第一縷清晨日出即將投射出湖面!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