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9、碰瓷(第三章求推薦求收藏)
    現在室外溫度恐怕得有零下四五度,這人要是在雪地里躺一晚上肯定得廢了,搞不好還會出人命啊!

    “你呆在屋里,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呂樹小聲跟呂小魚交代。

    結果剛說完,自己的衣角就被身后的呂小魚給拉住了,呂小魚也不說話,就是死死的看著他。

    “松開松開!”呂樹低聲吼道。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50……”

    噗,你這是鬧哪樣,現在外面很危險的好吧。

    呂樹想了想:“你跟在我后面別吭聲,不許不聽我話。”

    呂小魚趕緊點頭,小腦袋點得特別快,看起來還挺可愛的……

    兩個人偷偷摸摸打開門鉆出去,呂樹第一時間就去打量這個人的模樣,結果這一看不要緊,竟然是下午在雜技表演后臺的那個被黑風衣帶走的表演者!

    這就很有意思了,前面剛剛跑過去兩個黑風衣,結果這個人就倒在了自己的門前,呂樹發覺地上這人的臉上煞白一片,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

    怎么辦?

    這人不是被帶走了嗎,怎么跑出來的?呂樹肯定不會以為那群自稱消防大隊的黑風衣能好心把這貨給放出來。

    此時此刻,他心中無比確定遠處的那火災也一定與這貨有關,因為對方的能力應該就是與火有關的。大年初三忽然燃燒起來一場能夠照亮城市的大火,而這位表演者卻剛剛從不知名的地方逃離出來。

    他甚至猜測,這人也許應該就是為了脫身才在市中心燒起了一把大火,前面的兩位黑風衣很有可能就是在搜捕他。

    這人心還真的狠啊,竟然為了自己逃命,放了那么大的一把火,也不知道火災里面有沒有人員傷亡?

    當然,呂樹知道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測罷了。

    但問題是,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自己和這些人扯上什么關系。

    有人說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呂樹覺得這種觀念有點扯,自己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人活的本身就得自私一點,真無私到把自己都給無私沒了,也沒人發撫恤金給你。

    這世上隨著時間的變遷,一個個英雄出現,然后一個個英雄在消失后被取代,這好像是一種榮耀。

    可世界上這個世界其實從不曾有一個人能取代另一個人的位置,所謂的取代,只是以前的那個人被遺忘了。

    此時此刻,如果黑風衣拐回來的話呂樹就蛋疼了。

    “怎么辦?救他嗎?”呂小魚仰頭問呂樹。

    “我也不會人工呼吸啊,不過好像人工呼吸用在這里也不合適,”呂樹惆悵的看著地上的人:“咱們打120吧,你去給他煮一碗姜湯說不定還能有點幫助,不過聽說120出診一次要收錢的,咱們不掏這個錢,就說完全不認識他,讓他醒了以后自己掏……”

    對于呂樹這種人來講,120塊錢能干很多事情了,肯定不能花在路人身上,自己打一個120,再煮一碗姜湯,這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啊。

    “來自梁澈的負面情緒值,+70……”

    呂樹意識里收到這個收入記錄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眼下最有可能對自己產生負面情緒的人不就是地上躺著的這位,可暈厥的人能產生負面情緒嗎?

    合著你丫是裝的啊……

    呂樹當時臉就黑了,這碰瓷都碰到院子里來了啊?!這你能忍嗎,這是在利用自己的同情心啊?!

    雖然自己也沒多少同情心……

    “搭把手,抬他一下,”呂樹輕聲對呂小魚說道。

    呂小魚問了一句:“要抬到屋里去嗎?”

    呂樹想了想:“抬到院子外面去,不管他了。”

    呂小魚:???

    “來自梁澈的負面情緒值,+470……”

    呂樹心中大呼臥槽,簡直賺大了好嗎,這還是頭一次有人給他貢獻這么多負面情緒值來著!

    此時地上的梁澈不得不悠悠轉醒:“水……水……”

    哎喲,呂樹樂了,裝得還挺像。

    對方應該是真的聽虛弱,這個偽裝不了,但還沒有對方裝的那么嚴重。

    呂樹殷切的蹲下身子:“沒有水,吃點雪吧。”

    “來自梁澈的負面情緒值,+170……”

    地上的梁澈當時都迷了,什么時候開始,民風都這么不淳樸了?進屋喝一口水都這么難?

    他掙扎著起身:“能扶我進屋嗎……”

    梁澈心想這孩子可能是因為沒遇見過這種情況,所以沒理解自己的意思,那就明說好了。

    然而他身子剛坐起一半的時候呂樹就重新把他按回了地上,委婉的說道:“不行。”

    “來自梁澈的負面情緒值,+800……”

    我的天,呂樹樂呵的不行,竟然一個人就能給自己加這么多負面情緒值呢?這么有意思!

    眼瞅著買第一顆星辰果實的錢都有了啊。

    此時梁澈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情……眼前的這個少年哪里是沒明白自己意思,就連打120都要說不認識自己,自己主動要求進屋對方這個少年都不同意,這是怕自己訛上他們嗎?!

    梁澈臉上的表情漸漸平靜。

    呂樹心里一緊,這是想要殺人滅口?如果對方真的是在逃命,那么自己作為目擊者之一,很有可能會成為追查對方的一個線索。

    如果對方真是想要殺人滅口的話,自己該怎么辦?

    不至于吧,這太平年代,一言不合就殺人的人,并不應該多到自己就能隨便遇見啊。

    對于呂樹來說,即便他現在已經趴在井沿上看到了另一個世界的可能性,可他前17年的人生里,都是平靜的。

    世界觀也是大概平靜的,身邊沒有血腥,沒有戰亂,也沒有逃離制裁的法外狂徒。

    一時間呂樹腦子里胡思亂想了一大堆東西,此時梁澈身上發力,想要坐起身來。

    結果剛剛起身到一半,又被呂樹給按了回去。

    梁澈瞪著呂樹,呂樹無辜的看著梁澈。

    “來自梁澈的負面情緒值,+100……”

    梁澈再起身,呂樹再把他按回去,兩個人就這么你來我往的搞了五六次,梁澈終于發現,這少年的勁還特么挺大的……

    而呂樹則是看著自己賬上新增的六百多負面情緒值差點就眉開眼笑了,第二顆星辰果實都快有了啊!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