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19、漏網之魚
    吱呀一聲,文玩店里間的屋門打開走出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少年,透過屋內的光線,映照出里間陳舊卻擦的干干凈凈的博古架上,擺放著眾多古董,有瓷器有銅器,品種繁多。

    張國華指了指地面上的碎木屑:“他捏的,你能做到嗎?”

    少年搖搖頭,他雖然已是西靜市道元班里的佼佼者,可想要把木球捏到這個份上還是不可能的。

    張國華沉思著:“兒子你不是說西靜市比你強的不多了嗎,那他應該挺出名的,是那個A級資質的天才嗎?”

    少年還是搖搖頭:“不是,恐怕是其他市的妖孽來處理靈石了,也只有那些妖孽才會不屑于用靈石提升實力,因為他們自身的修行速度已經夠快了。”

    此時,少年已經把呂樹當成其他城市里來處理靈石的天才,只不過他想岔了一點,呂樹確實不需要靈石,但卻是因為他根本就用不了……

    呂樹處理完靈石就由衷感嘆,還真是馬無夜草不肥,自己辛辛苦苦賣雞蛋賣臭豆腐一年也賺不了這么多錢。

    不過有錢在手底氣就是足,十來萬對于高中生來說已經是一筆天價巨款了啊。

    這個時期,同齡的大部分男孩恐怕還在為了幾百塊錢發愁,泡妹子要花錢吧,怎么也得看個電影吃個飯啥的,飯也不能吃的太差吧?

    一個月零花錢扣扣索索的幾百塊,情況好的上千,根本就不夠花啊。

    就算不泡妹子,要不要抽煙,要不要看小說,要不要出去喝酒擼串?

    大部分少年人青春期的煩惱壓根就不是文藝片里皺皺巴巴的矯情荷爾蒙,而是貧窮……

    現在呂樹想帶呂小魚去哪玩都行,就算是出國也都夠了。

    這就是呂樹想要的生活啊,安逸。

    他始終相信一句話: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舊熱愛生活。

    沒有人比呂樹更加珍惜如今來之不易的一切。

    呂樹揣著現金準備沿著來路回去,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看見一個人蹲在地上擺攤,對方臉上裹的嚴嚴實實,在人群中格外的醒目!

    尼瑪……呂樹心里當時就臥了個大槽!

    他也是這樣裹的嚴嚴實實啊!

    不看見別人有多么惹眼之前,他完全就沒意識到自己在別人眼里是個什么樣的……

    再加上呂小魚小T恤上面的機器貓圖案!

    現在終于閑下來有心情思考其他事情的呂樹,當場就蛋疼了!

    可是現在摘了又不合適,與其顧及面子還不如繼續帶著呢,反正臉都遮住了……

    就在這時呂樹隔著那人老遠就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對方跟自己一樣蒙著臉,會不會是因為手里有真東西?

    很有可能啊!

    呂樹遙遙的觀察著,對方就安靜的坐在那里擺個攤,攤位上都是些尋常物件,沒有什么靈氣波動,有人去對方攤位上看東西,對方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

    可是呂樹總覺得有點不同尋常。

    呂樹隨便找了個攤位蹲下借以掩飾自己觀察的目光,他面前的攤主半天都沒人光顧了,忽然看見一個客人來看東西,頓時來了熱情:“小伙子,我這可都是好東西,這個青銅器,那可是商周時代的,封神榜看過沒,那就是商周時代的故事啊,指不定我這就是姜子牙用過的法器……”

    封神榜都出來了嗎……呂樹有點牙疼,他的目光時不時向遠處的那個蒙面攤主飄去,嘴上漫不經心的答道:“商周?上周的吧。”

    老板臉瞬間就黑了:“你這小伙子咋說話呢!”

    “來自……”

    此時,驟然間呂樹忽然驚醒,他光顧著觀察物品了,卻忽視了一個更重要的事情:這個人身上有靈氣波動。

    這是一個修行者,低級別的修行者!

    再仔細看去,鬢角有些微白,露出的額頭上也有不少皺紋,看起來有些年紀了,約莫40多歲的樣子?

    呂樹慢慢走過去蹲到攤位前隨便看著擺放的東西,漫不經心問道:“老板,有真東西嗎?”

    “沒有,”中年老板平靜道,半點熱情也沒有,反倒像是在冷眼旁觀的觀察著呂樹。

    呂樹心想你能看我,我就能看你啊。

    兩個特立獨行的蒙面人就這么大眼瞪小眼,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呵呵,有個游戲不知道你聽說過沒,叫做誰先眨眼誰撒比……

    我呂樹一生不弱于人……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14+19+21……”

    李典揉了揉眼睛,感覺自己好像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呂樹忽然開口說道:“你是漏網之魚吧。”

    對方不符合天羅地網人員的一切身份,對方這個年紀必然不是道元班的,而實力又低的出奇恐怕才剛剛f級入門,天羅地網里哪有這樣的人存在,西吠他們可都是軍隊里萬里挑一選出來的。

    而且,對方身上沒有絲毫軍人的氣質。反倒是隱隱有種書卷氣,和擺地攤這種身份格格不入。

    李典面色不變,可他很清楚漏網之魚四個字意味著什么。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523!”

    對方有城府,可呂樹看到負面情緒值收入就已經明白一切。

    他坦然道:“放心,我沒有抓你回去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帶了什么東西來黑市,或者……你想買什么東西?”

    說罷,呂樹亮出來自己軍官證的一角,他不擔心這樣會暴露自己身份,現在修行者有軍官證的人多了去了。

    李典猶豫了半天,這是漏網之魚碰到天羅地網的人了,先天就有一種排斥感,但呂樹亮軍官證給他了極大的壓迫感。

    “我只換靈石,”李典低聲說道。

    呂樹愣了一下,他感受到對方對于靈石的某種渴望,這是要用靈石彌補自己的修行進度么?

    因為修行太慢所以必須要靈石才行,但是又買不起,所以選擇以物換物?

    呂樹一時間腦子里閃過數種可能,他沉吟片刻道:“靈石我有,但至于能不能換,那得看你的東西值不值了。”

    ……

    手機沒法發作者說,只能發這里了,我現在臨時從上海趕往蘇州參加作者聚會,今晚參加人員有卓牧閑、我最白、老魔童、南極烈日、二十二刀流、七世狂人、李鴻天。有需要我催更的可以留書評……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