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天下第九 > 第八八二章 到頂不上
    這是有人跨入了第三步?

    這一刻幾乎整個大道淵的修士都認為,有人到了望山,并且跨入了第三步。

    一直被釘在大道淵的破虛道君感受這虛空中的一陣陣轟鳴,嘆息一聲,他知道狄九沒有機會了。

    破虛道君沒有去過望山,他以為只要到了望山,那必定可以登上望山之巔。狄九離開才多久?就算速度再快,也無法登上望山之巔啊。從大道淵去望山,沒有個幾百年那是絕無可能。

    可惜的是,沒有人能到望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有人去看的話,大道淵所有的人早就都蜂擁過去了。

    望山腳下的渡子痕震撼的抬頭看著望山之巔,他幾乎有九成肯定,那是狄九合道了。別人認為有人在望山跨入造界,跨入第三步。他渡子痕更肯定這種道韻翻滾,虛空共鳴,不是有人在望山跨入第三步,而是狄九合道。

    只是讓他疑惑的的是,以他對五行宇宙天地規則的理解,他居然無法感受到狄九的大道方向。

    ……

    狄九抬手在虛空一抓,那實質的空間就好像在他的手心。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合的道和別人合的道不同。別人就算知道自己合道的手段,也無法像他這樣合道。構建屬于自己的法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他合道后實力每時每刻都在上漲著,他每次構建一道基礎法則,實力就會上升一些,每次構建一道宇宙規則,大道就再上一個臺階。

    狄九抬起頭,望山之巔就在眼前,他甚至只要一步就可以跨入望山的巔峰。

    如果是沒有在合道之前,狄九會毫不猶豫的跨出這一步。但是現在,狄九卻毫不猶豫的轉身走下望山。

    他修煉的大道渴望他上去,只要他登上望山之巔,他將獲得再次的升華,甚至有可能跨入合道中期。在望山之巔有他急需要的東西。

    可是他自己構建的自身規則卻有一種強烈的排斥,似乎他一上去,他自己剛才構建的法則就會被吞噬一空。他合道的基礎就是他自己構建的法則,這種法則被吞噬掉,他的道自然就會解體,然后他必須要按照五行宇宙的規則大道重新合道。

    狄九決定還是相信自己的本心,他自己剛剛構建的法則就是他新的大道方向,那等于他自己的本心。既然如此,為何去望山之巔燃燒自己的道,合五行宇宙中的規則大道?

    望山之巔他會來,不過不是現在,等他有實力的時候,甚至覺得可以的時候,他會再來望山之巔。

    似乎感受到狄九轉身就走,望山之巔忽然爆發才一陣陣濃郁的造化氣息。這種造化氣息都幾乎形成了實質,甚至讓狄九感覺到只要他沖上那造化氣息之中,他的大道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然后輕松合道圓滿,跨入第三步。

    就算是他控制住自己的修為不去上升,在那種幾乎形成實質的造化氣息之中,他也會收獲無數他需要的東西,無論是神通,還是對宇宙規則的更深理解。

    有幾次狄九都差點轉頭沖上去了,狄九很清楚,那不是他的本心。他之所以想要轉頭沖上去,是因為他現在的規則大道影響。他現在修煉的規則大道依然是五行宇宙中的規則大道,一旦他沖上去,他就徹底的完善五行宇宙中的規則大道。

    也許說將來他會成為五行宇宙規則大道的奴隸太過了一些,但狄九肯定,他將再也無法掙脫五行宇宙的束縛。望山之巔的那種造化氣息就可以影響到他的規則大道,將來怎么辦?說來說去,還是他規則大道早期的時候,受到第九道則的影響太深了。這他沒有辦法,沒有第九道則,他今天就不會站在這里,也沒有資格站在這里。

    只有等他將來徹底構建了自己的天地規則,形成了自己世界的雛形后,他才有機會不受影響,然后再來這里。

    “咔嚓!”讓狄九震驚不已的是,當他想要從沖下望山的時候,他的道韻氣息竟再也不受他的控制,反而在他的身周形成了一個規則大道周天,這規則大道周天和望山之巔的造化氣息形成呼應,似乎要硬生生的將他拉上望山之巔。

    狄九大駭,他合道后就感覺到自己想要掙脫五行宇宙,就必須改變自己的規則大道。事實上這個時候,他僅僅是認為自己修煉五行宇宙中的規則大道,不如自己構建屬于自己的規則大道而已。

    直到現在,狄九才明白,自己的規則大道在面對五行宇宙造化道韻的時候,居然有這樣的可怕之處。

    那是因為他的規則大道是五行宇宙的天地規則推衍而來,既然是從五行宇宙的天地規則推衍而來,那現在面對五行宇宙中最高層次的造化道韻,他的規則道韻自然會被吸引。這也沒什么,只是他的規則道韻居然要強行改變他的意志,這實在是太可怕了點。

    想到這里,狄九轉身走向望山山頂。

    在轉身走向望山之巔的瞬間,狄九立即就發現自己修煉的規則道韻都更是活躍起來,那種束縛的感覺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愉悅和欣喜。

    狄九心里一沉,在往望山之巔跨了一小步后,瞬息轉身,神念遁術激發到了極致。

    很快狄九就發現,隨著他離開望山之巔越遠,規則道韻的反抗就越弱。數天后,狄九改成規則遁術,以更快的速度往山下急遁。

    本來狄九想著自己剛剛合道,是不是要在望山找一個造化道韻池穩固一下修為。在感受到了望山之巔對他規則大道的影響后,狄九徹底的熄了這個想法,他決定等將來徹底構建了真正屬于他自己的規則大道后,他再來這里。

    僅僅數月時間,狄九就再次落在了望山腳下。在這個地方,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影響。

    “阿九,恭喜你了,短短時間就合道成功。”狄九剛剛落在山腳,渡子痕恭喜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跟著一身灰衣的渡子痕就出現在狄九的面前。

    狄九一抱拳說道,“多謝子痕對我的提醒,助我合道。”

    渡子痕看了看望山之巔,“阿九,等我重新跨入第三步后,我們一起出去闖一闖。”

    狄九笑了笑說道,“子痕,你師父渡不恐怕不會放過我,你跟隨我一起,難道不擔心到時候難做?”

    渡子痕哈哈一笑,“阿九,你也太小看我渡子痕了。我渡子痕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有自己的行事準則。這些話不說了,我也要上山了,今天就此告別,后會有期。”

    狄九拿出一個玉瓶遞給渡子痕:“子痕,你是遠古強者,見過的好東西多如牛毛,我出道晚,身上也沒有什么好東西。這個瓶子中的東西算是我有點價值的東西了,就送給子痕吧。”

    渡子痕半點推辭都沒有,也沒問是什么東西,收過玉瓶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狄九一抱拳,身形再次一閃,已經沖出了望山腳下。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