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天下第九 > 第六百零四章 衍一道宗之變
    轟轟轟!一陣陣劇烈的轟鳴之音傳來,狄九神念一卷,輪回木橋落在了識海當中,他身形直接遁了出去。

    “嘭!”狄九落在了堅硬的地面上,神念之中出現了之前他進去的那個巖石山。不過此刻那巖石山早就炸裂為碎渣,沒有半點原來的樣子。

    彩鳥也是落在了狄九身邊,嘰嘰喳喳的興奮的叫著。看樣子那滾滾輪回道韻,讓它獲益匪淺。

    “我要找個地方去閉關,如果你愿意的話,自己在這里尋找機緣吧。”狄九說完,抓出一枚儲物戒指丟給這只彩鳥。

    這次彩鳥似乎聽懂了狄九話的意思,抓過儲物戒指,對著狄九叫了幾聲,然后化為一道閃電消失在遠處。

    難怪是閃電蟲,速度果然很快……

    不對,狄九想到閃電蟲的時候,他想起了自己當初殺的那些蟲子,甚至包括了那只被他賣出一萬貢獻分的彩翼閃電蟲。

    那頭閃電蟲和眼前這只閃電彩鳥的外形沒有半點相似之處,爪子也不止兩個,每一個爪子都是三趾,根本就不是七趾。雖然也有一對翅膀,可那翅膀和之前那彩鳥的翅膀完全不同。

    這完全不可能啊,既然蟲卵是從彩翼閃電蟲的腹中挖出來的,那這蟲卵孵化出來后,也和那彩翼閃電蟲一樣才是。事實上那彩翼閃電蟲還真的像一個大蟲子,除了身上有一些花斑和幾道類似閃電的東西,完全和鳥毫無相似之處。

    莫非彩翼閃電蟲要成年的時候,才會變成蟲子的模樣,剛出生的時候是一只鳥?

    狄九皺起眉頭,他愈發感覺到不對,一般的妖獸都是越長越威武或者是越長越漂亮的,哪里有越長越丑,最后從一只鳥長成一條蟲的?腳趾還從七退化到了三?

    狄九的神念落在世界書上,他很快就找到了彩翼閃電蟲,彩翼閃電蟲的介紹沒有任何突兀的地方。

    不過狄九很快就發現了其中一句話,彩翼閃電蟲是最會吸收天地精華的蟲。在彩翼閃電蟲產卵的時候,很多別的卵生妖獸,都喜歡將自己的卵藏在彩翼閃電蟲體內。這些獸卵會吞噬掉彩翼閃電蟲蟲卵的精華,然后借助彩翼閃電蟲孕育。最后孵化出來后,帶著部分彩翼閃電蟲形態,這種形態也不會讓彩翼閃電蟲殺滅。

    原來如此,狄九幾乎肯定剛才離開的那頭閃電蟲是別的妖獸獸卵。

    狄九很是無語的收回神念,浩瀚宇宙,大千世界果然是什么東西都會有,什么事情都會發生。

    不過就算閃電蟲不是彩翼閃電蟲的產物,狄九也懶得去追那只閃電蟲,他現在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沒有心情去收養獸寵。

    數天后,狄九在一處宗門廢墟深處挖了一個洞府。他剛剛跨入育道,需要穩固自己的修為。

    這個時候,狄九是真心有些感謝安涂凝了。不是安涂凝的話,他哪里有這么多的神元丹?以他規則大道加上星空脈絡、星空識海的修煉手段,需要的天地神元幾乎是海量的。

    尋常的神晶根本就無法滿足他的需求,只有道脈才可以。道脈哪里有那么多?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來了神元丹的用處。

    ……

    衍一道宗水牢之中,齊宇站了起來,進入水牢對他來說只是閉上眼睛閉個關而已。可是他居然越來越感覺到心煩意亂,這才幾天時間?

