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28、來啊,互相傷害啊(第二更)
    導游在路上笑道:“我們即將抵達塔爾寺,塔爾寺位于青海省西寧市湟中縣魯沙爾鎮西南隅的蓮花山坳中,是我國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六大寺院之一,而且它不單單只是一座寺廟那么簡單,塔爾寺同樣是整個青州的佛教最高學院。”

    呂樹愣了一下,聽到這個的時候他忽然在想一個問題,塔爾寺里有沒有修行者?!

    說實話直到現在為止他都還沒見過佛教的大修行者呢,不知道會不會在這里遇到。

    就在此時前排忽然出現了短暫的騷亂,呂樹抬眼望去,袁亮拓竟然站起身來在過道使勁抓繞自己的背部,好像特別癢的樣子。

    一邊撓一邊脫上衣,呂小魚在一邊一臉懷疑的看著呂樹:“你干的?”

    呂樹瞅著來自袁亮拓的負面情緒值不停的漲,這就很好理解了,他小聲道:“他旁邊那個大叔干的。”

    “跟你沒關系嗎?”呂小魚有點狐疑,她總覺得身邊但凡發生點不正常的事情,百分之九十的幾率都能跟呂樹扯上關系。

    呂樹樂呵呵的笑道:“晚上回去再給你說。”

    李典在袁亮拓旁邊笑瞇瞇的問道:“兄弟你這是咋了?衣服的材質不好引起過敏了吧,不過衣服買到手里就要認啊。”

    要是呂樹在旁邊就一定能聽懂李典的暗示,但袁亮拓則是一臉懵逼,心想你個老撲街在這說啥呢?閑著沒事跟自己說了一路莫名其妙的話,還有完沒完?

    結果導游剛剛走到袁亮拓的身邊,袁亮拓立馬停了下來,一臉懵逼:“剛才突然特別癢,但是現在又沒事了?!”

    導游:“???”

    你是逗我們玩呢吧?!

    下車后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趕緊參觀在山巒中宏偉的塔爾寺,而是……上廁所……

    呂樹跟在人群后面走著,導游交代大家上完廁所趕緊出來集合。

    他忽然發現前面的李典哼著小曲,好像心情還不錯的樣子,呂樹見他這么開心就有點不樂意了,這要是自己剛才和袁亮拓換一下身份,那中招的不就是自己了?!

    你丫賣假冒偽劣法器還有理了是吧?!呂樹覺得這貨在靈氣復蘇之前,八成就是個江湖騙子!

    李典剛剛對袁亮拓略施小懲,心情正好呢,推開一個單間門就進去蹲大號了。

    呂樹眼瞅著身后的袁亮拓也推卡一個單間蹲了進去,并且里面還響起了袁亮拓打電話的聲音:“喂,媽,我們到塔爾寺了,行,你不用操心……好,我掛了。”

    此時李典正蹲著呢就聽到旁邊袁亮拓的電話聲音,他忽然警惕起來,這小子故意蹲到自己旁邊,不會是想報復自己呢吧?

    話說不就買個葫蘆嗎,非要不死不休才行?

    結果就在他滿心防備時……

    咔!

    李典的臉瞬間扭向了袁亮拓所在的隔斷那邊,當時就給他疼的把屎都憋回去了……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666!”

    李典頓時怒火中燒,看來你是存了心要跟我較真了是吧……今天不好好給你點顏色看看,老子就白走江湖這么多年。

    李典剛忍痛把臉扭回去準備提褲子……

    咔!

    你特么……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777!”

    咔!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888!”

    臥槽!李典差點就崩潰了!褲子都不提了就要出去跟袁亮拓拼命了!

    咔!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999!”

    呵呵……你牛逼你靈力多還不行嗎?

    使用扭頭葫蘆所耗費的靈力本身就是相對的,對方的距離越近,或者是個普通人,那就費的少。

    但李典自己現在本身就是E級的修行者了啊,對方這一下子讓他扭了幾次?

    特么的……數不清了都,腦子有點暈……

    李典自己當初使用扭頭葫蘆的時候,那是使用一次就可以歇著去了,現在雖然突破E級,但他估摸著自己也完全沒法無限制使用,可能最多使用三四次就要力竭。

    事實上他很清楚,對方既然能讓他成功扭頭,那就必然比他的境界高出不少。不過這不算什么,李典行走江湖這么多年,并不認為對方修為高,就一定能搞的過自己。

    只是他有點好奇,當初羅盤上的指針晃動頻率并沒有多么快啊……

    現在,這幾下扭的他神志都開始有點不清醒了,這尼瑪。

    這個仇要是不報,以后如何在江湖上面立足?

    而呂樹這次是真的過癮了,在外面聽著咔咔聲就覺得樂呵,而且剛才實驗發現,這葫蘆只要在自己身上,哪怕不拿在手中也一樣可以使用的。

    而且他還試了一下,完全默念是不行的,這倒是讓呂樹比較失望一些。

    不過最大的收獲并不是對于葫蘆的探索,而是負面情緒值……

    自從點亮第六顆星辰之后呂樹的負面情緒值就沒怎么大漲過了,一直都沒什么好機會。

    結果這一出門,就立馬又了新目標。

    難怪老爺子會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對人生有好處……

    確實有好處啊,李弦一沒有騙自己!

    袁亮拓從廁所隔斷里出來,剛好和隔壁從隔斷里出來的李典打了個照面,李典原本想當場發作的,但是想到對方實力有點不明不白,自己這種跑江湖的又不是小孩子,完全可以先虛與委蛇的認輸,然后再找機會下手!

    袁亮拓正準備走呢,忽然看見李典驟然義正言辭道:“我錯了!”

    “來自袁亮拓的負面情緒值,+133!”

    袁亮拓愣了一下:“你錯哪了?”

    這次輪到李典愣住了,我給你道歉還不行,還得跟你掰開了細說我錯哪了?

    李典黑著臉:“你不要欺人太甚!”

    袁亮拓:“???”

    神特么欺人太甚!?我特么說什么了?

    “來自袁亮拓的負面情緒值,+399!”

    這都什么跟什么?袁亮拓是真的搞不懂這貨忽然到底是個什么毛病,路上就嘀咕一路了,現在還要揪著自己說點莫名其妙的話?

    “神經病啊!”袁亮拓扭頭就走了,結果他忽然發現,這個快要四十歲的中年人就始終跟在自己旁邊,而且一直在看著他!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