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天下第九 > 第五二八章 再回四方仙陸
    狄九連忙取出一個玉盒遞給莫婁雪,然后歉意的說道,“本來我打算和融雪仙帝論道一番,只是剛剛回到大鼎,就得知了一件大事,我不得不立即離開大鼎,在離開之前,這個就送給你吧……”

    聽到狄九連坐下來說話的機會都不給,艾傾冰耳邊的紅潤瞬間消失,臉色略微有些蒼白起來。她很清楚今天師父帶她來這里做什么,事實上她心里并不排斥。對狄九的行事風格和手段,她很是欽佩,至于狄九的天賦,她更是欽佩到了骨子里。第一次在魔衣山,狄九沒有給師父說話的機會,這次狄九依然不給師父說話的機會。

    莫婁雪也是略微皺了一下眉頭,連續兩次狄九都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她甚至懷疑狄九知道她的意思,阻止她開口。

    可傾冰的容貌和才情,按理說不會辱沒狄九才是,為何狄九要這樣?

    “對了,丹會的兩位會主怎么不見?”狄九沒有在意莫婁雪和艾傾冰的表情,他想起了屈痕和沉自舜,轉頭再次詢問米寂。

    屈痕送給他的那枚裂界符帶著一絲毒道紋,他想要詢問一下這符箓到底是哪里來的。

    米寂急忙回答道,“丹帝從幻彩仙陸煌湖宮回來后,大鼎丹會愈發興旺。各方丹師紛紛來投,這讓大鼎自由仙城的仙丹價格下跌。這也讓來大鼎仙城的修士越來越多,加上大鼎仙城公平公正,這里愈發繁華起來。

    上次兩位會主從雷庭仙陸回來不久,屈痕會主就離開了大鼎自由仙城,屈痕會主離開后數十年都沒有消息,沉會主心里擔心,也跟著離開了大鼎仙城,但同樣沒有回來,丹會現在是我在勉強主持著。”

    “你知道他們去了哪里?”狄九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可是他又說不上來。

    米寂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只是聽沉會主說屈會主要了結一番恩怨,然后就沒有再回來。”

    “米城主,你將主要精力放在大鼎仙城吧,丹會讓他們自己通過推舉的辦法選出一個新的會主出來。”狄九覺得讓米寂管理丹會,不利于丹會的發展。

    “是,我必定做好這件事。”米寂趕緊躬身應道。

    “還有,你應該也知道耿戟吧?他來了大鼎仙城后,又是從哪里離開?”耿戟留下來的水晶球是一個陌生的地方,雖然說是四方仙陸,可上面沒有半點四方仙陸的熟悉景物。

    米寂連忙點頭,“我知道,只是他離開了大鼎仙城,沒有和我說過去什么地方。”

    狄九沒有再問,而是歉意的對臉色不大好看的莫婁雪說道,“莫道友,我的確是有重要的事情,等我下次回來后,一定登門道歉,先告辭了。”

    說完這句話,狄九不等莫婁雪回答,身形一展,已經消失不見。

    米寂也是道了一聲歉意,連忙跟著狄九過去了,狄九要乘坐傳送陣,他必須要保證傳送陣及時傳送。

    ……

    狄九離開,臉色難看的莫婁雪反而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她嘆息一聲說道,“傾冰,我們走吧。”

    說完,先行一步跨出了大鼎自由仙城。

    “師父……”艾傾冰有些委屈,她好歹也是這一方第一美女,居然如此被無視。

    莫婁雪搖了搖頭,“你和他應該是沒有緣分……咦……”

    說到一個咦字,莫婁雪停了下來,驚異的看著手中的玉盒。

    “怎么了?師父?”艾傾冰連忙詢問道。

    莫婁雪打開玉盒,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狄九送我一枚極塹道果,這……”