    衍一道宗的水牢可是宗門公認的修煉圣地,甚至有些被關押在水牢中的弟子在出來后還晉了一個大級。

    不行,必須要出去。齊宇修煉到混元境界,這種情況不知道遇見過多少,每次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都意味著危險的到來。哪怕他肯定衍一道宗水牢很是安全,他也不敢繼續留在這里。

    他之所以來水牢,可不是怕了宗主,而是給宗主斐宣一個面子臺階而已。畢竟他在宗門大會上一拳轟傷了衍春谷的谷主安涂凝,這等于打衍一道宗的臉,同時也是打宗主的臉。

    之所以給斐宣這個面子,是因為大長老鐘重冷還沒有爭取過來,一旦等鐘重冷長老爭取過來了,斐宣這個宗主是要讓位,甚至被殺都是有可能的。

    “嘭!”齊宇還沒有走到水牢門口,就被一道無形的禁制擋住。

    齊宇的臉色變了,這水牢是最松的禁閉之地,他想要進來就進來,什么時候想要走就能走。現在被這種禁制擋住,還真的是第一回遇見。

    “這是怎么回事?快點過來幫我打開禁制,我有些事情需要出去一下。”心中的焦躁更濃,齊宇甚至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氣息。這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呵呵,你禁閉一年時間還沒有到,怎么能出來呢?”一個淡淡的聲音傳來,跟著大長老鐘重冷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

    “大長老,我有些事情出去一下。”齊宇壓制住心里的焦躁,對走過來的鐘重冷抱了一下拳。

    鐘重冷嘆息一聲,“唉……你恐怕很難出去了,我衍一道宗宗門大會敢重創谷主的,基本上是當場就宣布了死亡,你能活到現在,是因為……”

    “鐘重冷,你敢!”齊宇哪里還不知道自己上當了,他抓出法寶就要祭出。

    只是他的法寶還沒有祭出,臉色就突兀變了。他周圍的空間忽然失去了天地規則。不僅如此,他所在的空間神念被壓制到了身周一尺都不到的地方。

    “轟轟轟!”一道道恐怖的雷弧轟了下來,在這雷弧中間,還有一柄數丈長的利箭刺下。

    “鐘重冷、斐宣,你們敢殺宗門長老……”齊宇驚怒交加,可是他被水牢中的空間束縛住,根本就動彈不了分毫。

    鐘重冷再次嘆息一聲,“齊宇,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你連宗主都敢威脅,在宗門大會上連谷主也敢重傷,你覺得衍一道宗還能容得下你嗎?”

    “噗!”一道血光炸裂,齊宇的元神剛沖出了,就被雷弧撕裂成為碎渣,

    鐘重冷抬手卷起齊宇的戒指,慢悠悠的轉身離開。

    ......

    剛剛恢復傷勢的安涂凝再次來到宗門議事大殿的時候,發現議事大殿中的人居然少了一半。

    二長老誦傳西,衍雨峰峰主汪藤,執法殿殿主和蕭……

    這些宗門的實權派全部都不見了,這不應該啊,在這種宗門大會上,他們應該全部在才是。

    斐宣最后來到了議事大殿,他的目光掃了一下大殿,雖然表面上看他的目光似乎有些沉重,但就算是安涂凝都可以感受到宗主腳步上的一種輕松。

    斐宣站在宗主位上平靜的說道,“大家都看出來了,我們宗門一次少了很多人,也許大家都不知道為什么原因。現在我來說一下吧,我重創閉關的時間,宗門已經差不多到了被毀掉的邊緣。二長老齊宇公然在宗門大會上重傷安谷主,執法殿殿主居然敢隨意的處殺宗門核心弟子,甚至還有執事公然出售宗門的神晶礦…….”

    斐宣說到這里頓了一下,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去,語氣沉重的說道,“如果這些敗類不去掉,我們宗門不要說落下五大宗門,恐怕將很快從道界除名。”

    安涂凝驚喜不已,她終于明白當初宗主是故意這樣對她說的,那是為了安撫住二長老一幫人。

    果然,斐宣的目光落在了安涂凝身上,“這段時間安谷主受了委屈了,我們宗門現在需要發展,所以核心弟子很重要。那個狄丹師我已經調查過,他不但是一個塑道丹神,還去過浩瀚大墟,并且安然無恙的返回。這種天才才是我宗門將來的底蘊所在,安谷主,你告訴狄九,他已經是我衍一道宗核心弟子,可以在衍一道宗核心弟子山任選一處山峰作為洞府……”

    安涂凝嘆了口氣,站出來說道,“那狄九心灰意冷,早已在幾個月前就脫離了我宗門外門弟子,現在他已經不是我衍一道宗的弟子了。”

    她傷勢好了后,主動去調查過狄九,結果發現狄九從衍春谷離開的第一件事就是脫離宗門。

    她心里也有些懊惱,事實上狄九脫離衍春谷,她也暗示過的。哪里能想到宗主是在等著最后一擊呢?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