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95、不許笑!(第四更)
    一抹白色在天空的穹頂之上乍現,幾乎要隨時撕裂無邊的黑暗天幕,將世界帶入白晝。

    就在這最后的一抹黑暗中,呂樹帶著呂小魚從呂樹他們后門的窗戶一閃而出,他們不是要親自去換試管,而是要找合適的地方將魂魄給放出來。

    這么做,是因為呂樹雖然能大致判斷出李弦一這樣的B級高手感知到底是個什么范圍,按道理講魂魄又煙霧構成,行動之間悄無聲息如鬼魅根本就沒有什么動靜,李弦一是感知不到的。但是他沒法確定構成魂魄的這股奇怪能量會不會被對方察覺到。

    這得以后再試探一下才行的,但現在是沒時間了。

    當兩人來到遠一點的偏僻處,黑色如煙霧的影子從呂小魚胸腔內飄出,然后轉瞬便咧嘴笑著朝遠處奔騰而去……

    呂小魚一臉怨氣的嘀咕:“笑的怎么這么傻啊,呂樹你到底給他吃了什么?!”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188!”

    “咳咳,實力提升不就好了嗎?你看你怎么能有這么華而不實的思想?”

    “所以你現在是要倒打一耙咯?”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288!”

    此時兩個人蹲在一棟家屬樓下面拐角處的陰影里,家屬院茂密的樹葉將這里籠罩在徹底的黑暗中,呂小魚在黑暗中忽然說道:“起這么早,等會我們去喝牛肉湯吧?”

    “專心控制魂魄,別摸錯地方了!牛肉湯的事兒等會再說,”呂樹的神識已經進入山河印中開始俯瞰洛城,他的目光一直鎖定著魂魄,生怕呂小魚不好好控制。

    “這是半自動的,時不時看一眼就行了,”呂小魚撇撇嘴,她透過魂魄的視角一邊觀察一邊繼續前進,速度絲毫不見。

    而此時呂樹忽然發現,這黑色魂魄真的太適合在黑暗中行事了,竟然隱蔽性極強,他若不是有心觀察,恐怕在天上居高臨下的觀察都很難注意到這縷魂魄的存在。

    5點多,很多住戶都開始起床了,尤其是老年人。

    此時倆人還能隱隱約約聽到某個住戶的屋里,還有嬰兒的哭聲,以及他父母想要重新哄他入睡的安慰聲。

    呂樹正在山河印里注視魂魄呢,忽然聽呂小魚在旁邊說道:“呂樹呂樹,你聽到嬰兒的哭聲了嗎?”

    呂樹淡淡的嗯了一聲,沒有接腔。

    “呂樹,你知道他為什么哭嗎?”呂小魚見呂樹不接話就自顧自繼續說道。

    呂樹愣了一下:“為什么?”

    呂小魚嘆了口氣一臉悲傷:“應該是因為沒人帶他去喝牛肉湯才哭的吧。”

    呂樹:“???”

    不就是喝個牛肉湯啊,至于嗎?呂樹哭笑不得:“喝喝喝,等會兒取出試管就帶你喝牛肉湯。”

    呂小魚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開始老老實實的控制魂魄。

    當魂魄來到洛城校園門口50米外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腳步,因為呂樹提醒過呂小魚,圍墻邊上到處都是監控。曾幾何時洛城外國語的學生們看著學校里的安保級別都忍不住覺得自己是監獄里的囚犯來著,現在洛城外國語學校已經有著洛城第一學生監獄的稱號了……

    只見黑色的魂魄竟在圍墻50米開外的地方開始沖刺,然后在距離20米的位置時,一躍而起!

    黑暗中,黑色魂魄身形高高飛起,整個人如同黑色的夜梟一般在空中劃過巨大的弧線,竟是以純粹的力量、絕對的高度,避開了所有監控的死角!

    然而哪怕在十幾米的高空,他本身的顏色也成為了他最大的保護傘,無人察覺。

    當魂魄開始落下時,只見他輕而易舉的落地翻滾卸力,竟是沒有驚起任何動靜!呂樹在天空中看著這一幕的時候心中不知為何有些激動,這才是這個時代里最精彩的部分啊:當個人的實力突破之后,生活開始變得神奇與目眩神迷起來,往往曾經只能在電影里看到的一些場景,現如今自己都能完成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就是在拍電影一樣!

    黑色魂魄緊貼著教學樓向上快速攀爬,當他來到李一笑辦公室外面時,輕輕一拉窗戶變鉆了進去,窗戶并沒有關,事實上學校里也并沒有放置天羅地網里重要的東西,呂樹曾判斷過在那個曾經被火系覺醒者梁澈燒掉的商場下面就有一個依托原本防空洞建造的新基地,恐怕重要的東西都在那里吧。

    魂魄進了建筑呂樹就沒法繼續看了,他小聲說道:“老爺子說試管就隨手丟在辦公室里,應該是很顯眼的位置……”

    話還沒說完……

    “找到了,”呂小魚淡定的說道:“把新的替換掉,是這個意思嗎?”

    “對,”呂樹蛋疼的點點頭,這也忒容易了一點吧:“取到了就趕緊出來,天快亮了。”

    此時天邊的那一抹白色正在撕裂蒼穹,白晝來的很快!

    然而就在這時呂樹忽然看到樓下的巡邏安保人員正要經過樓下,倆人慢慢悠悠的走著,竟在樓下互相點起了一顆煙開始抽起來了。

    “換一邊離開,”呂樹皺眉道,他不太確定對方會不會發現魂魄,為了不冒險,干脆從另一個方向撤離好了,這倆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走,而天快亮了,他們不能再拖了!

    呂小魚聽了呂樹的話當即給魂魄下達命令,然而就在魂魄從校長辦公室正門來到教學樓內部的走廊上時,呂小魚身體竟是僵了一下。

    “怎么了?”呂樹驚了。

    “撞見人了!”

    魂魄在走廊上遇見的正好是專業安保人員在巡查室內環境,對方拿著一個大大的手電筒,光芒刺眼。呂樹也是沒有接觸過正規安保所以不清楚,人家一般巡查的時候可不止兩個人,就這么大點地方的學校里,巡邏是非常全面的。

    呂小魚不知道該怎么辦,于是魂魄就在走廊里停了下來,結果這安保人員看著這黑黑的一團人性黑煙就有點慌,他又不是修行者!

    這人戰戰兢兢的拿著巨大手電筒照向魂魄,清清楚楚的看著魂魄的模樣,哆嗦了半天:“你……你是哪里來的覺醒者!你……你怎么不穿衣服!”他雖然訓練有素,卻不是上過戰場見過血的人,乍一碰見這么詭異的情況確實有點慌……

    “來自李哲的負面情緒值,+555!”

    呂小魚翻了個白眼,對方這是把魂魄當成覺醒者的異能了?她望向呂樹想看看呂樹打算怎么辦。

    結果還沒等呂樹想好呢,呂小魚通過魂魄的視野看見安保人員已經拿起對講機開始呼喚支援了,并且已經將自動步槍的槍孔指向魂魄:“雙手抱頭面向墻壁站好!”

    短暫的驚慌后對方的情緒漸漸平復了一些,當下情況雖然詭異,可他也有他指責。

    然而魂魄紋絲不動,呂小魚還在等著呂樹給她答復呢。

    結果安保人員端著槍仔細打量魂魄:“你……你傻笑什么,不許笑!”

    “來自李哲的負面情緒值,+555!”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99!”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