    仙界最珍貴的東西是什么,自然是極塹道果。可是現在狄九隨手將一枚極塹道果送給她這個交情似乎很一般的人,這是什么意思?如果說狄九和傾冰的事情定了,這還有一等說。

    “啊……”艾傾冰呆呆的看著玉盒中的極塹道果,她心里一跳,忽然想到狄九會不會看上她師父了。

    艾傾冰就是自己教出來的,從小也是自己帶大的,莫婁雪豈能不知道艾傾冰的想法,她一拍艾傾冰的頭,“亂想什么?狄九恐怕是很快要離開這一方界域了,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很有可能也送了一枚給舟不劍。”

    “為什么?”艾傾冰下意識的問道。

    莫婁雪收起玉盒,嘆道,“也許這一方仙域,只有我們兩個,他還能看的上眼吧。狄道友胸懷寬廣,我不如多矣,他這次匆匆離開,應該不是什么花招,是真的有急事。我想他這種人,如果不愿意的話,他會當著你我的面說,而不屑用這種手段。”

    “那師父……”

    莫婁雪搖了搖頭,“我不會再和他提起你的事情,將來的事情,讓天道決定吧。你和他有緣,就會在一起,如果沒有緣,我提起來,反而會讓事情有了破綻。有時候,順其自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狄九再次回到四方仙陸,四方仙陸明顯和上次不同。此刻的四方仙陸基本上恢復了正常仙界的樣子,除了人極少之外,到處都是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

    星空仙城已經是整個四方仙陸的第一仙城了,在星空仙城外面有一個他的巨大塑像。狄九估計這是他離開后,星空仙城的人建的。

    狄九沒有進入仙城,他的神念早就掃到星空仙城沒有任何新人進來,就算是有幾個新人進來,也絕對不是真域和五陸來的。至于農秀琪和妹妹狄笛,甚至是耿戟,狄九肯定他們沒有來到過星空仙城。他們只要來了,他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的氣息。

    耿戟說的地方既然稱作四方仙陸,那肯定是在四方仙陸之中,在狄九猜想來,應該是四方仙陸的哪一個角落。

    四方仙陸如此之大,想要找到這個地方恐怕只能找遍整個四方仙陸,然后慢慢比較。

    好在他現在五行遁術和神念遁術都很強,更是衍化出來了星空識海,神念強悍。找遍整個四方仙陸對別人來說不可想象,對狄九來說,并不是什么不能完成的事情。

    一想到五行遁術,狄九忽然想到了姜岱。那五行遁術是姜岱留下來的,會不會有蛾子?這件事可開不得玩笑,無論如何等他空下來后,一定要檢查一下他的五行遁術,里面是不是有姜岱做的手腳。

    姜岱這種人,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將五行遁術這種頂級大神通放在這里送人的。既然他要坑人,為何還會留下這種遁術給他要坑的人?

    因為有神念遁術,狄九并沒有尋找地方專門去研究五行遁術的問題。他根本就無須用到五行遁術,僅僅是神念遁術,就讓狄九在短短三個月時間,幾乎跑遍了整個四方仙陸。

    狄九失落的是,三個月時間,他甚至連天幕坑都再次進去了一次。這三個月時間,也讓狄九看見了整個四方仙陸的勃勃生機,更是看見了眾多極為珍稀的天地至寶。

    唯一沒有找到的,就是耿戟留下方位球中的任何痕跡。這讓狄九有些惱火耿戟,這家伙既然要留下水晶球,為何不留下進入水晶球所在地方的入口處位置?

    按理說耿戟不至于如此馬虎吧,連怎么進入水晶球所在位置的方式都會忘記?

    不對,既然那個地方如此隱秘,連老牌仙尊都被奴役了,那耿戟是如何逃出來,又回到大鼎自由仙城的?

    如果說耿戟比別人強的,那只有雷系攻擊了,耿戟是變異雷靈根,雷系天賦幾乎無人可及……

    雷系!狄九再次想到了雷浮島。

    雷浮島他進出過兩次了,很是熟悉,所以才沒有去過。也許真的和雷浮島有關系,想到這里,狄九身形一閃,直接遁往雷浮島。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咳的五臟都要出來了,更新的事情,大家能見諒就見諒吧,不能見諒,我也沒有辦法。寫書十年,都是用身體換米錢,現在身體差的厲害,不再是幾年前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